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 第994章?顾崇山在为她撑腰

第994章?顾崇山在为她撑腰

    om,最快更新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最新章节!    “啪!”

    萧煜眼疾手快,打落了那张面具。

    沈姜眼中掠过一丝茫然。

    萧煜别过脸,沉默片刻,突然快步离开了天井。

    沈姜的目光缓缓落在地上。

    那张面具本就陈旧,被打落在地之后,立刻碎裂成两半。

    她俯身捡起,没拿手帕,只用白皙干净的指腹,一点点擦去面具上的泥点。

    萧煜躲得太快了。

    快到她只来得及看见一个照面。

    那轮廓有七分像,令她彻底乱了心神。

    可是……

    怎么可能呢?

    当年她被萧煜禁锢在怀里,亲眼看着昭奴被当众斩首,溅起的血液染红了法场边的旗幡,昔年名叫沈姜的少女,也随之死在了那一天。

    自那以后,世间再无沈家姑娘,只有不近人情的沈皇后……

    尉迟长恭注视着她,低声道:“姐姐起了疑心,为何不追上去问问?无论答案是什么,总得给自己一个交代不是?”

    沈姜收敛了多余的神情。

    她慵懒地理了理宽袖:“南宝衣犯傻,难道本宫要跟她一起犯傻?昭奴就是昭奴,萧煜就是萧煜,本宫很清楚,他们绝不是同一个人。”

    尉迟长恭轻声:“若是当真不信,又何必屡次三番地追问?甚至还动用了那张面具……说什么南宝衣犯傻,当初她在长安城怂恿你称帝,你不是跟着一起犯傻了吗?如今看来,其实犯傻的只是你一个——”

    沈姜不耐烦地盯向他。

    尉迟长恭默默闭嘴。

    沈姜在琴案后坐了。

    她取下黄金甲套,保养得宜的双手放在琴弦上,酝酿片刻,泠泠琴音倾泻而出,宛如高山流水,恰似金戈铁马。

    高楼之上,萧煜端坐在茶案旁。

    玉箸追随着琴曲的节奏叩击茶碗边缘,引得碗中茶水荡漾出琥珀色的涟漪,清脆婉转的音调,悄然为那金戈铁马添上几许温柔哀婉。

    女帝的半生,似乎都在这乐音里了。

    洞月门后。

    南宝衣和萧弈悄悄离开。

    走到转角的游廊里,南宝衣才暴躁地小嘴叭叭:“什么叫’犯傻’?!她自己犯傻,却说我犯傻,好气啊!”

    萧弈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南宝衣不服气:“也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却栽在我手里,我说称帝她就称帝,难道不是她笨吗?可见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为一个男人毁掉自己半生,她是枭雄不错,可她也是最笨最笨的女人!”

    萧弈点点头:“嗯,我们南娇娇最聪明。”

    “二哥哥是在说反话吗?”南宝衣不高兴地转移炮火,“语气如此敷衍,可见在你心里,还是沈皇后最聪明!幼时在朝闻院读书的时候,你就嫌弃我笨,教我时总也不肯用心……”

    她后面连珠炮似的,列举了小时候萧弈轻视她的种种事儿。

    萧弈听得一个脑袋两个大。

    小时候的南娇娇,确实不聪明呀!

    然而他不敢直说,只得敷衍着不停点头,再见缝插针地夸她几句。

    “……背《论语》的时候,你罚我不背完不许吃饭,我当时好饿好饿,饿得连紫砂壶里的茶叶都给吃了,可你半点儿也不心疼我……”

    少女的声音脆生生的,像是枝头聒噪的小黄莺。

    穿雪山蓝游龙金纹锦袍的男人,悄然出现在她身后。

    正是春夏之交的季节,廊外火红的榴花落了满地。

    男人生得阴柔俊美,肌肤呈现出病态般的苍白,骨节分明的指尖勾着一条黑檀木佛珠,桃花眼涌动着岁月积淀的波澜,如此漆黑深沉,令人一眼沉溺。

    他听着少女发小脾气时清脆明净的声音,嗅着空气里那一丝若有似无的芙蓉花香,只觉脱身无眼耳口鼻无色香味的阿鼻地狱,周围的景致仿佛重新染上了鲜活的色彩,鸟语花香五彩斑斓,令他重新活了过来。

    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

    今日能再见她,是他的大欢喜。

    南宝衣没察觉到他的靠近,冲萧弈鼓起腮帮子:“二哥哥贵人多忘事,只记得你对我的好,却不记得你对我的坏!”

    也是经历过风风雨雨的人。

    可她在萧弈面前,仍是娇俏的少女模样,仍是锦官城里那朵人间富贵花,仍是千娇万宠的南家小娇娘。

    她如此安好……

    顾崇山呼吸略重。

    直到小姑娘骂累了,他才扬起红唇:“南家娇娇,好久不见。”

    阴柔而熟悉的声音,瞬间打乱了南宝衣所有的心神。

    她怔怔的,缓缓转头望去。

    顾崇山……

    昔日的九千岁,已是大魏的摄政亲王。

    他竟也来了江南……

    而他的眼神是如此炽热,比当年分别前更加情深。

    南宝衣不习惯他如此深情,下意识躲到萧弈身后:“九千岁别来无恙……在这里吃住可还习惯?”

    顾崇山轻笑:“今时不同往日,我又不会鞭笞你,你怕什么?”

    南宝衣抿了抿小嘴儿,没回答他。

    气氛正诡异着,几名官员正巧经过。

    注意到南宝衣也在,他们惊讶地对视几眼。

    他们很快收回视线,行礼道:“陛下,仙鹤楼的酒宴快要开席,还请陛下移驾前往。”

    萧弈执起南宝衣的手。

    那几名官员恭声劝谏道:“陛下忘了金雀台的事了吗?此女效忠沈皇后,乃是我大雍的叛徒,为江山社稷着想,陛下不该亲近她。哪怕她为陛下诞下过一女,那也该去母留子,方是正经!”

    去母留子……

    萧弈被气笑了。

    他还没说话,顾崇山突然蹲下身去。

    他从怀里取出一方干净的白手帕,亲自为南宝衣掸去凤头履上并不存在的尘埃。

    南宝衣愣在当场。

    堂堂九千岁、北魏摄政王,居然为她擦拭鞋履!

    她受宠若惊,正要缩回脚,却被顾崇山牢牢扣住脚踝。

    他平静道:“这次率兵南下帮助大雍,都是冲着南家娇娇的面子。若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对本王的义妹动手……本王会叫他知道,本王的手段。”

    他弯起的嘴角残酷至极。

    南宝衣这才意识到,顾崇山是在为她撑腰。

    而萧弈挑了挑眉,笑容讥讽。

    那些官员不约而同地咽了咽唾沫。

    大雍固然强大,可北魏的铁骑也不容小觑。

    北魏的摄政亲王顾崇山,不顾身份亲自为南宝衣这妖女掸去鞋面灰尘,还称呼她义妹,可见南宝衣在他心中分量不轻。

    他们固然能以江山社稷为借口要挟新帝,却不敢对外来的异国摄政王呼三喝四。

    短暂的权衡之后,他们纷纷拱手作揖离开这里。

    南宝衣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九千岁倒也不必如此……”

    顾崇山慢条斯理地站起身:“前世今生,欠你太多,容我一件件地还。”

    南宝衣没说什么,萧弈却暗暗翻了个白眼。

    往仙鹤楼走的时候,南宝衣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南胭在北魏可还好?”

    ,

    晚安安</div>http://www.123xyq.com/read/2/2467/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http://www.xlawen.com/kan/1218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