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不合适

    戚承晏虽然没有回头,但脚步明显放慢了。

    “你爸说得对,你是有婚约在身的人,不适合跟我独处。”

    成柚嘟着嘴,“可你今天明明都听到了,我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我。”

    戚承晏冷声道:“这是另外一回事,有婚约就事实,你和我独处不合适。”

    成柚侧着脑袋看他,“等我和他解除婚约,那就适合跟你独处了吗?”

    戚承晏:“……不合适。”

    成柚嘟着嘴,“那要什么时候才合适?”

    戚承晏沉默着,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让人无法亵渎。

    成柚就看不惯他这冷脸的模样,假正经。

    “说嘛,啥时候合适呀?说嘛说嘛!假正经!”

    戚承晏被她磨得心软,却仍旧冷着一张脸,停下了脚步。

    “都不合适,不矜持!”

    成柚眼睛瞪得浑圆,不矜持?

    这怕不是旧社会的老古板喔!

    “比你好,假正经!”

    戚承晏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

    但有刻意放慢速度,要不然平时这时候,他已经快到家了。

    “戚知青,如果我解除婚约了,你可以跟我处对象吗?”

    戚承晏脑袋炸了开来,一片空白。

    他紧绷着脸,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而是用教训的语气说道:“女同志要矜持。”

    成柚娇哼,“矜持就没对象啦,你回答我好不好?”

    她伸出手,想去握他的手腕,却被他躲了开。

    戚承晏神色很是严肃,“轻浮!”

    “不轻浮就没对象,你肯定就没对象,假正经!”

    成柚瞪着他,明明是他先撩人的,还拨人家头发。

    戚承晏无奈,“我不是假正经。”

    “你就是,不然你为什么要碰我头发,还故意摸我耳朵!”成柚控诉着。

    戚承晏无奈,和她解释不通,只好快步往前走,将成柚落在了后面。

    成柚小跑了几步,突然哎呀一声,面露痛苦的神色。

    “戚知青,我脚崴了!”

    戚承晏果然回头,抬脚朝着她走。

    他蹲下,看着她头顶的旋儿。

    “哪里疼?”成柚皱着脸,指着自己的脚丫子,“都疼!”

    “我带你去找李叔。”

    成柚连忙抓住他的手臂,“不了不了,都晚了,我得回家,你带我回家吧。”

    戚承晏看了一眼前路,天色渐渐暗下,很快就要看不见路。

    “我扶着你走。”

    成柚才不要,她咬着唇,“这样太慢了,你背我吧!”

    戚承晏只好蹲下,让她上来。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成柚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小心翼翼趴在他背上。

    都说了是假正经嘛!

    柔软的身子靠过来,戚承晏整个人都僵硬着。

    明明干了一天的活儿,她身上没有男知青宿舍的那种汗臭,只有一丝混杂着肥皂味的幽香。

    说不出的好闻。

    成柚两只手搭在他肩膀上,又宽又厚,硬邦邦的,和铜墙铁壁似的。

    “快走吧,趁现在没人。”

    要是被人看见,他又得一堆大道理。

    戚承晏背着她,黑暗中如履平地,好似根本不受影响。

    “戚知青,我重不重?”

    戚承晏:“不重。”

    成柚哼了声,“我就说了嘛,赵云霖就是个白斩鸡。”

    戚承晏周身的气压沉下,声音带着一丝冷意:“他背过你?”

    成柚哼了一声,“才没有,我怎么可能让他背,我最讨厌他了!”

    黑夜中,戚承晏嘴角勾起。

    女孩在背后絮絮叨叨,他没打断,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听着。

    平时很短的一段路,他今天只想它再长一点,再长一点……

    “我到家啦,你回去吧。”

    戚承晏嗯了声,将她放下,看着她进门,才转身离开。

    成柚笑眯眯进了屋,还没点上煤油灯,就听到了成文宇的声音:“谁送你回来的,我怎么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绝对不可能是赵云霖的声音。

    成柚被他吓了一跳,“要死啊你,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点上了煤油灯,她看到了成文宇那调色盘一样的脸,手又抖了一下。

    看着就很可怕。

    成文宇又问了一遍:“今天大姐和爸爸告状,说你偷懒呢,

    你没去上工?”

    成柚嗤了声,“我凭什么要去上工?成桃去了吗?”

    “她去打了猪草。”

    “我前几日也打猪草去了呀,很了不起吗?”

    成文宇哑然,“我没说这个了不起,就是今天二妈和人打架,回来还被爸骂了一顿,我就想问问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们和从前一样过日子不好吗?”

    “和从前一样是怎么样?叫另一个女人做妈,任劳任怨给成桃洗衣服做饭,把自己的东西都送给她,再把自己的未婚夫拱手相让?”

    成文宇瓮声瓮气说道:“可你以前这样,不也开开心心过来了?再说了,大姐没想跟你抢未婚夫,赵云霖有啥好的,能让你们两个抢。”

    成柚懒得和他多说,“你出去吧,我不想跟你说话。我和宋玉莲、成桃的关系就这样,不可能改变,以后可能更差,我不会再让她们占我一分便宜!她们如果安分,那就维持表面和平过日子。如果她们得寸进尺,就别怪我狠心。成文宇,这话同样送给你,你如果和她们选了一边,就别想着还能和我有什么姐弟情,我这里不接受和稀泥!”

    “那爸呢?你也不要他了?”

    成柚冷笑,从梦里知道成天华和宋玉莲背着姜晴苟合多年,她对这个父亲就再也没有抱过希望。

    更何况,成天华本就对她没多好。

    他骨子里极重男轻女,因为她是第一个孩子,又是女儿,他一直觉得很失望。

    还是后来和老赵家订了娃娃亲,他对成柚的脸色才勉强好了一些。

    然而,成文宇本身就是儿子,还是成天华的独苗苗。

    被偏爱的他,当然感受不到成柚遭遇了什么样的不公。

    他觉得以前很好,是因为他本身确实生活得很好。

    父母宠爱,外面有兄弟一起混。

    母亲死后,没人再管教他,二妈和继姐的刻意放纵,在他眼里成了支持,这日子别提有多美。

    一如现在,成柚在他眼里,就是破坏平静日子的凶手!

    他觉得成柚变了,变得面目可憎。( 七零:对照组女配觉醒了 http://www.xlawen.com/kan/14353/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