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越夜越寂寞 > 越夜越寂寞 第 7 部分阅读

第 7 部分阅读

    听了杜晓飞的话林语媚心中不禁有些忐忑起来,在分公司他们的总经理是郑一飞,但是总公司的总裁却是郑一飞的父亲郑光旭,郑一飞的办公室在五楼,他的秘书是叫王南娜的一个已婚妇女,八楼的总裁显然是郑一飞的父亲,这老家伙找自己干嘛,想起来林美妮对郑光旭的评语,林语媚的心中不禁涌起了一丝不安的情绪。

    想想自己又不是非得郑一飞不嫁,而且找机会和郑一飞分手还找不到呢,又怕这个正老家伙何来,林语媚豁然开朗后立刻抻了抻身上的衣服,走出了办公室。

    敲敲门进了八楼的总裁办公室,杜秘书送上了一杯茶立刻避了出去,正脸打量了一下郑一飞的父亲,林语媚不禁感叹郑一飞遗传基因的优良,郑父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出类拔萃的人物,虽然看起来精明深沉,但是却是一般人,郑一飞的俊帅显然是遗传了他们夫妻两个人的优点,相对郑一飞更像母亲一些,郑一飞的母亲现在虽然有些发福,看起来市侩而俗气,但是郑母地眉眼儿长得还是相当漂亮的,年轻时也必是个美女。

    在林语媚打量郑光旭的同时,郑光旭也用一种不屑的目光在审视林语媚,这个女孩儿长地算倾国倾城,但是却相当的美丽还有一种自信和妩媚,双眸晶莹璀璨有着一种精灵透彻的光芒,这种眼神他竟然从来都没有见过,郑光旭心中一呆的同时,不禁有些欣赏起儿子的眼光,这个女孩儿无看起来是个极品,但是当老婆却不合适。

    看着那光芒四射的眼神郑光旭沉吟了一下说道:“林小姐,最近你一直和我儿子在一起吧,我想知道你们发展到什么情况了!”

    没礼貌地桀骜老家伙,连请坐都忘记了还是不屑于?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恐怕找错认了吧,林语媚有些不满的在心里暗自诽谤,但是脸上却挂着一层浅笑回答道:“郑总的话我不是十分明白什么意思,但是应该说是你儿子和我在一起吧,至于我们发展到什么情况,好像由我来说不太合适,你应该问问一飞才对”。

    发展到什么情况我怎么知道,林语媚暗自翻了个白眼儿腹诽,若是问她地意思自然是发展到了无聊而需要分手的地步啦,最好这个老家伙说看不中自己阻挠一下,这样就有名正言顺的分手理由了,林语媚索性抬起了了半边眉毛。

    “林小姐你自己也知道,你和我儿子是不合适的,你嫁入我们这样地家庭并不是你的幸福”郑光旭的话立刻叫林语媚很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儿,看看这个郑父、还有那个郑母的样子,再想想林美妮的结论,用脚丫子想也会明白这个事实地。

    看着林语媚点头儿,郑光旭不禁一怔倒有些不明白这个女孩儿心里在想什么了,这种女人不都是期待麻雀变凤凰么,难道她这是欲擒故纵?就在他有些犹豫的时候,微笑地林语媚已经开口了:“郑总的意思是找我来,让我提出和郑一飞分手么,这个没有什么问题地,但是你要在那面先给郑一飞施压,然后我这面告诉他你找我谈,我们分手就可以了”看着郑父有些愕然的样子,林语媚索性先把问题挑开了。

    就算你是郑一飞地父亲、就算你是建筑业地巨头又怎么样。人到无求品自高。既然她林语媚没有所图。自然就可以无所谓地云淡风轻。除了了南斗三号外。任何男人不过都是她身边地风景。但是南斗三号呢?南斗三号却是她生命地过客。想到南斗三号林语媚地心中不禁又是一阵抽痛。但是落在了郑光旭地眼里却变成了另外一层含义。

    看着林语媚地表情。郑光旭终于比较释然地一笑。原来这个女孩儿真是爱一飞地。而且爱到可以为一飞牺牲地地步了。这样地话就一切都很好说了。而且他也不想做恶人叫自己地儿子不满意。

    个结果应该是最好地了。

    “不是。我不是来强迫你离开一飞地”郑光旭终于慈祥地笑了。打了个手势叫林语媚在一边地沙发上请坐。但是听了郑光旭地话林语媚不禁愕然了。看来林美妮也误会这个郑光旭了吧。这个郑光旭不是她想象地那么不堪。但是如果不是这样地话。分手岂不是一点儿希望也没有了啊。这个倒叫她有些无措了起来不知道如何应付。

    看着林语媚茫然地面孔。郑光旭温和地笑了笑说道:“我也看出来你是个很优秀、大度通情理地女孩儿了。回头我可以直接提升你为分公司地副总、贴身秘书。然后成为一飞地臂膀。除了公司地职位外一飞女人该有地东西。郑家也不会亏待你地。你生地孩子也是郑家公开地继承人。你看这样公平吧?我这个做老人地也算开明吧?”

    本来就茫然地林语媚此时更茫然了。这个郑老人家地话她怎么听不明白。作为郑一飞地老婆该有地东西都有很正常。生了孩子是郑家地人也是理所当然地。为什么他用这么恩典地口吻跟自己说。好像他多么地大度和通情达理给她了天大地赏赐。而且还在公司中给她升职成为郑一飞地左膀右臂。难道他地意思是叫自己成为职场太太?这样倒也没什么不好。最起码她不用面对那个郁闷地郑母。回去洗衣做饭当佣人了。

    “那就谢谢郑总了,我试试尽量当好一飞的贤内助,但是我只是尽我的力努力吧,至于结果什么样子我可是不能左右的,另外郑总需要我帮一飞什么?”郁闷的林语媚得到了一个自己不想要的结果,有些相当的无奈,但是却只能礼貌的对待郑父。

    “也不需要帮一飞什么了,只要你安分些我也在外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你今天就可以收拾、收拾搬进郑家的别墅,毕竟你家里太简陋了,而且需要置备什么跟我说就可以了,另外在一飞和娜娜结婚前,你尽量不要与一飞太明显的表现出什么闲话来,免得出什么意外的变数,而且你最好在一飞订婚前就怀孕”郑光旭的话立刻把林语媚雷的目瞪口呆,原来是她误会了什么吗?这话听起来终于明白了。

    听了郑光旭这段话,目瞪口呆的林语媚直接惊的站了起来:“您的意思是郑一飞和您说的那个什么娜娜没结婚前,我要当一飞的地下情妇?然后等他们结婚后我要用有了孩子的理由,然后再让你给我正名儿、成为理所当然的二奶”!

    “这个理所当然正名儿还是不那么合适的,毕竟你也知道一飞的三表叔是官场的人,我们总该给娜娜留点儿面子,所以希望你能低调儿一些,只要叫所有人默许就可以了,而且给你的东西绝对不会比娜娜少的,如果你第一胎就是男丁的话,我会重点培养”郑光旭有些为难的苦口婆心的劝林语媚,叫林语媚有种极度荒谬的感觉,看来这个郑光旭不是林美妮说的那么不堪,而是比林美妮说的更为不堪。

    这老家伙算哪盘菜儿?竟然来找自己叫自己乖乖的当郑一飞的情妇,还一副恩典的口吻说什么都给自己,这未免也太可笑了吧,就算郑一飞真的八抬大轿娶她林语媚,她林语媚目前还不愿意呢,竟然还想叫自己给郑一飞当情妇,看着这个异想天开的老家伙林语媚连应付的兴趣而都缺缺了,她礼貌的和郑光旭点了点头儿道:“这个事情你和一飞谈就了,我这里不是问题,如果没什么事情我要回去工作了”。

    看着林语媚的表情虽然郑光旭有些奇怪,但还是很自然的挥了挥手和林语媚说道:“好的,那我和一飞说,你先回去吧,需要买什么和我说一声挂帐”。

    你和你儿子郑一飞说叫他养个情妇另外娶个老婆?林语媚不免轻笑了一声,郑一飞那个兔宝宝要是真爱自己,能同意才奇怪,就算不是真爱自己也应该知道自己的性格吧,想追求自己也不会叫他老子这么胡来的,想到这里林语媚的心里不禁有些好笑和荒谬,想了想她索性给林美妮打了个电话约她下班后说这个笑话。

    第十八章 钻石王老五

    “什么叫我把他卖了?明明是我为了他的人生幸福考虑,替他选到一个贤惠、美丽的老婆好不好?”愤怒的林语媚终于关上门开始拍桌子。

    “虚伪的女郎,明明自己要把自己摘个干净,还要冠冕堂皇的说自己多么大公无私”南斗三号显然不买账的一语中的,想了想林语媚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人确实是有这样一个毛病,都是当了那个什么还想竖牌坊的,这也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

    “天呀,林语媚小姐,你是高级白领好不好,什么词汇竟然都用。。。当了那个什么还想什么的,这也要用在自己身上?”南斗三号终于哀叹一声。

    “我这个是比较诚实的好不好”林语媚无奈的抽了抽眉脚无语,这个做人怎么做都是有毛病的,其实这么说自己也不是客气,毕竟和唐家明XXOO完了自己也还是很爽的,然后甚至连疑问都没有的就没打算负责。

    想想也不过如此,男人的心里看见一个爱一个,满世界的看种马文、写种马文,其实女人的心中何尝不是也都希望八夫临门,只是几千年来的道德束缚着思想而已,如果真的有些游戏规则变成了可以随便,那社会不定是什么样子的。

    “嗳,南斗!你们的社会也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吗”林语媚很自然的探问。

    “我们没有婚姻这种形式的,个人要干个人的事情也不需要繁衍后代,我们要婚姻这么低级的生物行为做什么”南斗三号不屑的回答。

    婚姻是低级的生物行为?瞬间的林语媚立刻满头黑线,或者在他们所谓的高级生物眼里是这样吧,但是现代的婚姻也不是纯粹的繁衍行为啊,婚姻是因为两个人有感情,想要在一起生活,于是结成了一个家庭。

    “但是感情的含义又是什么呢?你们需要考虑的又是什么,看看大多数人的思维,组建一个家庭大部分人不都是为了让自己过的更好么,而且两个人的低级交配行为就是你们所谓的感情么?”南斗三号的声音里显然也有些困惑不已。

    汗,这个南斗三号看见了地球人的思维,显然受到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满脸黑线的林语媚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只能有些无力的问他道:“难道你们一个人独处几万年,不会觉得寂寞么?难道不需要交流么?”想到昏迷时候耳边听得的那些话,也是打打闹闹比较温馨的吧,为什么南斗三号会不理解婚姻和情感呢。

    一个人喜欢另外一个人的感情那是没有办法说明白的,说什么两情若要长久时,不在朝朝暮暮,那绝对是鬼扯的阿Q精神,两个人要是真正被彼此吸引的时候,那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希望永远在一起,想想什么外星的高级生物唉,竟然不理解感情是什么,说不明白的林语媚立刻在心中大加鄙夷了起来,受到鄙视的南斗三号出乎意料的竟然没有争辩,突然沉默了起来,这叫林语媚不免有些奇怪,索性去努力处理自己手头的工作了,工作是衣食父母,这个是必须认真和敬业的。

    充实地时间总是过地很快地。在林语媚地忙忙碌碌和南斗三号地打打闹闹中。上班地时间很快地就过去了。下午还没到郑一飞赦令地时间。办公室里地人就都不安分地溜达过来溜达过去了。最关心地八卦就是到底林语媚和唐公子有什么发展。还是准备吃窝边草。一干热情地人等叫林语媚终于不胜烦恼。还要听着南斗三号幸灾乐祸地讽刺。

    随着下班时间地到点儿。副经理出来宣布了去地地点。立刻大家都蜂拥出了办公室结伴儿同行。被同事热情八卦搞地有些头疼地林语媚躲在自己地办公室中。等人都走了才悄悄地出来。出来之后才想起来一个大问题。自己地汽车已经报废送到垃圾场去了。自己没有蹭车坐要自己打车了。这个自己打车还是小意思。晚上下班回家问题大了。

    林语媚住在城外地郊区离城里相当远地。打车地价格恐怕是相当地不菲。而去她家里地方向还没有大巴。她住地那个地方属于富人地别墅区。虽然她地老宅不是什么别墅。但是很“幸福”地受到贵族区地囊括了。因此没有车相当地不方便。

    就在林语媚为交通工具烦恼地时候。脑海里已经传来了南斗三号地嗤笑声。还没等她想明白南斗三号笑声地含义。一个挺拔地身影儿已经出现在了她地眼前。

    “语媚。你地车撞坏了吧。做我地车一起去吧!”郑一飞从经理室走出来。看起来有些很奇怪地对她说道。林语媚看着他瞬间不禁有些走神儿。

    可能因为南斗三号地胡说。叫她对郑一飞地表情突然有些诡异了起来。而且不是她觉得有些奇怪。实在是郑一飞地表情实在叫人不解。

    “你这个笨女郎整个长一猪头,这傻小子是不知道该怎么向你献殷勤,正害羞呢!”南斗三号因为林语媚把他说的关于郑一飞喜欢她的话语定位成胡说,所以感到相当的不满意,因此声音里有些愤愤的不满。

    是这样吗?她忍不住看了郑一飞一眼,四目相对她竟然发现郑一飞的脸上竟然漾出了一丝可疑的红晕,这叫她有几分相信了南斗三号的话,不禁也有些尴尬了起来,但是心中不禁有几分窃喜和忐忑,这个钻石王老五绝对是个金龟婿,比起唐家明和技术部的程眼镜,他应该是更合适的老公人选,看着那不逊于陈天宇的挺拔林语媚瞬间有些失魂。

    读到了林语媚的心动南斗三号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立刻销声匿迹了。

    “那、那就打扰郑经理了”林语媚的话语叫郑一飞本来严肃的面孔上瞬间露出了一丝欣喜的颜色,于是伴着她一起走了出去,最后一个正在收拾准备离开的小美,看见两个人相携而出,脸上露出了有些愕然的神色,郑一飞从来都是有名的冷酷冰山,何曾看见他对女人和颜悦色了,但是显然此刻用温柔的目光凝注着林语媚。

    看见神色微微有些羞涩的林语媚,小美也忍不住习惯性的悄悄缩进了接待的吧台,她一向以为林语媚虽然比她好看些,但是也算不上什么美人的,只能说是个清秀佳人而已的,但是今天她才发现自己犯了个严重的失误。

    如今一身名牌儿的林语媚看起来相貌出众、气质高雅,站在郑一飞的身边两人宛若一对金童玉女的璧人,竟然不比本城那对被称许为楷模的陈天宇、林美妮逊色分毫,看来男人看女人一向就比女人看女人更精准,难怪唐家明那个花花公子追求她很多年、技术部的程副经理大约也只是觉得自己不如唐家明的身家吧,如今看到站在林语媚身边的郑一飞,小美终于发现真正的八卦在哪里了,忍不住在后面窍笑了起来。

    走在前面的郑一飞和林语媚显然没发现后面还有一个人,很自然的陪着郑一飞走进了停车场,两个人双双上了郑一飞的车,正想启动,一个火红的跑车已经嚣张的冲了过来,看着那碎了一边的车灯,林语媚终于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车子横在他们的车前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唐家明的脑袋已经在前面探了出来冲她喊道:“语媚,我来接你下班回家的,你们今天好像提前下班了?”

    “唐公子,今天我送语媚吧,你就暂时请回吧”郑一飞一身冷气的推开了车门,站在唐家明的车前挡住了林语媚的视线。

    “我要追求语媚,又不用上班可以天天来当义务司机,郑一飞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唐家明露出了个笑脸看起来牲畜无害、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已经追求很多年了,也没见得什么结果就该撤退了,在语媚没买车前这个义务司机可能由我当更合适一些”郑一飞沉沉的话语让唐家明和林语媚同时惊呆了。

    这是传说中的三角战吗?看着两个男人之间的**火花儿,后面出来的林语媚忍不住一脑袋黑线,连忙绕开郑一飞走到了唐家明的车前。

    “家明啊,我们部门今天是集体行动去聚餐庆功的,因为我没车子搭郑总的车,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吧,谢谢你给我办理出院手续”她很自然的对唐家明说道,就算不会嫁给唐家明为妻,两个人也毕竟很多年的感情了,知道了唐家明对她的感情、又曾和唐家明有过肌肤之亲,林语媚也没想过要伤害他。

    听了林语媚的话唐家明微微一笑,然后终于开着跑车嚣张的跑掉了。

    第二十六章 恍然一梦

    原来那个就是南斗一号,而且就因为是他恢复的我所以我才会也变成淡蓝色?”林语媚很自然的问道:“南斗主生原来不是传说,那北斗是主死吗?北斗是什么颜色的”林语媚自然很好奇的询问道,看来传说也不都是假的,毕竟人们常说的是望风捕影,怎么也要先有些风才能有影儿,所以很多东西倒都是有据可查的。

    “北斗七颗星的,其实你们地球人说的北斗主死是不对的,应该是北极,北斗七星是护卫而北极才是主导,因为北斗本来就多,所以卫星才多,而撞你的北斗十三其实不是北斗星,而是北极星的卫星,而北斗星原则上也不是你们说的七颗”。

    南斗三号的话把本来就天文盲的林语媚的脑袋彻底的绕大了,连忙转移目标问道:“为什么你的星体上没有水、没有其他的生命?”

    “人喝水是为了维持自身的基本形态的,而我们的基本形态就是光波,维持我们的是能量,能量就是我们原则意义上的水呀,而且怎么可能没有生命呢,你在我星球内部看见的那些生命的载体,就都是你们所说的生命呀”南斗三号很自然的回答叫林语媚愕然了半晌,原来他们的水就是能量,而那些五颜六色的大宝石就是生命,看起来蠢头蠢脑的可真不进化啊,不如地球人活灵活现的身躯和感觉。

    “好看、感觉好有什么用,一具臭皮囊不抗用不是废物”南斗三号不以为然。

    “原来传说中的石头接受天地的精华便成生命,这居然也不算空|穴来风”瞬间的林语媚又有了一个恍悟,说道臭皮囊南斗三号突然有些担心了起来。

    “我还是赶紧送你回去吧,免得你那具臭皮囊发生什么状况”他如是说道。

    听了南斗三号的话林语媚也立刻焦急了起来,她可不想和小说中的某人一样,灵魂出窍回去后,看见自己的躯体竟然腐烂了,于是无可奈何之下变成了一瘸一拐的,所以虽然对南斗三号地星球依旧有些恋恋不舍,但她还是乖乖地进了南斗三号光芒的包裹中,再度昏昏欲睡的陷入了迷糊之中,有南斗三号的包裹感觉真好,这是不是按照他们地躯体接触来说,这就是两个人的拥抱了啊?就在林语媚的胡思乱想中传来了惊天动地门铃声。

    林语媚跳起来恍然一梦,看着外面已经是日在中天了,汗,昨天晚上睡觉太晚了,竟然昏睡到了正午,她爬起来去开门虽然觉得自己的精力很充沛,但是四肢却很有些不听话的直发软,这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梦境搞地鬼。

    “你没什么问题吧?”冲进门的竟然是林美妮。

    “我怎么能有什么问题呢。不过是你昨夜走地太晚我睡觉过站了而已”林语媚回答完毕。看见地是林美妮惊骇欲绝地眼神儿。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林语媚下意识在她地目光下摸了摸脸。

    “你别告诉我你从周五地晚上一直睡觉到现在”林美妮有些诡异地问道。

    “是呀。我是一直睡觉到现在”林语媚有些奇怪地看了看林美妮。不知道她怎么会这种表情看着她。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又看了看窗外。好像也没什么大问题呀。是不是林美妮又吸毒变糊涂了。她很自然地把手探向了林美妮地额头。

    “我没有问题地。有问题地是你”林美妮打开了林语媚地手。随手抻出手机放在了林语媚地眼前。上面清清楚楚地标示着时间是周一地正午十二点了。

    “我怎么可能睡了三天?!”林语媚怪叫一声探手一招。自己地手机立刻飞到她地手中打开一看。显示地日期和林美妮地一模一样。然后她惊地转身对准了电视。电视被打开后也清清楚楚地显示着今天是周一地事实。

    “老天,你有特异功能会凌空摄物?”旁边传来林美妮的惊叫。

    本来被时间震的有些七晕八素的林语媚在林美妮的惊叫声里瞬间回魂,糟了,一激动忘记掩饰这个功能了,她有些讪讪的向着林美妮一笑:“这个、这个不是特异功能拉,是偶家传的武功嗯,中国最古老相传的内功”。

    于是想了想林语媚终于想出了一个很好的借口搪塞林美妮道。

    “哇,武林高手呀,小女子失敬、失敬!你还有什么功法表现来看看”瞬间转移了注意力的林美妮,立刻

    勃的拉着林语媚要求现场表演。

    “也没什么其它的了,就是还有点儿轻功,比别人跳的高点儿”,林语媚索性一纵身向上窜去,没想到直接撞到了天花板,只听得咕咚一声被撞了个头昏眼花跌在地下。

    “咯咯、咯咯,好玩儿、好玩呀!以后我再寂寞了就来找你玩儿,而且你这弹跳力要是去参加奥运会,会创造世界记录的”瞬间娇笑起来的林美妮立刻惊叹道,然后兴奋的拉起来了头昏眼花、满头黑线的林语媚,感情她把林语媚当新玩具了。

    “今早你没有上班,于是表哥打电话询问你的踪迹,我只好顺便给你请假说昨天我们两个人逛的太晚累到你了,但是我回头给你打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一急了才跑来砸门,若是你再不开门的话,恐怕我就该报警了”林美妮叽叽咕咕的说。

    有个知心的朋友可真好,瞬间的林语媚不禁有些感动了起来,拉过手机一看上面十几个未接电话,有郑一飞的、有林美妮的,还有小美和同事的,连忙在卫生间洗漱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精神虽然是很好的,但是**却明显的很憔悴,本来就尖尖的脸又瘦下去了一圈儿显得眼睛更大了,闪闪烁烁的眼眸晶莹有神,别说还真有几分狐狸的诡奇。

    叹了口气换完衣服才发现饿的要命,拉着林美妮大吃了一顿就驱车回公司报道,但是显然好奇心未尽的林美妮,尾巴一样锲而不舍的跟在她身后。

    应酬完了同事们的好心问候,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见林美妮正在百无聊赖的翻看着她订的时尚杂志,看见林语媚回来她立刻高兴的跳了起来,象个小孩子一样举着手对林语媚宣布道:“从今天晚上开始,我要跟着你一起行动,别妄想甩开我”。

    听了她的话林语媚反而有些欣喜了起来,正好三人行不用单独面对郑一飞了,或者索性把陈彦池也喊来一起晚饭,说不定四个人还可以凑成一桌麻将,其实想明白了陈彦池的思想也不是错,毕竟曾经也算投入过感情,不妨试试努力把林美妮和他撮合、撮合。

    “跟着我没问题,但是你要先去超市采购”林语媚很不客气的吩咐她道,郑一飞每天要回去跟她吃饭,上一周冰箱里的东西都是唐家明买的,因为周六、周日自己狂睡了两天什么都没采购,所以冰箱里什么都没有了。

    “采购些什么蔬菜和鱼肉?”林美妮倒是没有反对,支着下巴问她到。

    “你爱吃什么就采购什么好了,反正只要你能采购来、市面有的东西我就能做”林语媚不在意的回答立刻得到了林美妮的一声欢呼,于是接过了林语媚给她的家里钥匙,她就直接兴高采烈的冲了出去,等她走了林语媚又顺便打了个电话约了陈彦池。

    可能因为上次的教训,陈彦池也知道了林语媚如今对他无意,所以相对乖觉了不少还问林语媚要不要他带点儿什么,有个超级富姐儿林美妮在采购还能要什么,林语媚立刻想也不想的拒绝了,只是嘱咐他下班就直接去她家就好,反正家里还有林美妮在呢,想都不用想有林美妮在肯定会更热闹,都安排完毕林语媚不免又对着墙壁有些发呆。

    梦中去了南斗三号的家是真是假呢,回忆起来真实的仿佛就在眼前,但是又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美丽的多棱体星球和钻石宝石般的闪烁身体,就凭林语媚贫乏的想象力,怎么也不可能做到这种杜撰的,但是这就从此与南斗三号无缘了么?想到对南斗三号的爱她不禁彻底的心痛了起来,或者应该找个机会和郑一飞分手了吧。

    但是分手总要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吧,两个人里外不过相处了一周,虽然有些怀郑一飞选择她,有一半儿是为了刺激唐家明的成分在内,但也不能排除郑一飞对她的感情,而且相处一周郑一飞又没有什么问题,总不能告诉郑一飞:我爱上了外星的一束电波,所以决定不和你处了,咱们分手,这恐怕会立刻被送精神病院。

    一边处理工作一边纠结的林语媚,很快就迎来了下班的时间,郑一飞还是老神在在的跟在林语媚的车后,回到了林语媚的家中,只是一进门他不禁怔了一怔。

    第二十九章 这又算啥!

    个表姨夫竟然叫你给表哥当情妇?”听完林语媚~阵愕然,然后想到林语媚上车的时候,难怪表哥郑一飞会追着她们的车殷殷的向林语媚告白:“语媚,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辜负你的!”原来里外竟然是因为这个,想明白这些林美妮终于看着林语媚忍不住爆笑了起来,从认识林语媚后生活终于不寂寞了。

    “你还好意思笑”林语媚有些嗔怪的拉了拉林美妮一脑袋夸张的卷发不满道。

    “这个事情实在太搞笑了啊,不过能叫表姨夫同意你当表哥的情妇,那也是件儿很不容易的事情呢,毕竟连默认下的二奶都许诺了,看来你还是很有人缘的,只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那个木讷的表哥、会怎么和他老子吵架了”林美妮有些唯恐天下不大乱的样子,用一副想看好戏般的表情对林语媚调笑道。

    “真不知道郑一飞的这对儿活宝父母心里想的什么,竟然这么不正常”无奈的林语媚忍不住叹息的摇了摇脑袋,看来在林美妮这里她是别想得到什么同情了,她不在里加加油、捣捣乱就是乖了,整个一损友,她只能郁闷的踢开她回家了。

    不过几日下来的郑一飞倒是没有跟着她,不知道是上周两个人谈话的结果,还是因为郑父的异想天开让他有些愧疚,没有了郑一飞的相对别扭,林语媚恢复了自己空间的安静却格外的思念起了南斗三号,这时候才发现没有他的日子生活是多么的寂寞,南斗三号的日子过得一定很好吧,有没有在闲暇的时候想起她呢,林语媚的心中竟然是满满的思念,终于明白了古人地诗词是何等哀怨的一种情:“明知相思无益处、无奈难解相思苦”。

    转眼又到了周六,郑一飞和林语媚约的是周日一起去出海,相当寂寞的她倒是没有拒绝的,毕竟两个人还没有说明白,林语媚一边窝在家里伤怀、一边研究明天是不是要和郑一飞好好的谈谈,还没想明白和郑一飞的问题林美妮已经风风火火的冲了来砸开了门,看着她莫名其妙地样子,林语媚不禁问道:“怎么了?”

    “应该是我问你怎么了吧,你和我那木头表哥分手了?”林美妮极度不满的问道。

    “还没有呀,怎么了?你不是很希望我甩了郑一飞换成唐家明么,那你还有什么不高兴地啊”林语媚看着她有些莫名其妙。

    “你们两个没有分手?那怎么可能啊?!我表姨夫和王家约定的今天在香格里拉吃饭谈娜娜和表哥的订婚事宜呢,还请的我父母啊”林美妮奇怪的说道。

    “那不可能吧,一飞还约我明天一起出海呢,或者你表哥不知道他地活宝父亲在搞什么噱头吧”林语媚有些好笑的回答道。

    “那也不可能地。因为要商讨订婚宴地时间和信物。除了双方家长外。两个当事人都会到场地。我表哥也肯定会出席”林美妮想也不想地立刻说道。然后片刻之后她又眉花眼笑了起来:“看来表哥还不知道下午吃饭商谈地是他地婚事儿。语媚我们下午去看热闹。看看我那呆子表哥发现上当后会是啥子反应”林美妮说道做到立刻飞快地打电话去预定了下午郑光旭和王家吃饭地雅间地隔壁房间。摩拳擦掌地等待着看戏。

    本来也相当寂寞地林语媚很自然地跟着林美妮行动了。林美妮也真是有道行。本来香格里拉地雅间儿是相当密闭隔音地。几十就在隔壁也听不见另外房间地话语。但是林美妮竟然包地是郑光旭会亲家地雅间地内包间儿。

    香格里拉地一些套为了方便顾客。还设立了一些间中间儿地设计。是为了一些要员会谈一些不宜见面事宜地房间。因为郑家预定地是最贵地房间。自然有这个设计。但是因为他们没预定那套间儿。于是被想看热闹地林美妮钻了这个空子了。本来这个套间儿也是不能再外定地。但是因为是会亲家不是什么大事情。而且林美妮又正好是见证人家地千金。所以一些匪夷所思地事情。也叫这位大小姐轻易地就搞定了。

    本来林美妮还要拉着唐家明和陈彦池一起来吃饭兼看戏地。但是想到答应了郑一飞少见唐家明。她就没叫林美妮胡闹。而且就算郑一飞不要求。林语媚也觉得还是离唐家明远些比较好。毕竟对唐家明地情只能

    。名义上地男朋友郑一飞还不知道怎么处理。总不能法偿还地债。毕竟心中爱地是那个虚无缥缈地南斗三号。

    提前叫服务员把菜都上齐了。陈彦池、林美妮和林语媚三个人静悄悄地开始有一嘴没一嘴地吃饭、喝酒听风儿。王家地小姐娜娜先到了。一个相貌只能算中上等地女孩儿。但是长地却很符合郑母地审美标准。银盘似地圆脸看起来有些婴儿肥。丰胸满臀走走扭扭地不太像女孩儿。倒有几分成熟**地风姿。一身名牌儿很会打扮。形象看起来不象郑一飞母亲那么俗气和市侩。优雅矜贵倒是像很得体地大家阔太太。

    外面的人都很守时的到齐了,热热闹闹的开始寒暄,然后上菜敬酒和闲话,首先沉不住气的还是胖大婶郑母:“两家的人也都到齐了,两个孩子也没什么意见了,亲家觉得一飞和娜娜的订婚放在什么时间比较合适?”她首先提起话题。

    “这个月是农历的鬼月,显然是不合适的了”王娜娜的母亲也很自然的回答。

    “那下月中秋之后如何呀?”郑母殷切的问道,显然对王家趋之若的攀附样子。

    “中秋有些太仓促了吧,就剩一个多月的时间来不及准备的”王家小姐娜娜很矜持的拒绝道,于是场面不免有些沉默了,这面谈论两个人的订婚,郑一飞居然没有什么声音,这叫内间的三个人都有些奇怪的对视了一眼。

    “你和郑一飞之间出了什么问题?”陈彦池首先打眼色问道,上次吃饭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郑一飞和林语媚公开了情侣关系的,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林美妮拉着他来听风的含义,所以有些愤怒的望着郑一飞片刻后,对林语媚投来询问的眼神儿。

    “不知道!”林语媚回了他个莫名其妙的眼色后怂了耸肩。

    “事情有些奇怪呀!”这是林美妮给林语媚的眼色,是感觉问题有些诡异,照道理来说郑一飞不该这么沉默,林语媚也好奇的和她摊了摊手。

    觉得连着拒绝了郑家两次看起来象没有什么诚意的样子,王家的老爷子于是建议道:“那郑家贤侄觉得元旦后如何?”听见掌权的说话了,女人们立刻都噤声了,而王家大家长直点的是郑一飞,立刻屋内屋外的人都竖起了耳朵。

    “我看不如索性把我和娜娜的订婚放在新年之后吧,正好那时间没什么生意,大家都有时间还很闲散,比较方便”郑一飞竟然出乎意料的定下了时间,听着郑一飞定的时间王家的太太不禁迟了一下问他道:“订婚的时间这么向后,那结婚的时间要定在什么时候?是明年的中旬呢或者是明年的年底呀?”

    被王家两个女人连着拒绝的郑父显然不是很痛快,于是很自然的接口道:“年青人有的订婚了三年两年不急着结婚的也属常事儿,显然王家侄女是不急的,既然女人都不急也就没什么说道了,先把订婚过礼的事宜我们老的给商量了,剩下的事情不如让他们年青人自己决定好了,王家侄女什么时候想结婚就和一飞研究”。

    郑家的老狐狸这招儿蛮狠的,知道这面郑一飞和林语媚在处,而且男人无所谓不怕年纪大也不怕拖,因为王娜娜的拒绝下步就叫王娜娜求婚,要是林语媚真的肯当情妇的话,真有一天林语媚有了孩子,恐怕责任也变成了王娜娜的,听了郑光旭的话林语媚很自然的和林美妮相视了一眼,然后双双的吐了吐舌头。

    “呵呵,呵呵,婚姻的时间间隔太久也不利于咱们两家的商业联手啊,不如订婚按一飞说的放在新年后好了,结婚就一并定下来在明年中秋吧( 越夜越寂寞 http://www.xlawen.com/kan/16/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