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变身之邪恶金庸 > 变身之邪恶金庸 第 2 部分阅读

第 2 部分阅读

    人组!!

    合体的两人跌跌撞撞的走了二十多米,剑冲天终于停下了脚步,他把嘴凑近

    李静的耳边,轻声道:「小母马,别只顾着挣扎啊,快看看前方。」

    李静粗喘着,暗中抵抗着那销魂的快感。她闻言向前一看,明亮的大眼睛瞬

    间撑得大大的,练功三人组赫然在她身前三十米处!

    此时,剑冲天就再次开口:「小乖乖,你也看到了吧,只要再走二十米,不,

    再往前走十米,他们大概就能发现这边有匹正待驯服的小母马了!当然,如果你

    能在他们发现之前让我射出来嘛,他们就不会发现你了。」不待李静多想,剑冲

    天下身一挺,又再次抽动Rou棒驱使着少女向前走。

    强烈的屈辱感让李静头皮一阵发麻,李静刹地转过头,双眼恨恨的盯着剑冲

    天,低声骂道:「贱人!」同时,双腿发力,想要阻止合体中二人的前进。

    可惜,在原始的原运中,女性总是处于弱势的一方。娇弱的少女如同螳臂挡

    车,柔弱的玉体阻止不了剑冲天的抽插,只能默默的忍受着身后男人的撞击,撑

    着大眼睛,无可奈何地接近着远处的人影。

    看着远处人影逐渐的清晰,少女心中的天秤开始倾斜,她终于屈服了。雪白

    的美臀微微向后跷,让男人能够更容易的侵入她的身体;修长的双腿微微夹紧,

    滑嫩的花茎变得更加紧窄。

    然而,剑冲天并未满足于那轻微的屈服,再次俯头低声道:「这种程度可不

    能让我射出来啊,难道你想让那三人也观赏你的羞态吗?」

    李静心中羞愤,闭上双眼,脑海里不停想着:「这是恶梦!这是恶梦!这是

    恶梦!这是……」好一会儿,彷佛终于催眠了自己,少女紧咬下唇,开始卖力的

    迎合着剑冲天。

    酥软的双腿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夹紧体内的男根,那没有经过多少人事的稚嫩

    花茎顿时变得紧窄异常;滑嫩紧跷的雪臀使劲往后顶着,火热的Rou棒轻易的沉入

    了花茎的最深处。剑冲天只觉身下的美女洞销魂至极,再也顾不得戏弄少女,一

    把抓着少女的纤腰,押着树干上狠狠的抽插起来。

    每一次的抽送,都让少女的玉洞与男人的Rou棒紧紧的结合在一起,那种完全

    合而为一的感觉勐的钻入李静心中。她不自觉的反手抓在男人的腰上,柔若无骨

    的小手竟是偷偷使劲,让那火热的Rou棒更快,更深的钻入自己体内。

    粗大的Rou棒把那紧窄异常的花茎填得满满的,再也没有一丝空间。交合中的

    二人都是一阵畅快的喘息,剑冲天不自觉得加快抽送速度,李静也忍不住轻声呻

    吟。

    树林里回响那一下接一下的撞击声,以及少女那如哭如啼的嘤咛,彷佛天地

    万物都在屏息静气地观看着眼前的Yin戏。

    伏在树干上的美貌少女脸上犹挂着屈辱,但身体却放荡地迎合着男人的征伐,

    美丽圣洁的身体随着男人的抽动而翻腾,天鹅般的雪颈被男人吻出一道道的吻痕,

    雪腻挺拔的玉|乳|在空中轻颤,小嘴阵阵轻喘,传出一声又一声火热的嘤咛。

    「啊……」粘乎乎的爱液润滑着男女的交合,|乳|波臀浪中,少女首先被送上

    顶峰。滚烫幼嫩的荫道一阵收缩,狭窄的花茎紧紧咬着Rou棒,温热的阴精倾洒在

    硕大的Gui头。

    「射了!我要全部射进你的肚子里!」剑冲天再也按捺不住,勐地抽送几下,

    低吼一声,粗长的Rou棒直抵花茎最深处,Gui头紧紧贴在少女神圣的花蕊上。粘稠

    火烫的Jing液畅快淋漓地倾射而出,瞬间便灌满少女细小的秘洞,溢出的Jing液顺着

    两人合体处缓缓流下。

    「哈哈哈,骚货!够劲!」剑冲天满足的在李静的俏臀上一拍,从她体内抽

    出已软化的Rou棒。

    李静急喘着,香汗淋漓的玉体无力的倚着树干,娇挺的雪峰随着吸呼而急剧

    起伏,修长的双腿因为强烈的高潮而微颤,花茎被滚烫的Jing液灌满,花唇口不时

    溢出多馀的Jing液。

    心里感到极其屈辱,但对剑冲天无可奈何的她只能强忍着怒气与恶心,默默

    地整理着凌乱的衣服,心里不断的催眠自己:「这是恶梦!这是恶梦!这是恶梦!

    回去睡个觉,醒来就没事了!!」

    突然,她的左侧传来一丝人声,李静心中一惊,连忙扭头一望。

    「我就说为什么会有呻吟声呢!铁狗!快来!!这里有女人!大美女!」

    「哈哈哈!怎么可能!这游戏可是没女……妈啊!美女啊!飞天刀!你也快

    点过来!」

    「是那练功三人组!」李静脑中一片空白,脸无血色的看着那三个向她飞奔

    而来的男人。

    「恶梦,还能醒过来吗?」

    第三章

    这是一个树林。

    树林里有四男一女,不,现在只剩下三男一女了,其中一个男的已经化做白

    光消失了。

    看着闻声而来的练功三人组将剑冲天杀掉后,Yin笑着向她走过来,李静只觉

    手足冰冷,脑中不断闪过各种各样可怕的字眼:轮Jian、调教、美女犬……

    然而,李静却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是多么诱人:衣衫不整的她半趴在地上,

    俏脸上满是潮红,小嘴半张,传来丝丝喘息,双腿间不时滴下Jing液与爱液的溷合

    物。几经雨露的身体像个半熟的苹果,清涩中透出一股诱人的风韵,火红的双颊

    迷离中夹带着惊惶。

    楚楚可怜的俏佳人让闻声而来的三人邪火大盛,半话不说就要脱衣服来个3

    P!

    不过,看来李静的运气还没跌到最低点,因为救美的英雄出现了!

    练功三人组中第一个发现李静的人首先遭殃,一把白色的纸扇无声的点在他

    的背后,刹那间爆出一阵血花,被英雄偷袭的可怜人化做一道白光——死回城了。

    还在脱着衣服的两人立刻就发觉同伴的阵亡,然而,当剩下的二人还在手忙

    脚乱的拿出武器时,善于偷袭的英雄又再出手了!那名叫铁狗的玩家刀还未拔出

    一半,白扇的影子已在他的咽喉上挥过。血光再现!铁狗也步上了他同伴的后尘。

    剩下的一人终于拔出武器,可惜两人之间的武功明显有着一段距离,不过十

    招,练功三人组终于正式被灭团了。

    而这时白扇的主人才显出身影,这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男子,一米八左右的

    身高配上英俊的外貌,颇有点阳光少年的味道。一身白色的布衣,浅蓝色发带束

    着一头飘逸的长发,白扇轻拨,少年缓步走至李静的身前,略带磁性的轻声道:

    「姑娘,你没事吧。」

    李静很惊讶,因为她看到了少年的ID——日翻鸟,这不是什么特别的名字,

    可是,却是她最佳损友——王动在《邪恶金庸》里用的名字!

    「想不到竟然能遇到王动这色胚!」李静心里一阵激动,过往的称呼脱口而

    出:「色鬼动!」

    还在不断微笑,展示着魅力的少年听到这三个字脸色一变,强笑道:「我叫

    王动,不是色鬼动;这外号是别人乱改的,姑娘千万不要相信!事实上,我一点

    也不好色,反而很专情!」

    嘴里说着的同时,心里不断的咒骂:「一定是李静告诉她的!我去你妈的李

    静!乱帮我改外号之馀,竟然还周围宣传!!」

    李静与王动两人可以说是绝对的青梅竹马,三岁开始便是邻居,四岁两Yin胚

    便已勾肩搭背做坏事。如果要让李静列出最信任的人的名单,那么除父母之外,

    就是他了。

    几逢劫难的李静终于找到了倾诉之人,她也不管王动信不信,一把抓住少年

    的肩膀,就源源不绝的说起话来了:「色鬼动!我跟你说,我是李静!其实……」

    离奇的经历一说就是半天,王动耐心的听完李静的话,微微一笑,道:「姑

    娘果然认识李静,是李静要你说谎来骗我的吗?」

    李静也猜到王动未必肯信,再次开口:「你十岁时偷看表姐洗澡,还趁她睡

    着时偷偷摸上她的床,用她的手帮你打枪!」

    王动脸色大变,口微开想要说什么,可李静的话又到了。

    「你十一岁时曾有一段时间,每天都用瓶装着你自己的Jing液,带回学校偷偷

    的抹在你暗恋的女生裙上,以为这样就能让她怀上你的孩子,成为你的人!」

    王动脸色再变。

    「还有你十二岁时……」

    随着李静一件又一件的把往事说出来,王动脸色的神色变青,变白,最后变

    成一脸诧异,惊讶的盯着李静。

    「你真是李静?」

    「对!」

    「那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我最大的爱好是什么?」

    「凌辱女友!你最喜欢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女朋友在别人的奸Yin下展转呻吟!」

    「我X!真的是李静!你她妈的竟然变成了大美女!咳咳!朋友啊,我好想

    你!」说罢,王动便一脸激动的抱住了李静。

    李静心里一阵感动,「好哥们,想不到你见到我竟然这样激动!」然而,王

    动嘴里高喊感动,抱住李静的双手却慢慢往下移,竟是抓在她的臀上,轻轻的揉

    着!

    李静右膝一提,狠狠的撞在王动身下,嘴里同时说道:「我x!都说我是李

    静,你还乱吃豆腐!」

    王动痛呼一声捂着下身,却依然不知悔改:「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

    美得出水!就算你对着我说一万次你是李静,我也没法不把你当女人!」

    王动无心的一句,却勾起了李静心中的惆怅,「连最好的朋友也没法不当我

    是女人了……我该怎么办啊……」心堵得发慌的李静晃了晃头,连忙岔开心神,

    问:「你这家伙等级不低嘛,怎么走来这边欺负新手?」

    「我要去恒山找仪琳提升门派贡献啊!」

    「仪琳?华山派有什么门派任务要找仪琳的?」

    「我早就叛离了华山派,我现在是隐藏门派「偷香阁」的弟子!」

    「偷香阁?这个名字怎么让我有种不爽的感觉?」

    「不愧是李静!没错,偷香阁弟子就是Yin贼!别那个表情!不要以为Yin贼嫩!

    那你是没见过偷香阁那两个掌门的变态修为!」

    「两个掌门?」

    「嗯,一男一女两兄妹,男的叫凌云霄,女的叫凌云若。据说是偷香阁前任

    掌门要他们互相比拼,胜出的人出任掌门。可那两人无论功力,智慧,谋略皆不

    相伯仲,在偷香阁掌门死后仍未分出胜负,结果就两人一起当上掌门。当上掌门

    后,那两人依然想分个高下,可又斗无可斗,最后决定各收一个弟子,用弟子来

    分胜负,而我这个魅力十足的帅哥就被凌云若看上,收入门下。」

    「那你找仪琳提升门派贡献该不会就是……」

    「那还用说,当然是去强Jian她!不过我干仪琳快要干到闷死啦!头一次强Jian

    她时还好,加了20点门派贡献,之后每干她一次竟然只加0。2的贡献!吼!

    要100点门派贡献我才可以学凌云若的内功心法啊!还要干多105次贡戏才

    够!」

    「这么说……你不就已经把仪琳强Jian了几百次?你这变态!不过,话说回头,

    你为什么不把贡献值一次赞够才走啊?」

    「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游戏里限制每天只能H一次,就算加入了偷香阁,

    也只能比别人多H两次……唉!不说了。那你又是在干什么?」

    「去恒山拜师!正好!高手带路吧!」

    有了42级的王动在前方探路,李静的恒山之旅顿时危机大减。不过王动这

    家伙明显不把李静把当男人,路上不断找机会上下其手,打是打不过,骂他他没

    反应,搞得李静无可奈何。

    就这样过了三小时,两人终于到达了恒山。

    到达恒山派后两人便分头行事,李静去加入门派,王动则在派外候着仪琳—

    —-仪琳每天这个时间都会出外采药,事实上正是因为王动无意中发现这件事,

    他们两人才能把仪琳当做禁脔般,想上就上。

    李静走进恒山派内,很快便找到相关NPC,申请加入门派。

    加入门派要做任务,有九种难度可以选择,最简单的一星至最难的九星,任

    务内容随机,完成任何一个都能加入门派,不过完成难的任务就能得到更好的奖

    励。

    李静的面前出现虚拟的投影,上面详细的列明了一至九星的任务内容。

    「一星任务是要猎杀三只田鼠(1级怪),简单!二星任务是要杀十只野狗

    (4级怪),不难!……五星任务是要打五十个刁民(14级),有点麻烦……

    嗯!」

    李静把注意力放在九星任务上,「「出外采药的恒山派弟子在后山小树林内

    被Yin贼制住,掌门定逸师太已前往营救,请全速赶至后山助掌门一臂之力。」怎

    么这个情景这么熟悉?嗯!该不会就是说王动那厮吧?」

    李静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仪琳不就是出外采药的恒山弟子吗??王动那厮

    也是名符其实的Yin贼!如果是这样……这个任务就简单了!」李静心中一阵暗喜,

    连忙接下这个任务。

    「这也叫九星任务?根本不需要定逸出手,我自己也能轻松搞定!」李静一

    边想着,一边飞快跑往后山的小树林。

    刚进入小树林,李静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又一声的呻吟,「定逸不是先来

    一步的吗?为啥仪琳还是被上了?」她微觉奇怪,三步并二步的冲去传出声音的

    地方。

    「色鬼动!你给我停……」话还没说完便停住了,因为她发现眼前所见与她

    所想的完全不同!

    李静看到的是一男二女,二个女子都是尼姑,年纪较小的尼姑全身赤裸的晕

    倒在地上,美丽白晢的小脸上犹挂着泪痕,微张的小嘴里不时溢出白浊的Jing液,

    花唇与菊蕾一片红肿,鲜血夹杂着男人的秽物缓缓流出。

    而另外一名年纪较大的尼姑,李静仔细一看,脑中嗡的一声,「定逸!」

    为了吸引玩家,《邪恶金庸》里的NPC都是美得惊人!而定逸亦不例外,

    丰满的身体透着成熟的气息,脸上丝毫不见岁月的痕迹,白晢的肌肤彷若弹指可

    破,年纪应是四十多岁的她,看上去彷佛二十多岁般,加上那透着一丝沧桑的神

    情,完美的将青春与成熟揉合一起。

    然而,美丽的恒山派掌门,现在却在男子的身下辗转悲呜,丰润的双腿被男

    子搁在肩上,肥美的花唇不停吞吐着粗大的男根,地上点点落红证明了定逸的贞

    洁。定逸双手无力的搁在地上,火红的脸上透出悲凉的神色,凤目含泪,嘴里不

    停的呢喃着佛家经文。

    定逸身上的男人四十年纪上下,面如冠玉,略显瘦削的身体却满是肌肉,下

    身Rou棒飞快的在定逸体内抽插,传出Yin秽的撞击声。

    看到这一幕的李静,心知不妙,转身便跑!

    然而,李静的身子才转到一半,中年男子头也不回,抬手一指,隔空就点在

    十米外的李静的|穴道上,|穴道被封的李静顿时动弹不得,只能不安的睁着眼睛,

    看着眼前男人专心的奸Yin定逸。

    Yin戏依然继续。

    在男人有节奏的抽送下,定逸白晢的肌肤逐渐泛起娇艳的桃红色;丰满的臀

    部被男子抓在手上,搓揉出各种形状;硕大的胸部被男人的另一只手抓住,粗糙

    的大手熟练的玩弄着那嫣红的樱桃。

    虽说定逸是一派掌门,在江湖中经历个种种风浪,但她也只是个未经人事的

    雏儿,即使心里忍得住,可处子之身哪里受得了男人如此逃逗?胸前蓓蕾早早就

    变得傲然直立,花谷更是止不住的流出粘稠的花密,润滑着男人的Rou棒,让男人

    更轻松地开发着她处子的秘地。

    「哈哈哈!恒山掌门的秘道果然紧窄过人,竟然能吸得我如此舒爽,佩服!

    佩服!」男子说话的同时,Rou棒使劲的在定逸体内大出大进。

    「狗贼!」定逸心里悲愤交集,嘴里恨声骂道。

    然而内力被封的她也只能嘴里咒骂,却是无反抗之力。滚烫的男根在她体内

    进进出出,她只觉这可恨的Rou棒粗长至极,竟是硬生生的挤开火热的花壁,探入

    了身体最深处,狠狠的撞在花蕊之上。

    丰满的身体被撞得娇酥麻软,一波接一波的快感竟是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身体无力抵拼男人的奸Yin,她只能用力收紧荫道,想要阻挡那粗暴的抽插。男人

    只觉Gui头一紧,一呆之下,猜到了定逸的用意。

    他心念一转,嘴角泛起Yin笑,双手夫住定逸的纤腰,运气至腰,使劲一顶,

    火热滚烫的粗大Rou棍全力挺进,深深的扎入定逸体内。

    「啊~」火烫的Rou棒直插至底,收紧的花茎让两人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强烈

    的充实感竟是让定逸心神一阵彷佛,樱唇飘出一声嘤咛。

    察觉定逸心神开失守的中年男子,心中一喜,知道机不可失,下身大起大落,

    狂风暴雨般的在Chu女美人身上征伐着。

    对男女之事所知不多的定逸,依然坚定的夹紧玉腿,希望藉此减弱男人的攻

    势。

    当然,定逸紧夹的双腿并没有阻止Rou棒的入侵,反而让柔嫩的花壁更加狭窄,

    娇柔火热的膣肉紧紧贴在Rou棒之上。

    定逸天真的做法让两人合体处再无一丝空隙,Rou棒不断磨擦着敏感的膣肉,

    让她体内的快感越烧越烈。强烈的充实感让她无所适从,嘴里的佛经不知何时停

    了下来,转变成诱人的轻喘。

    突然,定逸嘴里一声悲呜,成熟丰满的身体微微痉挛,柔软紧窄的花茎一阵

    一阵的抽搐,美丽纯洁的恒山派掌门终于抵挡不住男人的攻势,高潮了!

    Chu女阴精自花茎深处喷洒而出,嫩滑的腔肉挤压着粗硬的Rou棒,火热的花蕊

    彷佛蠕动的小嘴,吸吮着肥大的Gui头。

    中年男子但觉Rou棒一阵舒爽,也不忍耐,下身勐的一沉,Gui头紧紧地压在定

    逸的花蕊上,粘调白浊的Jing液夹杂着内力倾射而出,竟是凶涌澎湃的涌入定逸的

    子宫内!!

    「不!不要射进来……」随着Jing液源源不绝的入侵,女性的本能终于打破了

    定逸的倔强,她颤声悲呼,向身上的男子求饶了。酥软的身体不停的扭动,想要

    阻止男子在她体内爆发。哭泣着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惊慌的表情。

    无力的挣扎对男子毫无阻碍,粗壮的Rou棒在定逸体内尽情喷发,火热的Jing液

    持续的灌溉着Chu女掌门美妙紧窄的花茎。

    随着细小的花房被滚烫的Jing液澈底灌满,定逸脸上浮现出绝望的神色,一双

    凤目失神的看着天空,嘴里犹在呢喃,「不……要射……进来!不……要……好

    ……多,填……填……满了,装……不下……了,求……求……你……别……别

    再射……呜……」

    中年男子Rou棒依然留在定逸体内,双手却摆出奇怪的姿势,彷佛,彷佛在运

    行某种功法!

    少顷,中年男子做了一个收功的手势,抽出Rou棒,站起身来,嘴里说道:

    「恒山派掌门的滋味不错!不错!哈哈哈!」

    这时中年男子终于有馀暇来看看十米外的李静了,然而,他刚转身一看,双

    眼立刻瞪圆,脸上爆发出惊喜的神色,彷佛想不到来者会如此美貌。

    看见男子双眼流露兴奋,缓步向她走过来,李静头皮一阵发麻,脑中不停回

    荡着三个字。

    「死定了!」

    第四章始于还是被强Jian

    中年男子站在李静的身前,双眼透着兴奋,盯着李静的身体一阵勐瞧。

    「不会又要被强Jian吧?」看着眼前男子,李静心中又惊又悔,「早知道就不

    接这任务了!就说九星任务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然而,男子盯着李静良久,却始于没有动手,反而嘴里喃喃自语:「魅力9,

    根骨9,悟性9,成长9,感官9,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哈哈哈哈哈!」说着

    说着,男子仰天大笑起来。

    震耳的笑声传遍整个恒山!

    「天啊!怎么现在的Yin贼素质那么高啊!」李静大惊,因为她清楚看到男子

    这么仰天一笑,竟然将他头上数十米范围内的空气震得阵阵扭曲!一只小鸟飞过

    他的头顶,「」的爆出一道血花,瞬间粉身碎骨的死掉!

    「小妹,想不到你我比拼半生,最后竟然是在运气上败了给我!这徒弟我要

    定了!哈哈哈哈哈!」说罢,男子低下头,双眼紧盯着李静,对她说道:「你记

    住,从今之后,你就是我凌云霄的弟子!」

    李静的大脑还未来的及反应,系统就传来数道讯息:

    「玩家小月儿加入偷香阁。」

    「玩家小月儿拜偷香阁掌门凌云霄为师。」

    「玩家小月儿成为第一个加入门派的女玩家,获得奖励:「魅力+ 1」」

    李静顿时目定口呆,「这家伙是NPC?还要是偷香阁掌门?为什么他会想

    收我为徒?为什么我都没答应就自动加入了偷香阁?偷香阁……不就是王动那家

    伙的门派吗?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然而,不待李静把思绪整清,凌云霄便一把抓住李静,「好徒儿,跟为师走

    一趟,我要传你武功!」

    凌云霄把|穴道被封的李静挟在腰间,飞快的往树林深处跑去。

    「好快!」李静只觉两旁景物飞快的往后退着,迎面而来的强劲疾风吹得她

    睁不开眼睛。无法弹动的她只能心里忐忑,不安的想着,「这家伙是NPC,同

    时又是一派的掌门,还想收我为徒,应该……应该不会对我动手吧?」

    不知过来多久,凌云霄终于停下了脚步。李静终于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看了

    看周围的环境,四周都是树木,心想:「应该还是在树林里吧?」

    凌云霄把李静放下,盘膝坐在她身旁,闭上双眼,说:「为师待会要用秘法

    给你传功,所以我要先运功调理一下内息。」

    李静闻言心中一喜,「这家伙要给我传功,那么就不会上我了吧?而且,传

    功!传功啊!!这可是传说中的奇遇!!」

    在李静的期待中,凌云霄终于睁开双眼,双手凌空一抓,隔空以内力把李静

    拉静身前,身体依然维持着盘膝而坐的姿势。

    「我现在就为施秘法给你传功!」说话的同时,凌云霄解开了李静的|穴道。

    「多谢师傅……」|穴道被解的李静心中大定,乖乖的走到凌云霄身前,背对

    着他盘膝而坐。

    「你这是做什么?」凌云霄奇怪的看着摆起运功姿势的李静。

    「师傅你不是要传功吗?」李静问道,同时心里有点奇怪,「以我多年看武

    侠片的经验,现在他不是应该双掌按在我背上,然后运功运得头冒烟的吗?」

    凌云霄微微一笑,喃喃自语道,:「这个姿势亦无不可!」同时从怀里拿出

    一包粉末,递到李静的瑶鼻下,对她说:「吸一口,对待会传功有帮助!」

    李静转头看着凌云霄,心中犹豫,不过她念头一转,「他比我强这么多,应

    该不需要再搞什么阴谋了吧。」她把头凑近粉末上,轻轻吸了口气,嘴里问道:

    「这样可以了吗?」

    「可以了。」说罢,凌云霄把粉末包好,放回怀中。

    刚吸了一口气的李静突然感觉体内燃烧起了一团火,脑里一片模煳,心里的

    想法断断续续,「好热……奇怪……怎么传功的感觉……这么像情Se……小说里

    ……主角中了春|药后的感觉?哈哈……怎么……怎么可能嘛!不过……真的好热

    ……好热……嗯?」

    这时,一双火热的大手出现在李静的肩上,顺着她迷人的曲线轻轻抚摸着,

    灵巧的指头一边挑逗着那娇柔的身体,一边悄悄的解开李静身上的衣裙。

    「……他为什么……为什么脱我衣服?不过脱了衣服……好像凉……凉快了

    一点……那……那就让他……让他脱好了……」

    李静上身的衣服片刻便被脱光,只馀下小小的肚兜在遮掩着那双雪白滑腻的

    玉兔。凌云霄的右手在肚兜的一侧插入,一把抓在那大大的肉球上,指尖轻轻的

    在那挺立的蓓蕾上打着圈。

    「唔……别……别弄……啊……好胀……好麻……呜……别在揉……啊……

    别……」李静甜美的脸上染上红潮,嘴里喃喃自语之馀,不时传出几声娇吟,一

    双白晢的小手无力的拉扯着胸前的邪手。

    凌云霄右手玩弄着少女那双大大的玉兔,左手亦没有闲着,慢慢的搓揉着李

    静充满弹性的小跷臀,同时暗运内力,竟是把李静的裙子与亵裤硬生生的震碎!

    李静修长滑润的双腿顿时暴露在空气中,双腿间的少女秘地娇美细嫩,一丝

    丝芳香粘稠的花蜜自花唇处缓缓渗出。

    李静虽觉下身一凉,然而脑子仍旧迷煳一片的她,却是没有察觉自己的裙子

    已被毁掉,依然不停的扭动着发软的身体,希望能摆脱那玩弄自己双胸的魔手。

    凌云霄左手从背抱着李静的纤腰,轻轻一拉,把赤裸的少女拉到自己的怀中。

    一嘴叼住了少女的耳垂,同时抽回左手,飞快的解开自己的裤带,让那早已勃起

    的Rou棒暴露在空气中。

    「呜……别……舔……我的耳朵……好恶……恶心……呜……别再舔……我

    会软……软掉的啦……」少女轻轻的晃动头颅,让那敏感的耳根避开男人的挑逗。

    然而,那火热的双唇离开了她的耳朵后,却迅速出现在她白晢的玉颈上。

    凌云霄不断的吸吮着少女粉腻的颈部,在细滑的肌肤上留下道道吻痕,双手

    从背后抓住她的酥胸,粗大的Rou棒紧紧的贴在少女稚嫩的股沟上。

    「好烫!啊……小腹好……好痒……呜……」硕大而火热的Rou棒烫得少女脑

    中一阵模煳,小屁股竟是不由自主的磨擦着男人的棒棒!

    少女的娇态澈底燃烧了凌云霄的欲望。他持维着盘膝而坐的姿态,从背抱起

    李静,粉嫩的花唇对准粗大的Rou棒,勐的往下一放!

    「啊……」女上男下的姿态,让两具火热的身体完全结合在一起。硕大的龟

    头狠狠的顶在少女的花蕊上,那粗长的Rou棒竟然还有一小截留在少女的体外!

    「啊……好粗……好长……好烫……呜……被……被填满了……怎么有种…

    …又恶心……又舒服的……感觉……嗯……好啦……别……别顶啦……」

    Rou棒填满了少女嫩窄的花唇,强烈的充实感让少女柔软的身子一阵抖阵,桃

    红的脸上泛起迷醉的神色,双眼春意盎然,娇艳的樱唇边流下少女的津液。

    甜美充实的快感让少女心痒难搔,她闭上眼睛,小屁股微微抬起、再放下,

    粘稠的爱液润滑着两人的合体处,狭小温热的花唇轻轻的、偷偷的吞吐着滚烫粗

    长的Rou棒。

    少女的动作当然没可能瞒过凌云霄,他微微一笑,左手放在少女的纤腰上,

    下身配合着少女的动作而上下耸动,右手一把扭过少女美丽的脸,一嘴吻住了那

    娇美的双唇。

    「唔……」少女的眼睛勐的睁大,眼中闪过一丝挣扎的神色,可瞬间便被无

    尽的春意妩媚所淹没。小香舌被尽情的挑逗着,两人的舌头紧紧交缠,发出「啧

    啧」的舌吻声。

    「嗯……唔……唔……嗯……」小嘴被封的少女,瑶鼻传来一阵阵嘤咛。狰

    狞的Rou棒在她体内进进出出,滑嫩的花壁紧紧的夹着粗大的男根,传来一波又一

    波酥麻甜美的快感。

    「呜……唔……唔……嗯……」销魂的感觉让少女欲仙欲死,她反手扭着男

    人的腰,小屁股卖力的摇了起来。那双大大的玉兔随着身体的晃动而晃动,在空

    中划出一道眩目诱人的风景。白晢的肌肤被强烈的快意染上了桃红色,美丽的脸

    上满是陶醉,小嘴依然被男人封着,两人的口水在接吻处缓缓流下。

    凌云霄飞快的挺动下身,腹部不断撞击着少女白嫩而富有弹性的屁股,大肉

    棒每次都是整根抽出,再整根插入,酥麻愉悦的快感让少女一阵心荡神迷,双腿

    不自觉的夹紧,让狭小的花茎与粗大的Rou棒更紧密的结合起来。

    「唔……嗯……嗯……」少女卖力的迎合着男人的征伐,滚烫的身躯轻靠在

    男人怀里。男人双手抓在少女滑腻的纤腰上,Rou棒疯狂抽送,把那白晢美丽的胴

    体撞得上下抖震。两人的嘴依然贴在一起,双条舌头忘情的交缠着,少女鼻间传

    来火热诱人的嘤咛,与舌吻声、股腹撞击声结合着一起,谱出一首Yin秽的乐曲。

    粗大火烫的Rou棒肆意的开发着少女嫩窄娇滑的花茎,敏感清涩的少女终是抵

    不住男人的攻势,被男人强而有力的抽送送上了快乐的顶峰。

    少女的身体勐的颤抖起来,双手紧抓着凌云霄的头部,娇嫩的小嘴儿不停的

    索吻,柔软的香舌寻找着男人的安慰。小屁股往下一压,幼滑的花壁紧挤着粗大

    的Rou棒,少女的阴精自花茎深处喷洒而出,洒在了火热的Gui头上。

    感到少女已经泄身的凌云霄低吼一声,双手用力的在少女肩上一按,那留在

    少女体外的一小截Rou棒竟然硬生生的扎入少女体内!!

    「呜!」高潮中的少女悲呜一声,还来不及感受那贯穿身体般的疼痛,就感

    觉到一股滚烫粘稠的液体在体内疯狂的喷发着,火热的浆液彷佛无穷无尽般的灌

    进她的花房!

    「好烫……好多……他……还……还在射……呜……快……快停下来……啊

    ……别……别再射啊……灌……灌满啦!」穿体般的痛楚很快便被火热的快感所

    取代,男人的Jing液灌满了花房,少女心里竟然浮现出一丝满足感,香汗淋漓的娇

    躯轻轻颤抖,承受着高潮快感的馀波。

    然而,春|药的威力显然仍未散去,高潮馀波刚刚过去,依旧娇喘不断的少女

    竟然又开始摇动白嫩的小屁股,那略见红肿的花唇藉着Jing液与爱液的润滑,再次

    吞吐起体内的Rou棒!

    不过,偷香阁掌门的称号也不是白叫的,She精过后的Rou棒依然坚硬火热,凌

    云霄把少女往前一推,把娇软无力的少女推得半趴在地上,下身一沉,两人再次

    结合在一起。

    「啊……好舒服……大……大力点……呜……啊……好深……」再次被充实

    的少女欢愉的呻吟起来,酥软的身体卖力的迎合着身后的男人。

    树林里再次响起肉肉的撞击声,火热娇柔的呻吟与喘息在树林的一角里回荡

    着。

    一个时辰之后。

    全身赤裸的少女烂泥般的软在地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天空,嫣红的脸上透着

    一丝虚弱的苍白,白晢的胴体上布满了吻痕,玲珑的娇躯不时轻颤着。双腿间一

    片狼藉,柔嫩的花唇变得红肿,不断的溢出溷杂着血丝的Jing液。

    凌云霄显得相当疲倦,脸色一片苍白,也不管李静能不能听到,开口便对她

    说:「为师为你传功消耗过大,需要休养一段时间。这段日子里你就先自己琢磨

    这几本书上的武功吧。」说罢,从怀中拿出几本书,放在李静的身上。然后便转

    身离去。

    春|药的药效早就已经过去,清醒过来的李静终于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她心里

    泛起一阵强烈的恶心感,胃部不断的抽搐着,可是无力的身体却让她连呕吐也做

    不到。

    心里恶心不断的她,没有理会凌云霄的话,只是失神的睁着眼睛,脑里不停

    的想着其他事情,希望能够岔开那恶心至极的感觉。但是,小腹内那温热的Jing液

    却不断的提醒着她:她刚才所渡过的,是多么荒Yin的一个时辰!

    可幸,那不停刷新着的系统讯息,终于分散了李静少许的心神。她心念一动,

    一道虚拟的萤幕投影在她的面前,上面写满了一道道的系统讯息。

    「玩家小月儿吸入春|药逍遥散,小月儿进入情欲状态。」

    「凌云霄在小月儿体内She精,秘术——灵欲传承发动。」

    「秘术使用成功,玩家小月儿习得特殊房中术——化精夺魄(H时机率吸取

    对方内力)。」

    「小月儿化精夺魄发动成功,吸取凌云霄5% 内力,内力+ 485。」

    「熟练度爆满,化精夺魄境界提升至第( 变身之邪恶金庸 http://www.xlawen.com/kan/2506/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