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狐狸只吃腊月草 > 第1章 我不喜欢男的

第1章 我不喜欢男的

    “喂……”接这通电话时,徐郅恒正搂着椰城带回来的嫩模lilian在铂悦居顶层公寓恹恹沉睡。

    听到徐郅恒低沉喑哑的声音,仁澍抬腕看了眼手表,无声微笑,问道:“二少,还过美国时间呐?”

    徐郅恒看了眼屏幕,见是好友打来,拿开腰上的细白手臂,撑起身子全|裸着走进浴室,随手拿了件浴袍边穿边说:“怎么着及时雨,想我想的没法做手术?”仁澍的澍,本义指及时雨。

    仁澍:“我这刚忙完,你来接我吧,拾年新酒吧今天试营业他也走不开,咱们去他那儿聚聚。”

    徐郅恒:“哟!瓷!没妞儿也没车,想当和尚?”徐郅恒跟熟人惯常嘴毒。

    仁澍:“车让我妹开走了,她今天去燕城站接闺蜜来不及回家换车,别贫了,你来不来?”

    徐郅恒:“我在铂悦居,开的812,副驾有人,坐不下。”

    仁澍:“你丫真行,刚回燕城就嗅蜜!”

    徐郅恒唇角一勾,两人确定了下时间和位置,随便聊了几句挂断。

    远舟·铂悦居,燕城三环内少有的全新现代化公寓,人脸识别,智能家居,24小时贴身管家,酒店的设施服务,高档住宅的私|密环境。是远舟集团前年启动开发的顶级豪华公寓项目,由徐郅恒‘半工半读’全权负责,目前仅在燕城、海城、羊州、鹏城和椰城落地。他回国的这一个多月,也是借着这个项目到处交朋会友玩儿了一溜儿够才回燕城。他平时不住这儿,一般只有带女伴儿过夜才来铂悦居。他们这个圈子,大家都惯爱玩儿,说是女朋友,其实就是迎来送往的女伴儿。‘男朋友女朋友’只是给这种互相平衡的关系寻个冠冕堂皇的名头。他们这帮富家子弟,大多遵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游戏规则。不动心也不留情,女伴儿们也是要利不要名,大家各取所需罢了。

    仁澍的妹妹仁馨,在燕城站对面儿的胡同口等着接她的半路闺蜜许玖玥。

    许玖玥看见仁馨的时候,这小妞儿正站在车边儿跟自行车棚的看车大爷闲侃。

    “小妞儿!”仁馨听到许玖玥在街对面的喊声,小燕儿似的飞奔过去抱住许玖玥。

    许玖玥被撞的差点儿原地坐下:“哎哎!撞我胸了!嚓!你不疼嘛?!”

    仁馨听许玖玥这么一说,后知后觉也生疼。

    俩人边互怼边龇牙咧嘴地往车边走,放好行李坐进车里,临开车前仁馨还跟大爷打了声招呼:“走啦大爷!您歇着哈!”

    大爷一边挥手一边笑着说:“好嘞!慢点开!想着去洗洗车!”

    车内传来俩姑娘‘银铃般’的笑声。

    仁馨和许玖玥不是发小儿也不是同学,两年前,仁馨是华清大学医学院在读,许玖玥是二外旅游管理学院在读,按理说华清和二外一个在城西一个在城东,俩人很难有交集,凑巧仁馨在郊区遇上麻烦,许玖玥带团路过仗义相救,一来二去成了朋友,俩人日复一日的合拍,爱情需要缘分,友情亦是。

    仁馨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待会儿去远舟办完入职手续,我带你去我哥朋友新开的酒吧试唱,徐凯也去,他们十一期间要招个临时驻唱,会唱红歌儿的,每天一俩小时,工钱好说,你不是想把下个季度房租钱挣出来嘛,我就帮你应了!”

    许玖玥眼前一亮,要知道她这些年最大的爱好就是挣钱!昨天喝多了,上午看到仁馨微信留言提了一句这事儿,还真成了!她更开心了:“谢爱妃挂念!走起吧!”

    仁馨把车停在远舟国际酒店地库,许玖玥需要换一下正装,俩人绕到后备箱旁,车太脏,谁都不愿碰,仁馨用钥匙开了后备箱门。

    许玖玥:“你哪儿弄的揽胜?也太埋汰了!”

    仁馨:“你说要回来燕城当穷漂,我以为你得带回多少行李呢,怕我的小粉装不下就开我哥车来的,最近见天儿下雨,他医院来了一批实习生,特忙,根本没时间洗车。”仁馨站在后备箱旁帮许玖玥遮挡,仁馨踩着8高跟鞋,差不多跟许玖玥一般高。

    她看着许玖玥后脑勺说:“哎?远舟集团可是我梦中情人家的产业,我从出生就认识他了,我俩20多年的感情,你可得抱好我的小细腿儿,升职加薪就是我一句话的事儿!”

    许玖玥嗤笑:“你20多年单恋的感情嘛!我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等赶明儿徐凯毕业了,直接就是远舟皇长孙,我抱他大腿岂不是更直接?!”

    仁馨跺脚:“徐凯小屁孩儿说不上话,我们两家是世交,他这么多年也没有稳定的女朋友,他跟别的女的说话都可高冷了,就对我最好最温柔了!过几年等他玩儿够了我一定收了他!”

    许玖玥:“呵(喝)呵(喝)!真不明白你怎么会对花花公子情有独钟!愿你一直做个少女,永远怀春~~~!”

    许玖玥利落地换了条黑色中高腰阔腿裤,脱掉亚麻衬衫,内里白色工字背心包裹着窄而圆润的曲线,背心里是运动款美背内|衣,漂亮的蝴蝶骨线条流畅,没有一丝走光,却性|感撩|人。

    仁馨看了一眼,酸酸地说:“啧啧啧!你这背太欲了!不拔俩火罐可惜了……”

    许玖玥穿上西服外套,遮挡了火罐现场,踩着3小高跟儿,把胸口的项链坠儿塞进背心,拿上文件袋对仁馨说:“等你练好了我一定让你拔个够!乖乖等我哦仁医生。”

    仁馨在车里等了会儿,随便补了补妆,就看到许玖玥步步莲花,轻快地朝车边走来,一套并不修身的西装却显得整个人特别干练。

    许玖玥拉开车门,跨进副驾,边系安全带边笑着说:“入职信已到手,起驾!”

    两人来到酒吧,见徐凯在台上边弹键盘边唱着:

    “heyjudedon’takeitbadtakeasadngandakeitbetter……”俩人捧场地尖叫鼓掌。

    拾年酒吧位于三里屯酒吧街中间位置,门脸几乎跟旁边三家店连一块儿一边大。

    仁馨介绍酒吧老板给许玖玥:“这是我哥朋友,萧拾年。年哥,这是许玖玥,我闺蜜。”

    萧拾年身着简单的白t恤黑仔裤,脚下的马丁靴给人一种音乐人的气质。中长发微卷,五官清秀,下巴上蓄着一层胡须,很浅,却令他整个面部轮廓更显魅力,清瘦高挑,不阳光也不颓废

    ,气质淡淡的,却并不疏离,他伸出手,手指修长白皙。

    许玖玥礼貌回握:“您好,萧老板,叫我小九就成。”

    萧拾年淡笑:“别叫老板,你也跟着馨儿叫我年哥吧。”

    许玖玥颔首,萧拾年真的是她见过的气质最特别的男人,忧郁而温润。

    萧拾年语速不快,温和清澈:“你是馨儿的朋友,我也拿你当妹妹,馨儿说你学过民族,明天开始国庆假期七天酒吧每天穿插着安排几首红歌儿,待会儿你试唱一首找找感觉,毕竟是酒吧,不能完全按民族腔来,你自己往通俗上拽拽,晚一点儿再列个歌单,我后海银锭桥店的女驻唱一个月底薪是1万,这7天如无意外,一共给你结2500,如果有客人点歌,200一首,五五分。”

    许玖玥按萧拾年的安排与乐队配合试唱,非常合拍。

    一切妥当后,许玖玥按萧拾年要求写下歌单,后对仁馨说:“我不等你哥了啊,改天他有空一起吃饭。你去取车回来接我,送我回小院儿吧。”

    仁馨不想放许玖玥走,但见她面露疲态,不忍心再拖着她继续耍,拿着钥匙边走边说:“这首歌儿唱完,你就去街边儿等我。”

    徐凯终于逮着单独和许玖玥说话的机会了:“姐,妙姐真跟男朋友回榕城了么?”

    徐凯口中的妙姐,是许玖玥的发小同学兼闺蜜,齐妙,徐凯的暗恋对象。

    许玖玥其实从未搞懂徐凯这样年轻的富三代怎会喜欢一个人一心一意地喜欢两年,关键对方还一直名花有主。大家能一直当闺蜜,三观基本一致,谁都不屑于养备胎。齐妙从来没有给过徐凯俩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哪怕一次。

    许玖玥:“说是今儿下午的火车,我今天一直忙忙叨叨的也没跟她联系。哎我说你就别惦记了,妙妙那么好,除非李宏宇突然喜欢男人,如无意外,俩人年底能结婚,你备好礼份子吧~~~”

    见徐凯蔫蔫的,许玖玥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不如让他自己慢慢埋葬少男心。台上曲毕,许玖玥挎上包,拍拍他肩:“你呆着吧,我走啦!”

    没走两步,徐凯发现她西服外套没拿喊了一嗓子,许玖玥回头,见徐凯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自己扔过来,举起双手去接,往后稍了两三步,差点摔倒。左肩撞进一个精壮的胸膛,堪堪停住。

    徐郅恒刚进酒吧,就见一人后退着朝自己跌过来,都没看清男女,下意识用手撑了下对方的背。左臂被lilian挽着,右手手掌刚好扣在那人右侧肩胛骨上,触感丝滑,线条柔软,长发飘起,扫过他的嘴唇和下巴,顷刻落下,盖住他覆在肩胛骨的右手背上,酥酥麻麻的。许是两秒,许是更久,徐郅恒似乎闻到了一丝很特别的花草香,心尖儿颤了一下。

    许玖玥接住西服,迅速转过身,头都没抬,视线瞄到男人左手腕表上端挂着的玉手,轻拍了下男人身旁的女人:“rry啊亲,没站稳,我不喜欢男的,别多心哈!”说完便快步走了。

    徐郅恒没看清人,仅听清了话,鼻息间那一丝花草香回荡,他右手拇指指腹从小拇指依次往上搓了搓,迈步朝里走去。( 狐狸只吃腊月草 http://www.xlawen.com/kan/14354/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