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34 部分阅读

第 34 部分阅读

    “好啊!”白野威碰地放下面碗,“之前去的几个世界基本都不是我能够随意出手的地方,我也正有这样的意思呢!”

    第124章 运气问题

    白野威跟浦饭幽助的战斗再一次险些将魔界掀起来,就算他们这一次十分老实地在格斗场里打架,不少闲得无聊的魔族妖怪还是忍不住地过来围观,然后看到激动之处他们也跟着打了起来。

    最后还是演变成了一群人联手将白野威跟浦饭幽助一起扔出去的场面。

    白野威有些不满地拍拍衣服下摆,“魔界那边的人真是太不友好了!”

    “主要是你的力量对魔界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幽助说了句实在话。

    白野威想了想,决定不去理会那些有的没的。总之,首要目标果然还是将记忆找回来。他一边想一边朝着戈薇的学校走了过去。

    “呜哇,那个孩子是谁啊?好可爱!”

    “嗯,还穿着红色的小和服呢。”

    “真的好可爱啊。”

    戈薇刚走出部室,便听到身边有女孩子在说着校门口的小孩子什么的,她愣了一下,再听到他们说那个孩子穿着一身改良和服,可爱得不得了之类的话的时候,忽然想起来白野威变成|人类的样子,就是一个非常可爱的男孩子。

    她连忙跑了出去,就看到学校门口一大群女孩子围成一大圈包围在那里,最里头的那个果然那是熟悉的气息,“白野威?”

    “戈薇,戈薇你出来了吗?”被一大群女孩子包围的白野威耳尖地听到对面传来了戈薇的声音,连忙从人群里艰难无比地挤了出来,“戈薇,我在这里。”

    “白野威!”戈薇连忙冲过,抓住他就往外快速地奔跑了起来,“快跑!”

    “啊,哦。”白野威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跑,但是她既然这样说了,他自然也会照做,更何况后面的女孩子们见到他们跑了,竟然也叫着追了过来。

    他们俩的脚程都比一般人要快,很快就从拥挤的人群里挤了出来。

    “她们也不是那么可怕的啦,那个,戈薇酱?”白野威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但是等到身后追上来了一大群女孩子的时候顿时就意识到戈薇拉着他跑的原因,“她们也还是很热情的啊,而且还请我吃东西哦。”

    “这样才不行呢。”戈薇轻喘了两口气,这才解释道,“小白你不知道,在诚凛里,厉害的女孩子有很多呢,门口围住你的只是一群最普通的女孩子,等到社团活动结束之后,那些女孩子出来的话,想脱身就没那么简单了。”

    “唉,难道是传说中的不良吗?”白野威好奇地问道。

    “才不是那么简单的存在。”戈薇露出了微妙的烦恼表情来,“她们与其说是不良,倒不如说是个性十分独特的人……”

    “个性十分独特?”白野威好奇地问道。

    “是的,因为诚凛对于社团活动很鼓励的关系,所以就算是名字相同的社团也是允许存在的。”戈薇解释道,“其中个性最独特的就是游戏制作部的人了,强烈到我难以表述的程度。”

    “那看来应该是十分可怕了。”白野威果断地点头。

    “你知道就好,她们要是看到你的话,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将你抢回去的。”戈薇露出了十分烦恼的表情,“上一次也不知道他们想要争夺什么,居然鼓动了差不多半个学校的人去参加抢夺活动……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十分了不起的行动了。”

    想到自己可能成为半个学校的学生争夺的对象,白野威果断觉得,跟着戈薇跑出来果然是一件十分正确的事情!

    “小白你还是不要到学校来接我了。”戈薇最后总结道,“我们学校,个性太突出的人太多了一些。”

    “你说的对。”白野威果断点头,“如果真的有事要到学校里找你,我一定会选择成年女性的姿态。”

    戈薇用力点头。

    日暮神社自从白野威来了之后,生意一下子比原本好了数倍,不仅是节日期间,就算是平常时候也经常有人来参拜,更何况因为白野威的存在,神社之中的自然气息一下子比以前增加了很多倍,不仅鲜花常开,各种飞鸟跟小动物也会时不时地跑到这个神社来。在白野威离开的那段时间里,还有电视台专门来采访过他们,又给日暮神社增添了不少名气。

    这让经营神社多年始终没什么心得的日暮爷爷高兴地这段时间走路都在生风。

    白野威跟戈薇回来的时候,又一波的参观者已经离开了,日暮妈妈见到他们两个回来,连忙笑着对他们打招呼道,“小白,剑先生过来看望你哦。”

    “哦,剑先生下班了啊。”白野威快步跑了过去,拉开纸拉门后,就看到剑先生正坐在和室里陪日暮爷爷一起看电视。

    “哟,小白。”宫前剑今天的工作相当顺利,几个原本是出了名的拖稿大王这次居然在看到他之后直接就交了稿子,这让他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几人寒暄了一番之后,宫前剑有些好奇地看着白野威,“说起来,你的记忆碎片还剩下几个没有找齐?需要我帮忙不?”

    “只剩下两个了,而且其中一个很有希望能在夏天找到。”白野威也不藏着掖着,他说着,一抬头就看到电视机上在播放新闻,“沉睡的小五郎?那是谁?”

    “啊,这是最近一下子出名走红的侦探。”宫前剑对时事了解的比较多,随口说道,“毛利小五郎,据说每当他做出那样的姿态的时候,就是解开一切谜题真相的时候。”

    “不过新闻上说是又一起案件被他解开,难道最近有很多事件发生吗?”白野威微微有些皱眉。

    “确实数量不少啊。”宫前剑叹了口气,“不过东京一直都是这样的,你们也要小心点啊。”

    “说起来,暑假马上就要到了,戈薇酱你们有什么假期活动吗?”这样沉闷的话题让几个人都忍不住地停了一会,宫前剑忽然开口问道。

    “唉?我?我还是高一,而且社团活动也只需要在暑假结束之后上交两篇读书笔记就可以了。”戈薇楞了一下说道,“剑先生忽然说这个,是有什么事情吗?”

    宫前剑咳嗽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三张招待券来,“是这样的,早上我去找我那几个拖稿大王要稿子的时候,其中一个送了我一些京都旅馆的招待券,他原本是打算七月的时候自己过去玩,咳,取材的,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他最后还是取消了过去取材的想法。”

    说到这里的时候,戈薇跟白野威看向对方的眼神里清清楚楚地写着“你就是那个种种原因吧”的字样。

    “咳,现在大部分的旅馆都已经习惯了网上预订,但是京都有几家比较传统的旅店还是只接受线下预定。这家开在鸭川边上的旅馆一旦预定之后想要退订就无法取回订金,所以这几张招待券他只能十分遗憾地转让给了我。”宫前剑很是诚恳地说道,“没想到今天总编告诉我,七月我可能还要跟某个家伙一起出差,所以如果你们没有别的安排的话,要不要去京都玩一圈?”

    戈薇惊讶地连连摆手,“这样也太破费了。”

    “不要紧,虽然是招待券,但是只付了定金,而且那家旅店的风景非常好,虽然最好的时节是在三四月的时候过去赏樱,但是到了夏天也是能看到十分美丽的景色的。”宫前剑无比认真地说道,“不能送给梦野老师,我不想培养他拖稿的习惯。”

    “野崎君现在也有了助手了,应该不怎么拖稿吧?”白野威有些好奇地问道。

    “话虽如此,但是在我见识到那几位拖稿大王之后,我对拖稿的问题产生了非常强烈的抵制想法。”宫前剑露出十分坚决地说道。

    “那……”戈薇看了眼妈妈跟爷爷,最后不好意思地点头道,“多谢你的好意。”

    “嗯。”宫前剑满意地点头。

    日期很快就到了7月21日,白野威关注了下中学生网球比赛的具体时间,区域级别的都大赛六月就已经举行了,而全国大赛要到8月才正式开始,所以刚好可以趁着7月去参观一下这个世界的西安京。

    “结果妈妈他们不来呢。”戈薇压了压头上的草帽有些无奈地说道,“连草太都跟着同学去参加社团活动了……”

    “是啊,还好夏目君跟我们一起去。”白野威保持着正太的姿态站在她的身边,“新干线来了。”

    两个人都是轻装出行,白野威用异袋装走了大部分的行礼,他们两个只背了两个很轻便的单肩包就出发了。本来的三人旅行,白野威是做好一直当宠物的准备的,结果日暮妈妈在出发前一周收到了社区内其他夫人的邀请,这几天要一起去参加茶话会,而草太弟弟则在放假前得知他们学校给他们社团十分难得地组织了社团活动,集体合宿,也无法参加。

    最后只有白野威跟戈薇两个人能够去旅行,戈薇便毫不犹豫地叫上了夏目贵志。

    “喂,你看到了吗?前面的车厢。”刚坐下没多久,他们就听到了另一侧坐下来的两名旅客在说悄悄话,“那个是传说中的那一位吧?”

    “嗯,沉睡的小五郎!”

    “我想去找他签名。”

    “唉,大叔就算了吧,而且长的也不帅。”

    两人笑着说了几句之后就不再说什么了,白野威好奇地看了眼手里的报纸,上面正好写着“毛利小五郎再破一案”的新闻。

    “应该……不会那么倒霉吧?”白野威将报纸折了起来,“我好歹也是个神明。”

    第126章 工藤新一

    下榻的旅店在京都的鸭川河边,从房间里可以直接看到外面河流两边种植着的大片樱花树。因为来的不是季节,所以他们没能看到八重樱盛开的景象,不过即便是七月盛夏,樱花树旁边也还是有着数量众多的其他花朵。一眼看过去,无数的花朵在地面上开放。

    “真漂亮。”夏目看了眼对岸的鲜花,忍不住地赞叹道。

    “的确呢,这边看过去的话,感觉很不错啊。”白野威跟着点头,顺便打开一旁的橱柜将行李放好。

    虽然有三张招待券,但是实际上只给了他们两个房间,作为京都老牌的和式旅馆,每天接待的人员都是有一定数量的。除了他们三个之外,其他好像还有几个先前就预定好的客人也到了,只是那些客人现在似乎都在外面没有回来的样子。

    白野威跟夏目住在一起,旁边戈薇一个人住一间。

    刚过来的时候,老板娘看到他们三个还以为是小夫妻带着孩子一起过来旅行,开口没两句话就让夏目跟戈薇囧了个半死。

    此时将木制拉门打开之后,外面鸭川河畔的秀丽风景顿时一览无遗。

    “好漂亮啊。”戈薇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夏目转头看去,就看到隔壁的戈薇正朝他摆手。

    三人将行李摆放好之后,便来了夏目的房间里聊天。拉门早就重新合上了,毕竟是盛夏的中午时分,气温实在有些高,旅馆的空调很好地缓解了温度带来的炎热感。

    “还好这里不禁止带宠物。”夏目看着跑到空调出风口边上蹲着不移动的猫咪老师笑道。

    “怎么可能不禁止。”白野威一点也不在乎温度,“这只猫好歹也是个妖怪,要混进来还是很容易的。”

    “原来如此。”戈薇心想怪不得这样高档的和式旅店会让猫跑进来,原来是这样吗?

    夏目露出了有些囧然的神色来,白野威率先站起来,“今天等下去什么地方观光?要不要去远近闻名的金阁寺?”

    “我讨厌寺庙,你们自己去吧。”猫咪老师懒洋洋地吹着冷风都不想动了,“白野威,给我看好夏目啊。还有,夏目,你这次出来没有带上友人帐吧?不准再还给他们名字了,友人帐都快给你撕光了!”

    夏目无奈地伸手摸摸猫咪老师的脑袋,“好的,我知道啦。”

    京都不愧是日本自古以来的都城,保留了不少十分独特的古迹。在京都,神社与寺庙已经成为了这个城市十分著名的一道风景线,而金阁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这样一座能够用富丽堂皇、金碧辉煌等词语来形容的寺庙实在是让戈薇与夏目都感到了大开眼界。

    不过寺庙到底只是寺庙而已,再怎么仔细观看,一个多钟头也足够让他们将这座寺庙逛遍了。

    “接下来去哪里?”白野威笑嘻嘻地看着他们不舍地将手机跟相机放了下来问道。

    “嗯,我有个地方一直想去看看!”夏目忽然认真地说道。

    “哪里?”戈薇发了一大堆寺庙的风景图跟自己与夏目还有自己与白野威的合影回去给妈妈,一边顺口问道。

    “本能寺。”夏目指着手里的旅游小册子道。

    “本能寺啊,我也想去看看。”戈薇听到是这个著名的景点,连忙也跟着伸手。

    “那就出发!”白野威带着两人乘车过去。

    京都现在的本能寺并不是当初战国时代织田信长被刺杀的地方,原址早就因为当年的那把大火烧的一干二净了,重建的本能寺位置距离原址也不算太远。白野威手里荷包丰厚,他带着两个小的也不愿让他们转车来转车去的麻烦,直接打了出租过去。

    如今的本能寺也是个著名的旅游景点,虽然不是原址,但是寺庙里还是伫立着织田信长的雕像,让两个小的纷纷表示不虚此行。

    从本能寺出来,太阳已经快下山了,白野威拉着两人打道回府。

    “不过,那两座寺庙感觉都很一般呢。”下了车之后,戈薇有些好奇地对白野威说道,“那不是很有名的地方吗?”

    戈薇所说的一般,指的是寺庙之中的法力愿力,她本来以为这样出名的地方,修行者应该也有,但是事实跟她想的似乎有些不一样。

    “当然啦,那两个地方与其说是寺庙,不如说是旅游场所,本来就不是修行的地方。”白野威倒是一点也不奇怪,“真的要说厉害的寺庙,反而不会太出名。如果你想去看看的话,等下我google一下好了。”

    对于一个神明居然如此擅长使用现代科技,两个人也都有种微妙的错乱感。

    “对了,晚上的时候老板娘说旅馆里有客人请了艺妓来演出,晚上的时候希望我们能够见谅,如果我们嫌吵的话,他们会主动帮我们调换房间。”白野威看了下发过来的邮件说道,“不过这个时节找艺妓啊……对方的热情还真是随着气温的上升更升一步呢。”

    “艺妓啊,我也没有见识过呢。”对于这个职业,两个小孩都是只闻其名,就算是曾经在战国时代到处乱跑的戈薇也不曾见识过真正的艺妓。

    “那明天我带你们去几个真的地方见识一下之后,就带你们去妖怪开的酒馆好了,那里的艺妓才是货真价实的。”白野威满不在乎地说道,“不过你们去了只准喝果汁,你们的年纪还不到,不能喝酒!”

    “白野威,你连那种地方都知道?”戈薇大为吃惊。

    白野威骄傲挺胸。

    晚上的时候隔壁房间的客人也回来了,睡了一下午的猫咪老师扑上来找夏目玩了一会,旅馆的晚饭便送了上来。晚饭可以在房间里吃,也可以选择到下一层的邻水露台用餐。

    虽说是盛夏,到了晚上之后凉风习习,温度也不再那么恼人,坐在河边吃饭感觉更具风情,他们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去下面用餐。

    “真的是艺妓呢,怎么说呢,歌声我不太听得懂。”坐下来没多久,他们就听到了隔壁楼上传来的三味线的声音跟古朴的歌声,这样慢节拍的调子很多年轻人都已经不太能够品味其中的美妙了。

    “三味线啊。”白野威想了想,“不过我也不太喜欢那样的曲子,我更喜欢笛子的声音,而且我还会吹笛子哦。”

    “小白你会吹笛子?”戈薇还是头一次知道这个事情,不由地露出点期待的神色来。

    “当然啊,牛若君以前教过我的。”白野威表示,身为一个神明,琴棋书画样样俱全才是一个好神明,“要听吗?”

    “当然!”不光是两人,就连那只嘴里叼着鱿鱼须的肥猫都有些期待地看向白野威来。

    “千贺小姐最棒了!”一旁楼上的歌声停了下来,没多久就听到一个有些荒腔走板的叫好声,仅仅听那个声音,就能猜得出来,那一定是个有些不太正经的中年大叔在那里叫好个没完。

    “啊,真是受不了。”白野威他们隔壁的露台也走过来了几个少年少女,其中一个褐色头发的少女无奈地在那里吐槽。

    “园子……”一个长发的女孩子忍不住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有些不好意思朝白野威他们挥了挥手示意,然后小声地对对方说道,“隔壁还有人呢。”

    “切,又不是我们丢脸。”铃木园子不甚在意地说道,她转头看去,一眼就看到了清秀的夏目贵志,“不过那个少年,长得很好看啊。”

    “园子!”毛利兰无力地阻止了自己好友的发花痴,不好意思地对夏目他们笑笑,这才坐了下来,“你不是之前就喊饿了吗,吃东西吧。”

    白野威他们也不在意,毕竟出来游玩原本就是放松心情的一件事情,隔壁的人虽然表现的有些夸张,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他随手拿出一只竹笛来放到唇边,很快曼妙的曲子便响了起来。

    “好好听。”不光是戈薇他们,就连隔壁露台上的少年少女们,乃至那上头房间里的几人也都被这好听的曲调所吸引。

    “工藤,你小的时候就做不到那样吧?”服部平次笑嘻嘻地看向下方的露台,看到是个小孩子在那里吹奏,不由地打趣身边的小孩。

    “切,我学的是小提琴好么!”现名江户川柯南、原名工藤新一、代号行走的死神的小孩露出了不屑的表情来,傲娇地扭过头去。

    “啪啪啪。”一曲终了,不光是戈薇他们,就连一旁倾听的小兰他们也跟着鼓起掌来。

    “好厉害啊。”园子十分给面子地用力叫好。

    “切,不过是骗小孩子的玩意儿。”被笛声打断了玩乐兴致的毛利小五郎不满地说道,又转身对着身边的艺妓露出笑脸,“千贺小姐,我们继续吧!”

    “也不是这样,那可是相当厉害的古风曲子呢。”弹奏三味线的妈妈桑笑着说道。

    “这首曲子是牛若君的。”因为有别人在,白野威将“教我”这两个字吞了,他放下笛子,笑着对两人说道。

    “牛若是源义经的||||||乳名吧?”对白野威的事情并不太清楚的夏目想了一会才想起来牛若说的是谁,这还是托了他有心想要考日本民俗方面的东西而多看书才记得的事情。

    “啊,嗯。”白野威想到这两个世界到底是不一样,决定点头应是。

    “义经?”对这个名字现在反应格外敏锐的两个侦探迅速地探头朝那边看过去。

    戈薇跟夏目开始关于源义经的故事的讨论,而白野威像是感觉到了上面看过来的视线一样,抬头朝他们看过去。

    “咦?”白野威看到那个穿着小西装的男孩的时候顿时愣住了。身为神明,他可以一眼就看出来所有的真实,所以,眼前这个穿着蓝色小西装,一脸对什么都很警惕凝重的小孩子,正是先前他曾经找到的,附着着他记忆碎片的那个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

    奇怪,没有被人诅咒的气息,也不像因为信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而导致的年龄缩小……

    白野威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感知出来他到底是怎么变成的小孩子,不由地托着下巴沉吟起来。

    “来旅游的学生吗?”仔细地听了一会儿那边的戈薇跟夏目的对话,两个侦探迅速地找到了真相,觉得自己有些紧张过度的两人这才放松下来。

    “这边是大叔在玩乐,那边是学生来旅游。”服部平次有些无奈地撑着下巴,“真是无忧无虑的一群人啊。”

    第127章 侦探的特权?

    工藤新一,也就是江户川柯南会大老远地从东京跑到这里来,就是因为毛利小五郎接受了一个来自山能寺的委托,山能寺的住持委托他去找回丢失了八年之久的药师佛佛像。与此同时,在东京京都都发生了几起杀人事件,这些事件的被害者都关系到一个以前一直在京都一带活动的盗贼团。而服部平次就是为了调查此事而前来的京都。

    可是到了京都之后,一整天下来他们两人也的确见到了疑似是犯人的家伙,可是对方跑的太快,他们完全追不上。等回了旅馆,毛利小五郎又开始跟着艺妓玩耍,一点也没有找寻真相的意思。

    也就怪不得服部平次会忍不住地发出这样的感慨了。

    下边的露台上,由于园子的主动出声,两边的人边汇聚到了一起。反正旅行本来就是一件放松心情,开阔眼界的事情,更何况对方差不多也都是同龄人,夏目跟戈薇也都很放得开地一起聊了起来。

    很快他们的话题就从民俗故事转变成了少年少女们的青春烦恼上去了,这样的话题自然离不开恋爱,听到这样敏感的字,就算是在上边的服部平次和柯南也忍不住地红了脸。

    白野威倒是对这样的话题没有太多兴趣,他一边听着少年少女们的说话声,一边给猫咪老师偷渡菜肴。不得不说,这家旅店的饭菜做的还是很美味的,尤其是毛利大叔他们,请客的人显然不差钱,点的食物都是相当精致美味,让猫咪老师大饱口福,还偷偷地从窗台上跑到大叔他们那边拿了清酒下来偷喝。

    白野威无奈,只好帮他收拾善后,万一被大叔他们在底下的露台里发现有酒瓶,还以为是那些少年少女们喝酒了,那可不太好。

    时间在他们聊天打趣之中很快过去,忽然之间,伴随着咻啪的烟火爆炸声,天空中闪烁出十分华美的大烟火来。

    “唉,今天有烟火大会吗?”和叶好奇地看着天空,“真漂亮。”

    “看来我们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嘛。”园子笑嘻嘻地比了个剪刀手,看到白野威正探头朝外面的河里看过去,不由奇怪地问道,“那边的小孩,你在看什么?”

    不得不说,这实在是个很看脸的世界,以白野威那样精致漂亮的脸孔,就算是园子也不会随意叫他小鬼。

    “啊,我听到有什么东西掉进水里的声音。”白野威抬起头来看了看他们桌上,“你们没有把东西掉下去吧?”

    “我也听到了。”戈薇跟夏目表示他们都听到了水声,不过桌上的确没有掉下去什么东西,至于猫咪老师偷渡过来的清酒瓶子也都被白野威收了起来。

    “奇怪,到底是什么掉下去了?”白野威刚收回探出去的脑袋,便有种不太妙的预感,他叹了口气,“算了……”

    “怎么了你这家伙,不来一杯么?”喝的多少有些醉醺醺的猫咪老师笑嘻嘻地问他。

    白野威摇了摇头,将猫咪老师抱在怀里揉了两把才放开,“戈薇倒是不怕,夏目应该也没有问题。真是的,我的运气不至于那么糟糕才是啊,我好歹也是个神明才对啊。”

    “居然会碰到凶杀案,刚刚被扔出去的应该就是凶器了吧。”白野威叹气,血腥的味道正式的浓郁了起来,“不过,楼上就有两个出名的侦探,犯人应该很快就能被抓到吧?”

    白野威倒不是不想将犯人找出来,但是他没有证据。现在这样讲究证据的法治社会,找不到罪证就一点办法也没有。更何况,他这样的姿态,就算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吧?

    白野威想了想,决定还是装成没有看到吧,他虽然是神明,但是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厮杀实在提不起兴趣来。更何况……

    他看了眼楼下,已经死去的灵魂带着茫然的神色从墙壁里穿了出来,灵魂上晦暗的颜色充分地说明了这个人生前完全没干好事。他打了个响指,一道肉眼看不见的灵光便倏然出现,将那个灵魂瞬间绑成了粽子。

    “刚刚……有什么东西吗?”戈薇有些奇怪地看了眼旁边。

    “嗯,没有啊。”和叶跟着左右看了看。

    “是不是太紧张了些?”想到刚才听到的水声,园子笑着打趣道。

    “大概吧。”戈薇也跟着笑笑,“也许是我看错了吧。”

    夏目也觉得大概是看错了,他重新将注意力放到了那边的烟火上,“也不知道烟火大会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烟火大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快要到九点了,戈薇看到一旁的白野威已经无聊地在那里打哈欠了,“啊,不好意思,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是我们该道歉才是啊,都没有注意到时间。”小兰很是客气地说道。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楼下忽然传来了旅馆老板娘的尖叫声,“呀,快,快来人啊!”

    “!!!”房间里的所有人顿时连忙起身朝着发出尖叫声的地方跑了过去。

    “我们还是留在这里吧。”夏目伸手阻拦了想要同样追出去的小兰她们,“外面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恶,有那个死小鬼跟着果然没有好事!”园子不满地说道,她伸手扶额,“这种微妙的熟悉感……”

    “嘛嘛……”毛利兰干笑着说道。

    “呃,报警电话是多少来着?”白野威听到声音就知道底下的尸体被发现了。

    “我来打电话。”和叶连忙掏出手机,“戈薇酱你们不要随便乱跑。”

    没过多久,外面便传来了警笛的声音,警察非常迅速地就赶了过来。带队的是一位名叫绫小路文麿的奇怪警部,说他奇怪的最主要原因,就在于这个人居然是带着宠物松鼠过来犯罪现场的。

    鉴识科的人迅速地跟了过来,开始各项基本侦查工作。

    旅馆里所有的人都被叫去做了简单的询问,白野威觉得十分奇怪,这里的警察居然都不封锁现场,除了尸体所在的那个房间不能进入之外,犯罪现场的其他房间甚至都能让随便参观。

    “总有种吐槽就输了的感觉。”白野威双手抱胸有些不满地说道。

    因为一直在露台上观赏风景跟吃饭的关系,几个未成年都在第一时间被排除出了犯人的范围,再加上这几个也没有怎么靠近犯罪现场,他们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戈薇看着白野威一脸烦恼的样子,不由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白野威伸手推推他们俩,“你们快去睡觉,外头有侦探有警察,不必你们那么关心案件的问题。”

    “不,那个,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夏目苦笑起来,“我身边虽然一直都碰到奇奇怪怪的事情,但是死人的事件还真的是第一次……”

    白野威伸手盖住他的额头,“不要担心,死掉的那个人不是什么好人,犯人也会很快就抓住的,所以放心吧,不必为此事烦恼。”

    “白野威说的没错,嗝。”打着酒嗝的猫咪老师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你没看到就连白野威那个家伙都没兴趣管那件事情吗?”

    白野威朝猫咪老师翻了个白眼,他的神色严肃起来,“我的职责只是退治妖怪而已,对于因人之欲望而产生的,人与人之间的杀戮我是不会插手的。”

    “人之间的杀戮只能由人自己解决。”白野威抓着夏目贵志的手,“你要相信外面的人,他们可以找到凶手,为死者挽回公道的。”

    “谢谢。”夏目诚恳地道谢。

    “戈薇,你跟那几个女孩子一起休息吧。最起码人多一点也能安心一些,你应该也很紧张吧。”白野威看到夏目放松了下来,这才转头对一旁的戈薇说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们应该也有些不安,能够在一起的话,总要比只有一个人好一些。”

    “嗯。”在战国时期也算是见多了尸体,但是在现代碰到凶杀事件什么的,就算是戈薇也还是第一次。听到白野威的劝慰,戈薇也有些松口气的感觉,她刚站起来,就听到外头女孩子说话的声音。

    “戈薇酱,一起休息吧。”身为侦探的女朋友,身边发生案件什么的已经完全不会挑动她们原本应该是十分纤细的神经了,但是想到应该是第一次倒霉地碰到这样的事情的戈薇他们,小兰她们几个便跑过来邀请身为女孩子的戈薇一起休息。

    “好的。”戈薇点点头,“谢谢你们。”

    “白野威要一起过来吗?”看到那个房间里只剩下白野威跟夏目,园子难得发善心地说道,白野威正太姿态看起来真的很小,还是那种就算跟着妈妈一起去女澡堂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的年龄。

    “不用了,我要陪着夏目。”白野威笑着回绝了她的邀请,“谢谢。”

    女孩们回到房间里,也没有多说些什么,便一起睡下了。

    白野威听着楼下柯南与服部平次就那么直接从尸体上摸走了一串钥匙然后跑掉的声音,那种嘈点实在太多我真的无处下口的感觉再度涌现上来。

    “算了,就当是侦探的特权吧。”白野威叹了口气,也躺下休息去了。

    第128章 工藤新一的攻略法

    第二天一大早戈薇就起来了,身为一个巫女,她的修行还是非常认真的,每天早上起来都会进行冥想跟慢跑,就算是出来旅行,她的生物钟也十分准时地叫醒了她。

    她起来的时候房间里其他的女孩子还睡着,戈薇无声地穿过睡得横七竖八的几个少女,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洗漱。这间和式旅馆的房间里是没有独立卫生间跟浴室的,她走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转角处夏目走了过来。

    “夏目君,早上好。”戈薇笑着打招呼道。

    “早上好,戈薇。”夏目有些担心地看着她,“怎么起的这么早,是昨天没有睡好吗?”

    “不是的,我已经习惯了每天早起了。”戈薇连连摆手,然后凑过去小声地说道,“其实这样的事情我以前碰到过不少,而且还都是比较那个什么的。”

    夏目恍然想起来自己的这位女性朋友还是个能穿越时空的人物,就算是五百年前的战乱时代她都可以来去自如,区区的死者而已,对这位见惯了生死的巫女妹子来说一点也没什么可以紧张的。

    这样想来的话,就只有自己最没用了吗?

    夏目抓抓脑袋,觉得有些沮丧地回到房间里,猫咪老师四仰八叉地睡在白野威铺好的被褥上,白野威正坐在一边喝茶看书,看到他进来,有些奇怪地问道,“怎么了?难道在外面看到了犯人吗?”

    “不是不是。”夏目连连摆手,“只是觉得……自己实在有些没用呢。”

    “怎么会,我觉得你可是很厉害的啊。”白野威站到桌子上,伸手摸摸他的脑袋,然后主动道歉道,“嘛,昨天是我不好,主动将那个灵魂遮掩了起来,不然的话你们应该也是可以在第一时间发现有人过世了的事情,也能及时找到凶手。但是呢,多半找不到证据。”

    白野威解释道,“我觉得,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比较好,就好像隔壁的那些侦探先生们那样,他们擅长破案。案件发生之后,我想以他们的能力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凶手。夏目君擅长与妖怪沟通,你能够从除妖师的手里保护他们,也能够从他们的手里保护人类。我觉得这样的你是十分了不起的。”

    “所以你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自己不擅长做的事情而沮丧。”白野威认真地看着他,“更何况,我也从来都不觉得,能够习惯有人死去是一件好事。”

    夏目也觉得自己有些钻牛角尖了,他笑着对白野威道谢道,“谢谢你。”

    “没事,夏目君是个好孩子。”白野威笑眯眯地说道。

    夏目有些赧然地扭过头去,“对了,猫咪老师还是没有睡醒,不要紧吗?”

    “不要紧的,只是宿醉而已。”白野威笑着说道,“放心好了,我帮他做好了掩饰,不会被人发现的。”

    “那就好。”夏目贵志松了口气,“对了,我刚刚好像看到那个皮肤黑黑的少年带着一个小孩离开了旅馆,没关系吗?”

    “……应该吧?”白野威嘴角抽了抽,决定放过这个话题,“对了,夏目君,如果一个人忽然从大人变成了小孩,而且还不是任何一种超自然力量造成的,你觉得原因会是什么呢?”

    “唉?”夏目贵志愣了愣,仔细思考了一会说道,“是时间回溯了吗?”

    “不是哦,我没有感觉到时间的力量。”白野威自己就拥有能够迷惑时间的笔业,所以十分清楚柯南君的身上并没有时间回溯的痕迹,“不是诅咒,不是向神或者恶魔祈祷获得力量付出的代价,也不是什么法术造成的,就是忽然从大人变成了小孩子。不过身体缩水了,脑子没有缩水的样子。”

    “还有这样的人?”夏目贵志吃了一惊,“唔,那根据我看过的那些科幻电影之类的东西来说的话……也许是照射了奇怪的光线,或者吃了什么奇怪的药?”(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