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辣文小说 > 斗破苍穹成|人版 > 斗破苍穹成|人版 第 6 部分阅读

第 6 部分阅读

    奇心之下,我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周遭掠动的风势,让我烦躁的心情稍稍有些放松,风吹进了船舱,吹起了母亲裙摆的一丝边角,飘飘荡荡,母亲曼妙的曲线玲珑晶莹,美杜沙女王那妖娆娇媚的躯体,是那些凡夫俗子一生意Yin的对象。此时看着母亲雪白的腿根若隐若现,二伯的脸色涨的通红,胸口狂跳不停。

    二伯眉头微微一挑,双手急速的在船舵上掠动,时空船的速度猛然快上何止几倍,由于速度的增幅,周遭的气流喷涌向母亲的大腿,二伯这个败类,居然对自己的弟媳,使用上这等怪招,我看在眼里,气的我小小的心灵,又是一阵颤抖。

    母亲的裙摆被澎湃的风势袭击,鼓鼓的饱胀起来,如同此刻船顶上的风帆一般,向着母亲大腿边缘缓缓退去,二伯已经可以看见了我母亲臀底的嫩肉了,所以他要很吃力才能抓着浆舵,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我清晰的看着母亲的衣裙的变化,那摇动的裙布仍然在后缩,漫漫的漫漫的,应该快可以看见她的亵裤了,二伯的眼神满是期盼。我鄙夷的暗哼了一声,这人是我二伯吗?难道我父亲也如他一般吗?漫漫的,我心中无比伟岸的父亲身影开始动摇起来。

    终於一阵狂猛的空间乱流冲击,母亲的裙子迅速掀起又掩下,短短的刹那间,把她的整个臀部大半都暴露出来,我顿时口呆目瞪,心脏猛然一个抽搐,母亲为什么没穿亵裤,这震撼的一目,几乎压的我透不过气来。平日里高高再上的母亲,为什么连亵裤都不穿?她什么都没穿?为什么?想起临行前的几个夜晚,母亲在我身边睡觉,在半梦半醒之间,似乎朦胧中听见了母亲的呢喃,她喊着父亲萧炎的名字,难道说,自蔚?这两个字狠狠的冲击在我心口。一定是的,见到朝思慕想的父亲时,母亲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求欢,来倾泻怎么多年来的思念!一定是这样,所以母亲才不穿亵裤!

    母亲的裙子飘覆回去,二伯再次故技从施,我屏住了呼吸,心绪猛然激荡开来,再次望向二伯,发现他的裤裆部位居然撑起了一道帐篷,好几次我看着那船舵的摆动都搅到他的裤裆。然后他便是一阵皱眉,想来是什么东西被撞疼了吧?

    这时母亲忽然扭动了一下,高耸的臀部向后更蹶了蹶,裙摆就又鼓又缩起来,这次自然露得更多了,二伯的眼睛瞪的如铜铃那么大,此刻我的Yin眼三花瞳之下,终于看清楚了,母亲确实没有穿亵裤,只见那三角地带黑色的一片稀松草丛,母亲的耻毛是棕红色的,我感觉母亲的那里是最漂亮的,我希望我长大也是这种颜色,只是此刻母亲的绝美阴沪居然被我二伯尽收眼底……

    几撮荫毛被蜷伏的睡姿挤扯,陷入那粉红的肉沟里面去,又加伸手不见五指般昏暗的光线,这种恼人的春色对於我这个孩子来说,简直是强悍的思想冲击,母亲这么漂亮的阴沪,为什么露在了我二伯面前?这是父亲的啊?母亲是父亲所拥有的啊!我很想站起身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大声质问,只是不能,长久以来没有亲人呵护的我,怎么能亲手打碎,这长久以来渴望的亲情呢?

    我的心头情绪无比的复杂,如同一锅粥在我心口煎熬着,无数古怪的念头来回翻搅,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二伯杀了吗?只是二伯还没有真正的对我母亲做坏事啊!我在心里催促他,动手啊!动手我就冲上去杀你!你快动手啊!

    仿佛天上的Yin帝感受到我的诅咒。二伯的手掌颤抖的向我母亲腿根移去,提心吊胆的慢慢按向母亲圆呼呼的屁股,我的瞳孔收缩了起来,心脏剧烈的猛跳着,仿佛过了一世纪那么久远,二伯的食指才触碰到我母亲的臀肉上,我猛的吓了一跳,刚向弹起身冲去……然后二伯马上忐忑地缩回手指,他紧张着看着我母亲,发现没有任何不同的反应,才又咬着牙再次升出,手掌摸到母亲的臀丘上,然后缓缓磨动的,贴了上去,最后用手掌满满的握抚住,我母亲的大半个屁股。

    紫气阁小说网(www.ziqige.net)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萧厉!你敢亵犊我母亲,我让你死我全尸体!我心中火焰升腾起来,随即我猛然捏紧了双手,好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是时候!还不是冲上去的时候,如果他忽然抽回手,那刻母亲醒来见我杀了二伯,我自然百口莫辩,在等一下,等到他真正Yin辱我母亲的时候,那时候才能动手。

    黑色的空间因为船的飞速被迅速抛在身后,可是那一片漆黑的周遭空间,仿佛根本是在原地静止不动般诡异,一阵微风拂过母亲的皮肤,母亲那吹弹可破的肌肤,肃立起细微的寒毛,就连这一目,在我Yin眼三花瞳之下如同放大了百背的空间,无论多微细的细节,我都能一目了然般清晰可见。而此刻的母亲仍旧浑然不知,睡梦中还带着微笑,可能她在为能与久别从缝的爱郎见面而欣喜吧。

    我看到二伯的面色越来越涨红,那裤裆处的凸起也越来越明显,他用掌心揉动母亲那充满弹性的白嫩屁股,虎口张开,食指缓缓的移向触碰那道嫩肉,慢慢地碰到了稀松的草地绒毛,我清晰的看见此刻母亲的耻丘上潮潮的,二伯手中不停,再向下前进,就摸到一块突出腴肥的肉丘被二伯一把握在掌中,我狠狠的咬着牙,只感觉体内升腾起一股火热,这……我这是怎么了?

    二伯此时涨红着脸,贪心的拈压着母亲的肉缝,母亲那里如同两块粉红的糕点夹在一起,内里洋溢出点点汁水温和软腻,我眼中看着母亲那神秘桃源般的三角湿地,我的下体仿佛也开始粘稠起来。我憋红了脸,若有若无的摩擦着自己的大腿,还不忘盯着眼睛望向他们,心头对二伯煽动着想:「上吧,你这个畜生上我母亲,在那刻我将你头给拧下来!」

    二伯仿佛听到了我内心深处是召唤,似乎抵抗不住母亲的诱惑,拇指连连在母亲的两腿间钻动,伴随着指尖陷入我母亲的棕红色泥泽,母亲不晓的在做着什么甜美的梦,除了一直在甜甜微笑之外,还发出「哈啊」的娇喘声。

    二伯被我母亲的呻吟吓了一跳,等听到声响的同一时间缩回了手,我心头一片碰碰的跳动,此刻要惊醒了母亲,那这一切也就前功尽弃了!白白让二伯这家伙卡了半天油,却丝毫没得到惩罚。索性的是母亲耸了耸肩膀,头更挪向木椅的另一头,再次卷缩起来,那雪白的屁股露在了二伯面前。

    二伯望了望四周,仍然一片寂静,他控制着奖舵放慢了飞行速度,二伯侧歪着头,双眼牢牢盯住我母亲的两腿之间。

    母亲大刺刺的躺木椅上,白净净的两条肉腿,在我Yin眼三话瞳下是那么靓丽,大腿根底一片肉丘是那么饱满温莹,凹凸不平的湿地,玲珑有稚。隆起的地方就像成熟的蜜桃一般可人,感觉很有弹性,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此刻看不见母亲正面的小豆豆,那里是否也与我长的一样呢?只见稀松的耻毛上银光点点,这一位人间绝景居然在自己丈夫的兄弟面前流出Yin水来,自己却毫无所知。

    二伯犹豫了一下,确定母亲并没有醒来,才放心的将手掌再次伸过去,贴着母亲的左腿内侧扶摸着,没多时便掠到,那最要命的棕色耻丘上,挑动着母亲的荫唇,那里开始温润模糊起来,二伯的指头漫漫往晶莹的肉缝里钻,充满弹性的湿润阴沪如花般微微颤动,二伯的食指和中指终于漫漫侵入到母亲泥糊一片的蜜缝口。看到这一目,顿时我的下身猛然喷出一道晶莹的水滞,我的脑海中轰然诈响,一片空白起来,耳边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嗡嗡声,这一刻如同腾云驾雾般舒爽无比。

    二伯的指尖颤栗的缓慢动作着,两片软嫩的肉逢,散发着淡淡的暖流,那里温暖而潮湿,明知道要小心千万别惊醒了母亲,二伯缓了口气,手指缓缓下移,陷入母亲的阴沪,一片黏糊之中,指头有丝艰难的挪动起来

    我看见母亲的身子缓慢的颤抖起来,她那臀肉猛然紧缩起来,连带着阴沪内的肉腔也夹紧起来,怎么可能!我看着难以置信的一目,难道说母亲是清醒的?这不可能!高高在上的母亲难道情愿被二伯玩弄?这怎么行?这怎么对的起我的父亲,我咬着牙,心头闪过一抹歹毒,彩鳞,你这个荡妇,不配做我的母亲。但是二伯的指头更家肆无忌惮的缓缓抽送起来,反而被一股吸力又倾向前了些,母亲「哎哎」的叹息着,脸上又浮起娇媚的笑容。

    二伯因此兴趣更加浓烈了起来,他谨慎地扣动手指,母亲的水份丝丝地溢渗出来,柳腰缓缓扭动,酣睡中似乎是相当的享受,你这贱货!你就装吧!你怎么对的起我父亲,我捏紧了拳头,看着母亲如此骚浪的样子,狠不得上前抽这Yin妇几巴掌。

    二伯保持着不紧不慢的节奏,轻送慢扣的挖着母亲的肉|穴,那从阴沪里渗透出的水滞几乎让木椅都滋润出花儿一般,我此时觉得母亲的腿仿佛更开了些,这个荡妇母亲,居然偷偷的挺着屁股迎送起来。

    二伯仿佛下定了决心,手指飞快而有力的,如同打桩一般在我母亲的Yin|穴里抽插着,发出噗嗤噗嗤的Yin靡声音,母亲猛的弓起了腰,在一阵颤抖之中,「哈」一声呢喃出来,吐吸如兰……母亲的娇呼另二伯猛的吓了一跳,「哼……贱货,装不下去了吧?现在倒要看看你们两个人怎么解释」

    紫气阁小说网(www.ziqige.net)免费TXT小说下载

    可是另我感到以外的是,母亲居然还是没有睁开栓眼,她只是抓着二伯的手缓缓的往自己肉|穴里按压,仿佛在催促二伯更加激烈一些,这个荡妇终于开始肆无忌惮了吗?二伯楞神间,傻傻的任由母亲拉着手在她|穴里抽送,母亲的屁股上下掠动,不断的哼唱起哀怨的歌谣声。

    「唔……嗯……萧炎……嗯……我的萧郎……」

    二伯继续在母亲娇柔的荫道里插弄,把母亲弄的如痴如醉,再也管不了什麼矜持了,猛的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二伯的头,口中的娇喘不停,呻吟声越来越大,阴沪中的水声与嘴里的娇呼混在一起,越来越激烈。

    二伯心中的欲火在母亲的娇呼和娇喘中上升起来,再也不能控制的地步,再我看来,这二伯今天要是不能奸到我母亲恐怕会抱憾终生。想起母亲平常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恐怕二伯不用点非常手段是不能制服我母亲的,我想离开这时空虫动,恐怕他今后就没这机会了。

    母亲享受著二伯手指带给她的欢愉,心中觉得自己今天做的梦太过荒唐了,虽然平日里带着性宠物合猿,时常发泄欲望,但是从刚刚失神之间,已经明白眼前的人是丈夫萧炎的哥哥,而并非萧炎,虽然自己没失身,但也对不起萧炎,只是现在的美妙感觉让她欲罢不能,母亲用一支手把肉缝紧紧捂住,同时用双腿紧紧缠在二伯的腰,以防止二伯把他的裤子脱掉。嘴里吐吸如兰

    「嗯……萧厉……你是我二叔……嗯……快停下来……我不能对不起萧炎……」

    我见母亲正闭著媚眼,仿佛完全沉醉於身体的快感中,心里一阵咒骂,说的贞洁如烈女,那Yin水泊泊的留趟下来,这个贱货怎么对的起我父亲?二伯猛的将自己的裤子连同内裤拉了下来,早已经坚硬如铁的鸡芭便弹了出来,二伯一支手将母亲的肉|穴拨开,继续用手指在荫道里抽插了一阵,另一支手将Yin宗级别的鸡芭对准母亲的荫道口,虎腰向前一倾,双手抱紧母亲的腰猛的一送,身体顺势向前将母亲的一双玉腿扛在肩上,不由分说,鸡芭迅速的代替手指全部插了进去,我看见他们结合的一目,如同我的心脏被抽离了一般愣在了那里

    「对不起……彩鳞……你实在太诱人了……我受不了……即使萧炎的定力他面对你也会失身……而做为哥哥的我从小就没他那般刚烈的性子,我怎么能忍受的了你这等尤物?」二伯缓缓在母亲阴沪里抽送,一边愧疚的说到。

    母亲润滑无比的荫道将他的荫茎夹的紧紧的,但由於荫道里Yin液比较多,抽插并不困难,二伯尽情的耸动著,鸡芭不停的进进出出,发泄著忍耐已久的欲火。

    「啊……你……啊……二叔……我不会放过你的……啊……我不会饶了你……」母亲一边扭捏着怒喊,一边却偷偷的耸动着屁股。

    母亲突然被二伯将双腿抬在肩上,而从荫道传来的异样感觉,使她更加的充实和舒服,母亲不由自主的娇呼了起来。眼看着母亲在我面前失身,顿时我觉得自己的心象掉进了深渊一般,难道平日里的母亲,所谓的底线就那么不堪一击吗?她被父亲以外的人奸Yin了!

    母亲的双手用力想将二伯推下去,但她阴沪里插着鸡芭的麻痒感,怎麼会是二伯的对手,七彩吞精蟒,气吞天下精。经受鸡芭的入侵,那湿润的阴沪立刻狠狠的吸扯起来,身为这种体魄的我,怎么可能不明白这种舒爽致死的诱惑!这一刻我的母亲只能任凭二伯对她的奸弄,二伯的鸡芭向母亲Yin水飞溅的阴沪,一次又一次有力的猛冲,使母亲的欲火不断的上升,身体的快感并未因为她口中的,不情愿而减退,反而来的更加的强烈。

    慢慢的,我仿佛看见母亲软了下来,洁白的玉腿死死的勾住了伯父,母亲放弃了反抗,在Yin荡的蛇性本能驱使下,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又一声让二伯浴血沸腾的呻吟,同时身体完全背叛了她的思想,主动的迎合二伯的抽插,母亲彻底迷失在这肉欲的快感之下,已经顾不得这个人是不是她的二叔,丈夫的哥哥了!

    二伯见母亲已经妥协,便得意的将鸡芭抽了出来,有些傲慢的缓缓抽离那阴沪,母亲主动的将双手搭在腿弯,红红的脸蛋吹弹可破,把自己的玉腿大字分开,将自己的美Bi交予二伯奸弄,仿佛将自己的高傲灵魂彻底抛弃。

    紫气阁小说网(www.ziqige.net)txt电子书下载

    「弟妹,你好骚浪啊,你舒服吗?」

    二伯想著自己的弟弟的妻子,整个加玛帝国为之疯狂的女子,在自己身下呻吟,看着母亲那欲拒还迎的Yin乱身体在身下尽情奸Yin,心中无比得意的问道。

    「舒服吗?比我弟弟的三寸鸡芭更胜一筹吧?」在二伯再三追问下

    「啊……恩……别说……别说了……我已经对不起萧炎…啊……我不能在说……这……啊……些Yin荡的话语了!」满脸通红的母亲小声回答了他。

    「彩鳞……难怪大家一提到你,口水便不由的流出来了,不管你是不是我弟弟的的妻子,你的Yin|穴却是我生平首见……我弟弟一定没想到今天会戴绿帽子的……你快叫我老公……快点…………」二伯一边死命的抽插母亲阴沪,只见一时之间Yin水肆意,噗嗤之声不决于耳,让一直观看的我的下身再次颤抖起来,从我的小蜜缝里流淌下粘稠的液体。此时不停的用语言侮辱着母亲的二伯,那生理上得到的亢奋仿佛更加浓郁了。

    在二伯的言语下,母亲觉得有些羞愧,但是让她自己也没想不到的是,她那阴沪传来的快感、那在自己阴沪中进进出出的Rou棒仿佛比萧炎更加的威猛些,更加的另人欲罢不能,而且特别是在当二伯提起别的男人以及自己的丈夫萧炎时,那一波波的快感仿佛另母亲的阴沪都抽搐起来一般。

    「我不要你插彩鳞……彩鳞不是荡妇!不是……哦……可是……我的小|穴不断吸扯……不断的……」母亲不停的自责,可她的身体又剧烈的扭动配合,真是讽刺的一目,你这个天生Yin娃,连你女儿都恨不得找只狗来操你!你还谈什么不是Yin妇……在二伯的要求下,还口是心非的按他的要求。

    「老公……我……的亲丈夫……啊……」母亲拼命的拱着自己的浪臀,迎合着伯父的抽插。

    「荡妇……骚货……母狗……让我替萧炎操死你……」二伯扛着母亲的双腿二话不水,将她压在木椅上,鸡芭更用力的抽插起来。

    「喔……你…………是……坏蛋………你这个坏人……………啊…………好…………你…………二叔……怎麼……可以……强Jian……我…………你弟媳………你是坏人…………流氓……喔………喔………啊………强Jian啊…………非礼啊………」

    母亲狂乱的乱喊一通,二伯听着母亲的Yin声浪语仿佛更兴奋了,那粗长的鸡芭仿佛大桩一般飞快的起落,那速度简直无法形容,飞溢的Yin水,熏臭的性器官,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死死的盯着不敢眨眼,二伯此时好像更兴奋了,鸡芭又涨的通红,起落之间下下着根,整只鸡芭塞满了母亲的小|穴,涨的她又酥又麻的,Yin水也不停的流出来。

    「你的好大………………比萧炎的大多了……啊……好像生萧萧……啊……一般……满……涨死我了……操死我了………………坏人二叔……你的鸡芭好大喔…………会把弟媳的小|穴插坏的……………好哥………坏二叔………你的太大了………彩鳞会受不了的…………」

    突然,二伯用自己的衣服将母亲的双手绑住,又用自己的粗诳双唇盖上了母亲的一对硕大Ru房,将母亲反过身,腾出手,向母亲的一双大奶子抓了上去。下面就已经插的快疯狂的母亲,现在又抓著了如木瓜般的大Ru房,还一口含著她的|乳|头,又舔、又吸、又咬。弄得母亲娇喘不已。

    (Www..)免费TXT小说下载

    「啊………………坏蛋…………你是坏二叔叔……好哥哥……啊……你弄得彩鳞好………好……爽………………爽死了…………啊…………顶到妹妹的花心了……弟媳的花心好痒…………妹妹会被你二叔给干死的…………坏哥哥…你干死我了………彩鳞好痒………好美……二叔………我要来了…………我要高潮………要高潮了…………你把妹妹操的好爽…………………妹妹被你强Jian的好舒服………………………」

    紫气阁小说网(www.ziqige.net)免费TXT小说下载

    我的母亲已经全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忘记了自己不知被谁干了,只知道小|穴传来一阵阵的快感,已经让母亲分不清东南西北。母亲在起初被二伯挑逗了那么久,早已经难过了许久,终於得到畅快的发泄,她狠狠夹紧肉|穴,那|穴里的|穴肉夹得二伯仿佛飞腾虚空一般妙不可言,但是二伯伯依旧埋头苦干

    「我是荡妇………………用力插我………我忍不住了……………快操彩鳞……………坏人替你弟弟教训彩鳞………狠插彩鳞几下………彩鳞才会学乖……才会不浪…………干死彩鳞……让我生个儿子………干萧萧……………」

    母亲仿佛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不但不想反抗,更摇著屁股迎合他的抽插,我简直被母亲的浪叫给听傻了!这Yin荡的表子居然要生个儿子干自己女儿,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居然做的出来,此刻被我二伯干的几乎如流浪的肮脏母狗一般,我实在为自己母亲感到羞耻。

    「你真是Yin荡的表子……」

    二伯也终于在母亲耳边轻轻的说道。由於声音太近,母亲根本听不清楚。但是被骂贱货反而令我更兴奋.二伯看着母亲风骚放荡的样子,果然更加卖里,快快的摆动粗腰,把根长硬的鸡芭进出不断,插得母亲媚眼如丝连翻白眼,小嘴儿翘噘,二伯凑脸吸住她的樱桃小嘴,又吸又啃,母亲不由自主的送出软舌,和二伯搅和在一块,二伯深吸了几口气,底下干得更卖力。

    「对……………我是表子………是贱货………是欠人操的荡妇……………你快干我……哥哥…………亲哥哥………好二叔………鸡芭好大的二叔………捅死彩鳞吧………强Jian彩鳞……………用力操彩鳞………………啊………………顶到彩鳞的花心了…………顶到妹妹的花心………妹妹又要喷了………」

    二伯的鸡芭一进一出,把母亲的Yin水都翻出来了,最后,二伯的鸡芭猛然暴涨,如同巨龙一般扬起,我看在眼里,知道这男人要喷射了,母亲仿佛也感觉到赶紧挺起身子,将她的一双巨大Ru房贴近到了二伯的胸膛,双脚夹紧他的腰,死命的摇著屁股。

    二伯使劲地冲刺,坚挺的鸡芭在母亲的蜜|穴里猛力地一进一出,双手也没有怠慢,狠狠抓着我母亲的一对大奶子死命的揉捏,母亲的Ru房变化着各种姿态,那下身的鸡芭在母亲的肉|穴中如同光速,每一次带出都是一片泥糊的Yin水。这些动作不禁让母亲更Yin荡的叫床著:「喔……坏二叔……Cao我的骚|穴……啊……抓弟媳的大奶子……咬它……咬断它……喔……用力操……啊……好美喔……喔……好舒服……二叔好会干喔……用力操我……啊……彩鳞被二叔操得好爽……啊……爽死了……啊……用力……干我……『

    二伯的鸡芭在当今中州,虽然不爽大,但是这坚挺粗大的程度,在加玛帝国可谓是独领风骚。而且二伯快速地摆动他的虎腰,展现出壮年的精力,干得母亲的小|穴Yin水像黄河绝提一般一发而不可收拾。

    「喔……好叔叔……啊……你的……鸡芭……大……大鸡芭……好硬……好猛喔……操到彩鳞的|穴底了……操到肚子了……彩鳞愿意死在二叔手上……啊……好猛……啊……彩鳞爽……爽死了……啊……『

    「彩鳞喜欢二叔的鸡芭吗?」

    「喜……喜欢……实在太喜欢了……啊……二叔再用力一点……」

    「那遇见我弟弟,我们还可以操|穴吧?」

    「嗯……坏死了……啊……彩鳞喜欢……喜欢被二叔操|穴……啊……强Jian啊……彩鳞被二叔操的浪坏了……啊……彩鳞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被你干……好舒服喔……啊……彩鳞好Yin荡……彩鳞是骚货……干死彩鳞了……啊……」母亲继续忘情的呻吟著。

    (Www..)好看的txt电子书

    紫气阁小说网(www.ziqige.net)txt电子书下载

    「骚货,我要喷了。」二伯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界限了。

    「来嘛……好二叔……喷吧……射在彩鳞骚Bi里……喔……来吧……啊……让我给你生个儿子……来了……『

    他们在最后的高潮喷射时候,整个木椅已经满是Yin水与汗液的混合物,一时之间水花四溅,俩人的身体如同落汤鸡一般,也不知道他们在这次时空旅行如何找个地方洗刷干净!接下来他们又将怎么隐瞒我呢?

    我还是萧潇!纠结的穿越了那该死的空间虫洞。

    中州是片广阔的天地,像我这般的修为多的如天上的繁星,又似路边的野薯一般满地皆是!

    原来在加玛帝国能呼风唤雨的母亲,来到这里以后,也似乎有些忌惮了!

    和母亲还有二伯来到星坠阁已经三个月了!父亲与我却从未见过一次面!

    因为父亲要面对强大的魂殿,此时正在爷爷药老的星陨阁中闭关修炼!

    原本以为加玛帝国的一目目Yin扉生活,在这里却更加的让肆无忌惮了!因为这里的人们Yin之气更加的澎湃,更加的难以驾御邪火,如果没有几个大宗门镇压,这片强者林立的中州大地恐怕会是个Yin扉的酒池肉林。

    随母亲来星陨阁的几日,让我越发觉的不真实起来,印象中的父亲是那么的英明神武,不会像其他男子一般见异思迁,因为在那封信中字里行间款款神情便能感觉到。只是……我错了!我的父亲萧炎却也是妻妾成群,我在这里见到了我几个后娘。似仙女般的薰儿二娘,还有满头白发却冷艳无双的小医仙三娘,最让我接受不了的便是那四娘!

    四娘那家伙第一次见到我时便捏着我的脸,笑嘻嘻的道「奥!小不点,我便是你四娘了!你父亲的四老婆。我叫作紫研!」

    「我呸,你个不要脸的小不点!你都没我萧潇大还想作我娘?」

    我那时就别提有多气愤了!看着那与我一般高的小女孩,我心都纠了,伟大的父亲怎么可能是这种箩丽控?

    「你不甘心也没用!待以后我为你父亲生个娃娃,变成太古Yin龙咬你屁股!」

    那叫紫研的家伙还这般的取笑我。

    紫气阁小说网(www.ziqige.net)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呸,太古Yin龙有什么了不起,我本尊是上古Yin兽,七彩吞精蟒!气吞天下精!到时候谁咬谁还作不了准!」

    我气呼呼的的大喊几位后娘与我母亲却在那呵呵的笑我。

    我心中更加的不悦,不行!我一定要找父亲问个明白清楚!凭什么要娶这么多女子,难道母亲一个还不够吗?越想心中越是发堵,我气愤的跑了出去!随后又是引来后娘们的哄堂大笑!

    当夜夜黑如沧海,天幕如挽歌。

    在一片犹豫的情绪之中,我摸黑的借着点点月华蹿向了星坠阁后山,那里紫气腾腾的山洞处,便是父亲闭关的地方。也不管父亲闭关与否了,我要找他问个清楚,到底是要我与母亲,还是要那几个狐狸精。

    我潜行到洞口的巨石之后,刚要掠进洞|穴。只见那洞口处立着七具银白色的铁人!仿佛门神一般立在洞口处,观那七具似傀儡般的东西,好似木偶一般静静站在那里,不露丝毫的气息。这难道便是父亲『天妖傀』心中思索之即,忽然一道白影闪过。我猛然眯起了双眼,观那人的Yin之气澎湃异常,难道是传说中的『Yin圣』阶段?好在我的本尊是七彩吞精蟒,没有人类的气息,那等高手能感觉到,也只是认为是山中的野鼠小动物,并不会发现我的行踪。

    一位老者凝立在洞口,负手而立,Yin气不动自露,席卷天地之间。借着点点月华我看清了那人,便是母亲要我唤爷爷的老人,是父亲的老师,星坠阁主人——药老「也不知道小家伙修炼的如何了!」

    药老低声咳嗽一阵,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我看在眼里心中暗想,爷爷莫非有什么暗伤,气息好不稳定!

    「哎……」

    爷爷身体又是一阵颤动,斗大的汗珠从他额前划落。我看的心惊胆战,到底是什么力量让这等强者虚汗大冒呢?

    「没有天地Yin火的锻造辅助,我这刚重生的肉体却也不契合(龙肆:详见斗破)恐怕还有崩溃的可能!」

    喃喃自语之间,爷爷的身体缓缓软倒。

    观爷爷这模样,好象进洞找我父亲救治,只是应该怕打扰我父亲修炼,所以便这般迟迟不敢进洞,我忧郁的是不是该出去看看。

    一道金裳倩影缓缓的飘落,又有人来了!是二娘——薰儿!

    紫气阁小说网(www.ziqige.net)免费电子书下载

    (www..)免费电子书下载

    二娘如梦似幻的脸蛋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见爷爷趴伏在地喃喃道「老师您是怎么了!」

    听到薰儿的声音爷爷顿时愣了一刹那,此时却满脸痛苦,艰难的道「你……你怎在此!」

    「我是担心萧炎于是便来看看!」

    薰儿微微皱眉,蹲下身子参服住爷爷急道「此刻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老师你到底是怎么了?

    爷爷与年轻貌美的二娘搂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周遭的Yin气如分起云涌,我看见二娘那对圆鼓娇挺的双峰贴紧了爷爷的胸膛,那对饱满的双峰应该与我母亲不遑多让。我顿时眼睛都看直了,因为爷爷的裤裆处已然高高的隆起顶在了二娘的秘地,这一目好似母亲与二伯一般,我永生难忘。二娘脸色俳红,确实是进退两难,我想她应该不知如何推开爷爷才是,毕竟爷爷身子虚弱,也不是故意而为的。

    我隐隐能够看见爷爷肿胀的裤裆在二娘的私|处边磨动,爷爷内里藏的鸡芭,也肯定很是硕大,再看二娘秀丽的脸蛋,晕红点点蔓延,好似一朵好看的玫瑰。

    二娘终于有些恼了,只见她微微用力推开了爷爷,二娘低声细语道「老师!不可……我们挨的太近了!」

    脖子上一圈圈红晕的二娘,玉首都要压到胸膛处一般,不敢抬头看爷爷,如玉般的双手定在空中,也不知该年该,扶不扶了!看爷爷好似也有些尴尬,两个人半天没说上一句!

    过了良久,爷爷的身体更加不适了,全身都在颤动,仿佛身体要崩溃了一般!

    「老师,你怎么了!你可别吓薰儿啊!」

    二娘见爷爷如此痛苦,哪还管什么礼节再次掺扶住他爷爷微微药头,说「这都是命数,我恐怕要走了!不过能教出萧炎这等弟子我也欣慰了……」

    见爷爷眼眶中充红隐隐有泪光涌动。

    二娘便更焦急了,连连安慰道「老师!你在说些什么话啊!你还有大把日子要过呢。我和萧炎都会孝敬你您的,你的身子到底什么了!要老师你告诉媳妇才是啊!」

    药老垂头丧气似的像诉说著往事,我乃是上古Yin兽,耳力自然在Yin气大陆首曲一指,爷爷说的话,我听的是一清二白,原来父亲自从为爷爷借尸还魂后。他新生的躯体强悍无比使爷爷顺利晋级到『半圣』Yin气的阶段。而原本有『骨灵Yin火』在身这具身体还好驾御,只是在不久前为了给父亲提升修为,爷爷将那『骨灵Yin火』也送给了父亲吞噬好借其突破,此刻爷爷的身体没有Yin火压制,所以到了崩溃的边缘。「唉!为了萧炎的将来,老夫身死又如何!」

    紫气阁小说网(www.ziqige.net)免费电子书下载

    二娘听的一脸惊疑,眼眶泪潮涌动,『扑通』一声一把跪倒在地,二娘由衷的道「老师!你舍身成仁,薰儿夫妻今生绝不会另你陨落的,即使动我古族全族之力,也势要救治老师你!」

    爷爷低头轻叹息,又道「有你这番话,我也安心了。」

    二娘焦急道「老师到底还有什么办法能将你救治?」

    「办法到是有一个,只是此刻也不知何处寻找!」

    「什麼办法?老师你倒是说啊,你可急死薰儿了!」

    过了半饷爷爷才缓缓低声道「天地之间有Yin火,能焚尽天下。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自然能契合万物,老夫本有一火名曰『骨灵Yin火』现在给了萧炎炼化,如今怕是找到萧炎也于是无补,现在老夫的身体,必要Yin火榜前五的Yin火才能契合我这具肉身,现在萧炎的Yin火还不到那个级数,老夫恐怕是无力回天了!」

    「Yin火榜前五?」

    二娘脸色一变惊道。

    「对!可惜老夫与萧炎始终找不到那排名第三的净莲Yin火!否则老夫这把老骨头也有救了!」

    爷爷突叹一声道。

    「不知排名第四的『Yin帝焚天炎』如何?」

    二娘清清嗓子凝神道。

    原本爷爷的身体已经衰败至极,如今也听到二娘的那几个字,身体缓缓一颤「『Yin帝焚天炎』?果然是,我早就应该想到这东西一直隐藏在你古族之内……」

    「正是,『Yin帝焚天炎』便在薰儿体内事关重大,父亲嘱咐薰儿不能告知他人,只是为了救老师!薰儿也顾及不了那许多了!」

    紫气阁小说网(www.ziqige.net)免费TXT小说下载

    「不过还是不行……」

    爷爷脸色尴尬始终摇头道。

    (WWW..)免费TXT小说下载

    「为何还是不行?老师不是说有『Yin帝焚天炎』便能救你性命吗?」

    二娘顿时越发焦急起来。

    爷爷轻叹一声,脸色极是衰败,缓缓道「如吸收『Yin帝焚天炎』要引入下丹田气海之中,可如今老夫的身子根本无从动弹,何况下丹田之处,必要男子荫茎处吸收入体Yin火,直奔下丹田才可吸收。而『Yin帝焚天炎』在你身子之内想要渡出,所谓『病从口入,污从跨出。』你我的身体要秘处相碰,才可以救治与我,而你又是老夫的弟子,这等道德沦丧的行仅,老夫断然是不干的!」

    「啊!」

    二娘听的脸色煞白,心中却犹豫不定。眼见爷爷痛苦难当,这要命的救治手段却是要碰处那里才是?

    二娘脸色一片潮红,低头思索一阵,暗暗咬牙道「老师,你如此待我丈夫萧炎。薰儿断然不会让了傲视有事。」

    爷爷见二娘一副斩钉截铁的样子,惊道「薰儿!且不要作傻事!」

    夜风佛过,翻覆纠缠着复杂的东西,是枯朽的古老沧桑味道。

    还是心头那淡淡的委屈?

    二娘下定决心,再也不发一言。缓缓弯下身子伯,如玉的手指解着爷爷的腰带,爷爷那肿胀的鸡芭顿时便跳了出来。

    我与二娘的表情同时楞神,半圣阶的鸡芭?这东西看在我的眼力,简直如同天物了!只见一道怒龙仰天而起,龙头紫红硕大。此物一出,天地动荡,黑压压的夜空顿时风起云涌,那弥漫天地的Yin之气滚滚翻腾,那整片山林中,夜鸟惊飞,生灵退避……(龙肆:这鸡芭强的!我日!

    二娘目瞪口呆的看着爷爷的那无比粗长的巨龙,小嘴之上一片颤动,根本无法想象有朝一日会如此临近那半圣阶的鸡芭。二娘略微犹豫,玉手颤抖的送出,攀上了那根巨龙,缓慢而又纯熟的帮爷爷套弄起来,食指在那巨大的龙头处轻捻漫揉,纤细的小指时不时勾勾爷爷那卵袋,随而轻轻按捏那Gui头上的马眼,顿时爷爷双眼发白,再到训斥几句,可跨下的酥麻的感觉,使其发不出一个字,只是喉头「呜呜…」

    紫气阁小说网(www.ziqige.net)免费电子书下载

    的发出埂咽声。

    二娘见爷爷已经到硬到颠峰,此刻便要进入正题了!自己的『Yin帝焚天炎』应该能从口中渡出!她想到这里,一手扶住爷爷那硕大的龙头,脸色俳红间,缓缓靠近爷爷的跨下,那巨龙已然近在咫尺,那散发出的澎湃Yin气,让二娘的身体顿时酥麻起来,她伸出小香舌,在爷爷的龟菱上舔弄,顿时让爷爷的身子颤抖起来,香舌不住的在鸡芭上含弄挑逗。

    「啊……薰儿……你……你口上技术怎这般了得?」

    「恩……额……老师别说了……啊……薰儿只本着……救你之心……」

    二娘一边卖力的添弄,一边如此道。

    我看著往日温柔清纯的二娘,此刻居然对着自己丈夫的老师作下此等下作行为,忍不住要上去暴打一吨,可是仔细想想却也释然了。毕竟为了救爷爷,换成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二娘越是吞吐越是心惊,那半圣阶的鸡芭,二娘那小小的珠唇又怎么吞的下,即然吞不到嘴里,又如何渡过『Yin帝焚天炎』?二娘缓缓退过玉首,略微犹豫,随即目光一闪,那点点哀伤在心头泛滥,随即一把推倒了爷爷。

    「萧郎,薰儿为救老师,不得不失清白,希望你能明白!」

    二娘眼角泛泪低低叹息。

    「薰儿不可妄为!千万不可……」

    爷爷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艰难的出声阻止。

    山风刮的那般萧索。淡淡的月华也隐进了云层。

    那云层背后是什么?是淡淡的忧伤,还是无边的孤寂。

    二娘的金裳缓缓划落,那连天神都嫉妒的身躯,就这般暴露在山风之中,冰肌雪肤,胸脯饱满,曲线玲珑,她默默的弯下身子,双腿跨在了爷( 斗破苍穹成|人版 http://www.xlawen.com/kan/2309/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