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7 部分阅读

第 7 部分阅读

    “刚刚那个是猫咪老师的本体吗?”戈薇有些好奇地说道,“好大啊……”

    “是啊。”夏目贵志微笑道,“而且,你没有发现,猫咪老师本体脸上的花纹跟小白脸上的很像吗?”就是因为这份相似,所以他才会忍不住地对白野威特别温柔。

    “啊,真的啊。”戈薇有些好奇地看向白野威。

    白野威伸爪挠了挠耳朵,“不一样的哦,而且他脸上的那个可不是赤妆线,而是货真价实的妖纹。不过他的妖纹会是那个样子的,说明他的双亲或者先祖有跟神明通婚过吧。”

    “唉?”戈薇跟夏目贵志都有些震惊了。

    “妖怪跟神明……也可以结婚的吗?”戈薇吃惊地问道。

    “当然可以的啊。”白野威点了点头,“日本所谓的八百万神明,其实有很多都是妖怪,要知道高天原上可没有那么多神灵。”

    白野威解释道,“神明也是很喜欢纯净的妖怪的,所以如果两者结婚的话,一点都不奇怪。”

    “原来如此,没想到妖怪跟神明也可以……”戈薇脸上露出了十分复杂的神色来。

    白野威多少能知道她的复杂心情,毕竟她喜欢的就是一个半妖,他伸爪轻轻拍了拍戈薇的脚背,“不必担心。”

    “嗯。”戈薇笑了起来。

    “妖怪跟人类相爱的事情可是很多的。”白野威指了指一旁的夏目少年,“你没发现吗,少年的身上有着很强烈的妖气。”

    “嗯,之前就发现了,不过为什么人类会有……”戈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样奇怪的状况。

    “唉?我吗?”夏目贵志愣了愣,“我的话,是遗传自我的祖母。”

    白野威坐了下来,“嗯,所以少年你的祖先有人是跟妖怪通婚过的,而少年你跟你的祖母身上会出现妖力的情况,就是属于返祖的一种。”

    “唉?返祖……?”夏目贵志也还是头一次知道自己的能力到底是怎么来的。

    “嗯,不过对你的身体是不会有伤害的,说到底,那也是你的先祖送给你的礼物啊。”白野威笑道。

    “切,什么礼物啊。”飞回来的猫咪老师发出了不屑的冷哼,碰地一下变回了猫咪的样子之后,却不想再看白野威,只是转头朝着前面的森林走去,“夏目,不是说要去找那个家伙的记忆么?走这边。”

    “老师。”夏目连忙跟了上去。

    “他们不要紧吧?”戈薇担心地问道。

    “没关系的。”白野威也跟着走了上去,“那只猫很在意夏目君。”

    “嗯。”戈薇点头,“我看的出来……但是……”她有些欲言又止。

    白野威笑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确实相比之下,人类的寿命在妖怪的眼里实在太短暂了,可能只是一转眼的功夫,人类就已经长大,已经老去,已经死亡了。但是呢,不论是人与人也好,人与妖怪也好,人与神明也好,彼此的邂逅、相识,相知,相爱,甚至是因为死亡而产生的分离,不舍与悲伤,全部都是无比珍贵且无可替代的宝物。”

    “哪怕以后注定了会受伤,会难过,但是不会后悔。”白野威的脸上明明只是看起来很可爱的狼脸,却让人莫名地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威严。

    他说着,忽然转头对戈薇一笑,“所以你就放心地跟犬夜叉在一起吧,然后安安心心地生活,老去,最后潇洒地死掉,将悲伤全部留给他就好。因为就算是这样,他也是绝对不会后悔跟你在一起的。”

    “谢谢你,小白。”戈薇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美丽的笑容。

    走在前面的夏目贵志跟猫咪老师也听到了他们俩的对话,夏目的脸上同样露出了纯净而美丽的笑容,“谢谢你,猫咪老师。”

    “切,居然是这么麻烦的家伙。”猫咪老师的脸上露出了可疑的红色,却迅速地将头转了过去。

    第32章 戈薇的心事

    “喂,那个白颜色的家伙,是这里吗?”尽管嘴上说着很讨厌白野威,可猫咪老师还是很认真地将他们带到了地方,“我今天呆的最久的地方就是在这里了。”

    “唔,不是这里呢。”白野威看着郁郁葱葱的大树,虽然能够感受到树木身上旺盛的生命力,但是就实际感觉来说,这棵树上属于他记忆的气息反而更弱了。

    “这里也不是吗?”戈薇有些小失落,“好可惜。”

    “嘛嘛,不要心急。”白野威轻轻拍拍戈薇的鞋面,“能够像你那边那样一下子就找到是很少见的。”

    他们说着,开始往回走了起来,虽然只跑了两个地方,但是在山林之中跑了这么久,就算一行人的脚力都不错,也已经走了很久了,太阳已经逐渐开始落下去了。

    “我们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再不回去的话,妈妈会担心的。”白野威看了看日头,“夏目君也是,再不回去的话,家里人会担心的吧?”

    “小白说的没错,差不多是要回去了。”夏目贵志抱住跳上来的猫咪老师,“明天早上我们在八原的包子铺前见面吧,那家包子铺就在镇中心的位置,很容易就能找到的。”

    “真是麻烦你了。”戈薇觉得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关系的,再说猫咪老师还收下了小白那么贵重的清酒。”刚刚在爬山的时候夏目少年还是稍微地用手机查了一下,那样的酒基本都要好几万,更好一点的清酒更是要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就算他一点也不懂酒,也还是知道刚才那一坛子清酒肯定是非常好的品种。

    “没关系哦。”白野威笑道,“反正酒本来就是拿来喝的,要是一个人喝酒的话,不会很无聊吗?”

    “没错没错,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还懂这些。”猫咪老师一说到酒就会下意识地提高兴致。

    几人说着,很快就走出了山林,回到了镇上。

    “那么,明天早上八点见吧。”夏目少年朝他们挥了挥手,“对了,八点会不会太早了点?”

    “不会不会,在家的时候我也都是那个时候就起来了。”戈薇连忙摆手,“今天真是多谢你了。”

    “那么明天见。”

    “明天见。”

    两人在镇口的位置上分开了之后,戈薇便带着白野威朝着先前的旅馆走了过去。

    “戈薇酱~”刚好差不多也回到旅馆的日暮妈妈向着戈薇打招呼道。

    稍微休整了一下,旅馆提供的晚饭出乎意料的很美味,吃过晚饭再去泡个澡,一天的疲累似乎都离她而去了。

    坐在澡堂的浴池里,日暮妈妈看着戈薇忽然笑了起来,“戈薇酱,今天看起来好多了呢。”

    “唉?妈妈,我不是跟以前一样吗?”忽然被这样说,戈薇吓了一跳。

    “不是哦,妈妈看得出来,之前的时候你有心事藏着,也不跟妈妈说,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僵僵的。”日暮妈妈伸手摸摸女儿的头,“但是现在好起来了,妈妈很高兴呢。”

    “谢谢,对不起啊妈妈,之前让你担心了。”戈薇一愣,随即便真诚地道歉道。

    “没关系哦,因为是妈妈的女儿啊。”日暮妈妈微笑道。

    确实如同妈妈所说的那样,她有着很重的心事,但是今天听了白野威的话之后,她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要知道虽然白野威出手提前消灭了奈落,但是同时没有了奈落的不断步步紧逼,他跟犬夜叉之间也同样少了很多的相处。没有了不断共同患难,不断共同面对强敌的两人虽然同样也还是处在恋爱的状态里,但是戈薇却还是忍不住地有些忐忑。

    特别是之前的时候,桔梗死去的事情让戈薇既伤心也担忧,伤心是因为那位巫女的离开,而担忧则是因为犬夜叉对于桔梗的感情,要知道活着的人永远争不过死去的人。

    好在犬夜叉同样是个对待内心的感情十分诚实的人,在他重新选择了戈薇之后,虽然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对桔梗的感情,但是却不会欺骗她。

    更何况现在四魂之玉已经被小白净化了,犬夜叉也再也不能选择是变成|人类还是变成完整的妖怪了。就算只是半妖,他的寿命也要比凡人长久的多。

    戈薇即使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在意这样的问题,可是每次看到枫婆婆跟犬夜叉的样子,她还是会忍不住地担心未来的事情。但是今天听到了小白的话之后,原本还很是不安定的内心忽然就稳定了下来。

    的确,就好像小白说的那样,我只要做好我自己就可以了,后悔啊悲伤啊之类的感情,就统统留给犬夜叉吧。他要是敢对于喜欢上自己这样的事情而感到后悔的话,那就让他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后悔吧!

    戈薇内心愤愤地想着,嘴角边却流露出了一丝美好的微笑,安稳地睡了过去。

    “阿嚏!”远在战国时代的犬夜叉忽然用力地打了个喷嚏,“怎么忽然觉得好冷。”

    第二天一早,戈薇便带着白野威一道出了门,八原的包子铺的确是这附近相当有名的一个地方,隔得远远的,他们就能闻到那样那香甜的气味。

    “早!”夏目少年很早就到了包子铺门口,他的手里拎着一袋包子,一旁的猫咪老师已经在那里大口地啃着包子了。

    “来,尝尝这里的特产。”夏目贵志笑着将纸袋递了过去,“很好吃的哦。”

    “谢谢。”戈薇也不客气地接过来,“来,小白给你。”

    “谢谢呐,夏目君。”白野威伸爪接过热腾腾的包子,“哦,好吃!”

    吃过早餐,一行人便再度朝着山上走了过去,猫咪老师一边走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虽然你说我们的身上有你的记忆碎片的味道,但是我们这段时间在这山上跑了很多地方,要一个个找过去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小姑娘可要做好准备哦。”

    “放心吧,我对自己的体力还是很有自信的。”戈薇用力点了点头,或许在以前的时候她只是普通体育不错的女孩子,但是自从去了战国时期之后,她的体力就变得前所未有的好。如果不能跑的快一点的话,她早就被妖怪吃掉了。

    “那就好,我们出发吧。”猫咪老师舔了舔爪子,“今天的目标是走完这一片。”

    第33章 盛放的樱花

    黄金周的时间过去的非常快,给人的感觉仿佛昨天才放假,今天又要回到原本的生活里去的感觉一样。戈薇和小白跟着夏目他们跑了许多地方,却始终没有找到白野威的记忆碎片。

    这让几人都有些垂头丧气。

    要知道这一周的时间里,他们可是将这附近所有夏目跟猫咪老师能跑的地方都跑遍了,但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要是再找不到的话,傍晚就必须坐电车回去了呢。”天色渐晚,虽然跟妈妈打过招呼,会迟一些回旅馆,但是回去的太晚的话,他们肯定会担心的。戈薇这样想着,靠着树坐了下来。

    “不过这里也不是的话,那到底会在什么地方呢?”夏目贵志也走的有些累了,跟着戈薇坐了下来。

    “唔……”白野威也露出了不解的神色,“真奇怪啊,明明在你们身上闻到了那样的味道,但是为什么会找不到的呢……”他说着,全无心思地在地上开始随意地刨起来。

    “啧,你会不会搞错了?你的记忆什么的,其实根本不在这里?”猫咪老师忍不住地用力伸了个懒腰,这段时间可能是他被夏目从封印里解放出来之后最忙碌的一段时间了,一向懒散的他就算是为了酒,做到这份上也已经实属难得了。

    “不可能会弄错的。”白野威很是肯定地说道,“那是我的记忆,是我的一部分,不论发生什么样的状况,都不可能搞错。”

    “但是现在你确实真的找不到那个记忆的碎片不是吗?”猫咪老师一针见血地说道,“我们差不多都要把这座山翻遍了。”

    “唔……”白野威脚下一个用力,顿时在原地上出现了一个小坑,“不可能啊,到了山里之后我更加确定了,这次的记忆碎片绝对是附着在草木这样的生灵上的?但是……为什么呢?明明气息就凝固在这边,远了之后就变得很淡……”

    “啊,那个地方!”夏目忽然一拍手说道,“我们现在唯一没有去过的地方,就只有那边了吧?”

    “我讨厌除妖人!”猫咪老师不满地说道,“要我主动去的场一门的地方,想都别想!”

    “的场一门?”白野威奇怪地抬起头来。

    夏目伸手摸着猫咪老师安抚他,一边回答道,“是的,的场一门是除妖师一族,他们在这边也有一片很大的区域,说不定你的记忆会在那里。”

    “除妖师?”白野威挠了挠后脑勺,“不管在不在,总之先去看看吧,也许能找到些有用的消息。”他说着,看向猫咪老师道,“既然你不喜欢他们的话,这次就让我跟夏目君一起过去吧,我好歹也是个大神,会好好保护他的。”

    “才不要,我才是夏目的保镖!”猫咪老师大叫道。

    白野威跟戈薇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好笑的表情,他这才说道,“那好吧,不过这么晚了,过去打扰的话会不会不太好?”

    “切,的场静司才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猫咪老师老实不客气地说道,“而且你最好小心点,那家伙可是对于非人类非常讨厌的,说不定他连你是神明的事情都看不出来!”

    “老师,的场先生并不是这样的人。”夏目有些无奈地说道。

    “嘛,先过去再看看吧,而且看夏目君的样子,我倒是不绝对那会是个坏人呢。”白野威笑了起来,随着他的说话声,他的身形逐渐变大了起来,变成了差不多快到夏目腰间那么高的大狼,“戈薇酱,坐上来吧,时间也不早了,既然决定现在就去那边看看,那就要快点呢。”

    “好。”并不是第一次坐到小白背上的戈薇动作迅速地跳了上来。

    “哼,夏目,我们走。”猫咪老师也变回了原型,带着夏目直接飞了起来。

    白野威虽然不能自由飞翔,但是他在地上奔跑的速度也是极快的,尽管知道自己坐上去之后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掉下来,戈薇还是被风吹的有些害怕,紧紧地伸手抱住了白野威的脖子。

    “到了。”斑说完,便从天空中降落了下来,看着毫不费力就跟上来的白野威,忍不住地有些居然没把他们甩掉的小郁闷,然后便碰的一声变回了招财猫的样子。

    “这里就是的场一门了。”夏目拍拍胸口,对白野威介绍道。

    “切,一层层讨厌的结界。”猫咪老师不满呢地跳到了夏目的肩上,对着门口的守门人叫道,“喂,叫你们的门主出来!”

    “是夏目君啊,还有这位巫女殿下,请问你们此次来访的场一门可是有什么事情?”守门的人显然很早就知道了夏目贵志的样子,虽然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在这种时候跑来的场一门,不过想到之前家主所说的,他还是让人迅速地去通报了。

    “啊,是这样的,那个……”忽然就被猫咪老师带到了的场家,夏目少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好,我是白野威,是一位神明,我的记忆碎片可能掉到你们这边来了,请问我能够进去看一下吗?”白野威上前说道。

    “唉?”之前还真是没怎么注意到这只白色的大狼的的场族人都楞了一下,“阁下是……”

    “我是神明,这位戈薇小姐是我的巫女。”白野威认真地解释道。

    “失礼了。”虽然听到他这样说,的场一族的人也没有太过对他有什么恭敬之心,只是顺势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你到我这里来,就是为了找一个你都不能确定是不是在我们这里的所谓记忆碎片的?”穿着一身黑色和服的的场静司从大门后面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些微嘲讽的微笑看向了夏目贵志。

    “是,是的。”被对方的眼神看得莫名心虚的夏目贵志用力点了点头。

    白野威看看夏目少年,再看看那个走出来的男人,“那个,不好意思,是我请求想要进去找找看的,夏目君只是被我们请求来带路的。啊,还有,我的记忆碎片我感觉的出来,应该是附着在草木一类的东西上面的,所以大概只需要让我们参观一下花园就可以了。”

    “呵。”的场静司显然没将白野威放在眼里,虽然戈薇身上充斥着十分强大的灵力,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除妖人才,但是却丝毫没有提升半点白野威在他眼里的地位。的场静司只是看向了夏目,“我家可不是那么好进的……嘛,不过如果是你的请求的话……”

    “喂,你这家伙不要得寸进尺啊。”还不等夏木回答,猫咪老师已经炸毛跳起来了。

    “算了,今天我心情还不错。”的场静司难得地露出一个较为平和的微笑,“虽然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神明,但是带你参观一下的场家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还要请这位巫女小姐……”

    “需要我做什么吗?”戈薇倒是一点也不害怕,她见过的人与妖怪足够的多,多得足够让她在面对什么人物面前都不会畏惧的程度。

    “你的灵力十分纯净,先前的时候收到了一个委托,要净化一个东西,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应该很快就可以结束。”的场静司轻描淡写地说道。

    “没问题。”净化一向是戈薇的拿手好戏,要知道在战国时期,就连妖怪充满了妖气的毒液都能被她轻易地净化成清水。

    “那就带他们看一下花园吧。”对于不需要一分钱就能获得一个巫女的出手,的场静司的心情更好了几分,他随意地挥手说道。

    “这边请。”对于一个巫女跟一个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确实是神明的家伙请求参观一下的场一门的花园这样的事情,就算是的场一族的人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哦哦,居然真的在这边。”白野威跑进被层层结界包围的的场一门,果然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记忆碎片的存在,“在这边!”

    “唉,小白,别跑太快啊。”戈薇连忙追了上去。

    “夏目,快跟上,我们也去看看那家伙找的记忆碎片到底在什么玩意儿上!”猫咪老师连连催促道,夏目少年左右看了看,最后只好对的场静司露出个抱歉的笑容来,也跟着追了上去。

    白野威很快就跑到了一颗巨大无比的樱花树下,那棵树显然已经有着十分长久的年头了,只是如今树枝已经变成了枯黑的颜色,显然快要活不久了。

    “这棵树据说是从的场一门建立的时候就已经种下的。”的场静司也跟着追了上来,看到那棵古老的樱花树之后,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不过今年只开了一次花,估计是快要死了吧。”

    白野威跑到了树下,他左右转了转,忽然停了下来,仰天长啸起来,“嗷呜——!!!”

    随着他的啸声,那颗被所有人都认为即将死去的樱花树忽然出现了奇妙的光芒来,粉色的光芒从白野威的身上冒了出来,没入了樱花树的树身上。光芒飞速蔓延,转眼间便笼罩住了整棵树,当光芒散去之后,所有人都看到了让人吃惊的一幕——在这已经进入秋天的时节里,那颗快要死掉的樱花树忽然之间开满了樱花。

    整树的樱花在瞬息之间绽放盛开,层层叠叠的花朵就如同粉色的云一样覆盖了这整一片的花园。

    本该落下的夕阳此时似乎也重新散发出了光芒来,照的这一树鲜花更加美轮美奂。微风拂过,樱花树的树枝随风而动,散落了些许花瓣下来。

    就在此时,一片细小的,仿佛是光芒碎片一样的东西从樱花树的花朵之中飞了出来,飞到了白野威的身上,他的身上忽然便冒出了无比强烈的光芒来。

    “喂喂,虽然知道这家伙是个神明,我可不知道那家伙居然是这样级别的。”猫咪老师不知道何时变回了巨大的原型挡在了夏目的身前,替他遮住这刺眼的光芒。

    “唉?怎么了?”夏目看着不知道何时变得满脸肃穆的的场族人,不解地问道。

    “那家伙的等级可跟之前来找你的什么露神时雨的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就算是丰月跟不月也完全比不上他。”斑一脸严肃地说道,“估计也就只有青栀那个老太婆一样等级的家伙才有可能跟他一拼。”

    “唉?青栀婆婆?”夏目吃了一惊,他可是很清楚地记得,就算是猫咪老师也碰不到那位看似年迈老朽的青栀婆婆的。

    “……真是奇怪,白野威这样的名字完全不曾听说过,为什么会有如此强大的神力?”的场静司伸手挡住前面的光芒,有些疑惑地发问。

    等到光芒散去,戈薇总算看清了光芒之中的白野威,他坐在盛放的樱花树前,背后的圆镜再一次地如那次消灭奈落之后那样燃起了红色的流光,他的身边原本已经凋零的花朵全部盛开了,坐在花丛里的白野威对着他们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第34章 酒宴

    就仿佛有神风拂过,整个的场一门之中原本有着的各种阴寒之气尽数消散一空,本来应该已经进入秋季的庭院此刻也变得充满了生机,各种季节的鲜花在这一刻全部盛放了开来,满园飘香。

    原本呆在房间里的的场族人也感受到了这不可思议的灵气充盈的感觉,纷纷走了出来一探究竟。

    “这是……”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庭院之中的奇妙画面。

    “先前真是失礼了。”的场静司也不是笨蛋,虽然不曾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从他表现出来的能力来看,这个神明肯定拥有极为强悍的实力,而且如此纯净而强盛的灵力,绝非作恶之辈。

    的场一门虽然自认实力强劲,可是却绝对没有要跟一个正儿八经的神明做对的兴趣。

    的场静司行礼道,“的场一门门主的场静司,恭迎大神殿下。”

    “切,虚伪的家伙。”猫咪老师不爽地说道。

    “猫咪老师。”夏目贵志无奈地说道。

    “你好,我是白野威,多谢你愿意让我进来寻找我的记忆。”白野威倒是不生气,他站起来对的场静司道谢道,他感觉的出来,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很不好接近,但是却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不必客气。”的场静司完全无视了猫咪老师的话,沉稳地应对道。

    白野威对他点点头之后,便走到戈薇的身边对她笑道,“谢谢你,戈薇酱。”

    “没有啦,我也没帮上什么忙,要不是夏目君的话,我们也找不到这里啊。”戈薇连忙摆手。

    “唉,我也没……”夏目少年还想说什么,猫咪老师已经一爪子捂住了他的嘴,“笨蛋,有这么个愿意给你好处的神明你推辞个什么啊!”

    “说的也是呢。”白野威也不介意猫咪老师那十分不客气的发言,走到夏目贵志的身边道,“夏目君,猫咪老师,谢谢你们。”

    他说着,爪子下面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护符,“这个送给你,这是神明的护身符,带在身上的话,可以将震慑所有对你心怀不轨的妖怪。”

    神明的护身符刚拿出来,所有的人都是一愣,那个护身符只是刚拿出来,便能让人清晰地感受到上面纯净而强大的灵力。

    “这,这会不会太贵重了?”如今的夏目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新手,对于妖怪,对于神明他虽然不说了如指掌,却十分清楚很多以前的他不清楚的东西。这个护身符上萦绕着十分强力而温和的灵力,相信带在身上的话,不但可以做到驱逐妖怪与邪气,就算是病气什么的,多半也会远离自己吧?

    “对于我来说,你们的平安才是最贵重的东西。”白野威笑道,“更何况这样的护身符,我只需要凝结神力就可以制造出来了,所以你就放心收下吧。”

    “谢谢你!”夏目听到这话,忍不住地笑了起来,就算他知道这护身符绝不是像白野威说的那么简单就能制造出来的,还是带着微笑收了下来。那上面凝结的,并不仅仅只是白野威的神力,还有他对自己的祝福。

    对于这样的好东西,就算是的场静司也有些羡慕了,那样小小的一个护身符上有着如此强大而温和的灵力,更重要是的那上面还有着神明的祝福,这样能让诸邪辟易是所有除妖人做梦都想要的。

    “当主大人,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场一门的人终于从刚才的画面中回过神来,连忙跑到了的场静司的身边问道。

    “有一位大神降临我们的族地而已。”面对满脸疑问的一众族人,的场静司平静地说道。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听到他这样说,便都闭上了嘴吧。

    “啊,那个,不是还需要我去净化什么东西吗?”戈薇见状连忙开口说道。

    “不必了,刚才那一阵强烈的灵气扫过,我估计整个族地里应该没有任何带着邪气了。”的场静司开口说道。

    “唉,是,是吗?”对于这方面的知识学的并不多的戈薇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有心想要说回去吧的话,看着这么多人围观过来,让她完全说不出口。

    “唔……对了,既然现在都已经晚了,我们就在樱花树下开个酒宴吧?”白野威忽然扭头对的场静司说道,“我手里有不少好久,你们应该不会介意将这个地方借给我们来开个酒宴吧?”

    “唉?开酒宴?”

    “哦哦,喝酒了喝酒啦!”

    听到白野威的提议,夏目少年跟猫咪老师发出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语调。

    听到白野威这样的说话,的场静司也是一愣,俊秀的脸上露出了玩味的表情来,“既然是大神殿下的邀请,我们自然遵从。”

    “谢谢你啦~”白野威笑道,“戈薇酱,给妈妈打个电话吧,我们等下就不回去吃饭啦,我会带你回去的,安全什么的就尽管放心好了。”

    “好吧,但是小白,不能喝得太晚哦。”戈薇想了想还是老老实实地给妈妈打电话过去了。

    的场一门还是头一次将族地借给外人来开酒宴,更何况提出开酒宴的人还是位神明,而参加的人里却还有着一个妖怪。这样的状况还真的是头一次遇到。但是他们还是迅速地将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一一放到那颗因为白野威而重新焕发生机的樱花树下。

    “来,喝酒吧。”白野威笑着将大坛大坛的酒水拿了出来,“对了,夏目君跟戈薇酱还未成年,不能喝哦。”

    “哦哦,这样的味道!”猫咪老师简直乐坏了,一下子扑到一坛酒上就将脑袋埋进了酒坛里。

    “老师!”夏目少年连忙伸手将险些碰倒酒坛的猫咪老师扶了起来。

    “戈薇,给你丸子~”白野威笑着将三色糯米丸子推给戈薇。

    “谢谢。”戈薇笑着拿起丸子。

    即便是本来没什么兴趣的的场静司在这样奇妙的气氛里,也忍不住端起了酒盏。才不过浅尝了一口,那醇厚却不浓烈的味道瞬间就吸引住了他,让他也不由地喝了起来。

    伴随着夜风,樱花的树枝发出了沙沙的声响,树下神奇无比地明亮如白昼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觉得有什么不对。猫咪老师喝得酒兴上涌,举着不知道何处变出来的小扇子在那里跳着滑稽的舞蹈。戈薇和夏目坐在一旁吃着点心,看着这画面发笑。就算是平时始终很严肃的的场静司此刻也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靠在树下端着酒盏悠闲地品尝着。白野威看着他们,笑了起来。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戈薇他们终于要回去了。临行前,夏目少年买了不少八原的包子送给他们,白野威不客气地装了好几个进自己的异袋,要走的时候,他忽然想了想,将一个相比起先前来说都要小很多的酒坛拿了出来递给夏目少年。

    “给猫咪老师的,这个可不能喝多,不然会醉很久的。”白野威看着好奇的猫咪老师笑道,“对了,夏目君,欢迎你有空的时候来东京玩。我这段时间都会住在戈薇酱家里,日暮家的神社虽然小了点,但是在地图上能找到。有空的话,不妨经常来玩吧,有那个护符在身,东京的妖怪不会对你产生什么影响的。”

    “好的。”夏目贵志露出个温柔的微笑,“有机会我一定会去的。”

    “对了,这个是我的手机电话跟邮箱地址,有机会的话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戈薇跟夏目交换了号码跟邮箱地址之后,终于挥别了他们。

    “夏目君再见!”

    目送着一行人离去,夏目贵志终于有机会看一看那个小小的临别礼物到底是什么,一看就显得十分精致的酒坛封口上大大地写着酒的名字——八盐折之酒。

    “这,这是传说之中须佐之男灌醉八歧大蛇的时候用的酒!”看到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东西,猫咪老师一下子跳了起来,“那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

    第二份记忆碎片

    “啊,还是回到家里舒服啊。”戈薇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躺倒在了床上,只不过刚躺下,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红色狩衣的银发犬耳少年蹲在她的床边看着她。

    “呜哇;你干什么啊犬夜叉!”吓了一跳的戈薇差点从床上蹦起来。

    “你才是啊;说了声要出去就不见踪影了!”犬夜叉悲愤地说道;“留下我一个人跟着他们四处乱跑,我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啊!”

    戈薇一愣;这才发现身边的男人脸上全是憔悴的黑眼圈;显然对方这阵子真的没有好好休息,戈薇有些小惭愧地伸手摸了摸犬夜叉的头发,看到对方眼睛发亮的时候;忍不住地抿着嘴唇笑了起来。

    “喂喂你笑什么啊!”犬夜叉有些恼羞成怒地喊道。

    “不,没什么。”戈薇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好吧;下次放假的时候;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想起遇到的夏目跟猫咪老师,戈薇脸上露出了纯然的微笑。

    “好,好吧。”傲娇少年很快就被安抚了下来。

    这边两个人在相亲相爱的时候,白野威正趴在日暮妈妈给他制作的床铺兼神龛上打盹。之前的时候他在的场一门的族地里找到了自己的另一个记忆碎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两个记忆碎片,已经是十分难得的事情了。尤其是第一个记忆碎片之中存放着的是常识,而第二个记忆碎片之中存放着的则是历史。

    穿越之前,他那个世界的历史。

    不过严格地来说,与其说是历史倒不如说是穿越之前的他对于世界的一部分认识。其中有大段的□□史,林散的世界史,各种各样的人文风俗。这些东西并不是连合在一起的,相反的这个记忆碎片里的所有记忆都是断断续续的,就好象是在看一部剪切的零零碎碎的电影一样。

    人的记忆是很有趣的,他们记忆下来的各种东西几乎都是有着相互的关联性。因此白野威在看这些基本已经失去了关联性的影片时,经常会不知道这是在说什么,他一直花了足足一个礼拜的时间才将这些零散琐碎的东西看完,并串联起来。

    里面虽然还是有着大片的空白,却好歹能够让他明白自己穿越之前的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那个世界跟现在的世界有着相当多的差别,也有着相当多的一样。

    世界真是很奇妙,白野威醒过来之后如是想着。

    “小白,你没事了吗?”刚刚回到家里的戈薇看到睡了足足一礼拜的白野威醒了过来,连忙跑过去问道。

    “嗯,整理了一下记忆而已。”白野威笑道,“没有注意到时间,真是不好意思。”

    “你没事就好。”戈薇拍了拍胸口。

    “对了,犬夜叉那家伙有在修炼吗?”白野威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那个傲娇少年,不由好奇地问道,“我没有监督他差不多有半个月了吧,他该不会偷懒吧?”

    “谁会偷懒啊!”才从食骨之井里跑出来,犬夜叉就听到了这十分让他不爽的发言,“可恶……你这家伙,吃我一刀!”

    “太慢了!”白野威飞起一脚,正中犬夜叉的下巴,“手臂之间的隙缝太大了!”

    “可恶……”犬夜叉恶狠狠地瞪着白野威,“再来!”

    “哦,勇气可嘉!”白野威点头肯定道,然后抬抓再次正中犬夜叉的下巴,“但是太嫩了!都说了手臂之间隙缝太大,都不会稍微合拢一些吗!”

    “啊啊啊!”犬夜叉抓狂地怒吼着朝他冲去。

    两人你来我往地打了一阵子,或者说白野威单方面□□了他一阵子之后,白野威满意地踩在已经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的犬夜叉头上,“睡醒了做做运动果然很好!”

    戈薇无奈地扶住额头,“小白,不要这么欺负犬夜叉啊。”

    “放心吧,我下手有分寸。”白野威笑道,“而且,犬夜叉自己应该也察觉的出来才是,他的实力确实有在增强不是吗?”

    “切。”被踩在白野威脚下的犬夜叉别过头去。

    “呼啊,感觉活过来了。”如同一个老头子一样喝着茶吃着仙?(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