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当年的真相

    叶简汐点了点头,说:“嗯。”

    已经过去了四年时间了,再痛的伤也会被抚平,她还有什么好介怀的?无论当初父亲做的是什么事情,她要追求的只是一个真相。

    有了慕洛琛的安慰,叶简汐看开了很多。

    隔天上午,黎曼把人带了回来,叶简汐本来想立刻赶过去的,可惜唐游铭不给她批假,只好中午趁着休息的时候过去。

    慕洛琛带着那位会计,在公司外面的一家咖啡厅里等着她。

    叶简汐匆匆忙忙的赶到咖啡馆,到了门口,脚步又停了下来,深吸了好几次,才勉强把狂跳的心渐渐的压了下去,推开门走进去,看到里面坐着的人,开口叫道:“文叔。”

    文伟业见到叶简汐那一刻,脸上露出震惊,他被人无缘无故带过来,还以为又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没想到,要见他的人竟然是叶简汐。

    “简汐……”

    “文叔,坐。”

    叶简汐进了包厢,对文伟业说。

    文伟业坐下来,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燃,手颤抖不止,“简汐,没想到四年没见,你都长这么大了。”

    他当年跟着叶成书一起创建公司的时候,叶简汐还是个小毛丫头,不到他膝盖,她长得可爱,也喜欢亲人,每次叶成书抱着她到公司的时候,她都围着公司里的人,叔叔、阿姨叫个不停,把公司里的人都哄的格外的开心。

    记忆里还是小丫头的人,转眼已经长成了大人。

    文伟业颇为感慨。

    叶简汐打量着文伟业,也发觉他老了不少,头发白了大半,只是四年的时间,可他却老了整整十岁差不多。

    “文叔,我这次请你过来,是想问问,当初我父亲的事情,他为什么护突然自杀?公司的账目出了漏洞,后来不是说可以补上吗?”叶简汐一瞬不瞬的的望着文伟业。

    她记得清清楚楚,在父亲出事的前两晚,他还说,公司的问题可以解决,到时候他会带着她还有母亲出三亚旅游。

    那天,她去公司里是准备接父亲回家的,可父亲却从高楼上跳了下来,在她跟前被活生生的摔死……

    叶简汐紧紧地攥住了手心,不让自己回想那血腥的一幕,一只手忽然覆在了手上,她扭头看向慕洛琛。

    对上他满是担心的漆黑的眸子,叶简汐顿了下,放松了心情。tqr1

    文伟业沉默的吸烟,他吸得烟很劣质,没多会儿整个房间里就烟雾缭绕的,“简汐,你非要问清楚这件事情吗?过去的事情,为什么就不能让他过去呢?有些事情查出来,未必是你想象的那么美好。”

    “文叔,你说的我都知道,可若是不查出来,我这辈子都难以心安。”叶简汐开口说道,“这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做噩梦,每次闭上眼睛,我都会梦到父亲死的那一刻,文叔,我求求你,告诉我,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简汐说着,声音带了几丝沙哑和恳求。

    文伟业叹息了一声,又想点燃一支烟,可把烟拿出来,想起医生的嘱托又生生的忍了回去,“简汐,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文伟业话说到一半,眼里多了几分沉痛,“我和你爸是从公司开始,就一起合伙的,我做会计,他负责公司里的业务。一开始,的确没什么,公司发展虽然慢,但很稳,那些客户也乐意与我们公司长期发展。”

    “后来,我记得是你爸出事的前两年,我发现公司的账面有问题,好几笔款项对不上,花的不明不白的,于是就去问你爸,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爸当时跟我说,或许是记错了,我当时也就把这事情给平了。”

    “但那次之后,不明款项的事情就开始频发,有几次甚至涉及好几千万,我问的次数多了,你爸每次都支支吾吾的,后来不耐烦了,他就多请了几个财务,再后来,我这个财务就只负责公司的收发工资。”

    “他把我调走,我没什么怨言,我也知道我自己不是干大事的料,等公司起来了,我迟早会被淘汰,能在公司里有一个小岗位,足以养家糊口就成了。可作为朋友,我不想他走上不归路,就暗里找他说了好几次。”

    “他每次说会听我的,可转身就把我说的事情给忘了。”

    “公司里其他员工没发现公司的异样,可我知道,你爸他账目漏洞越来越发,他和新请来的那两位财务,经常工作到半夜,我好几次故意经过那里,就看到他们在那里平账目,把账目上的漏洞堵上。”

    “简汐,想必你自己也有感觉,你爸他那段时间特别忙。”文伟业抬眸看着叶简汐。

    叶简汐回想了一下,似乎……真的有一段时间,父亲回来的挺晚,那个时候她在忙着期末考试,每天晚上都很晚睡觉。

    有时候十二点多还没见到父亲回来。

    文伟业继续说道,“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两年,在你爸出事的前一个月,他曾经找过我说,公司要出事了,给了我一笔钱,让我从公司里辞职,那个时候,我问他到底在做什么,你爸很沮丧的说,在帮人洗钱,具体的帮谁洗钱,他没跟我说。”

    “我拿了你爸给我的那笔钱,从公司辞职后,回了老家,再看到新闻的时候,你爸已经出事了……”

    文伟业眼睛有些发红的说:“你爸走之后,好几拨人来找过我,有警察局的,也有税务局的,还有一些不明的人,我本来想找你的,可看那些人来者不善,我就躲到了一个亲戚家里。”

    “简汐,文叔对不起你。”

    文伟业最后一句话说出来,捂着脸呜咽着哭起来。

    叶简汐的鼻子发涩,握住文伟业的手说,“文叔,我从来没怪过你,我这些年过的还好,你不用替我担心。”

    文伟业擦了把眼泪,可更多的眼泪掉了下来。

    “文先生,我们找到其他人说,当初简汐的爸爸被人逼死,是因为他手里掌握着一个东西,这份东西,是不是对这些洗黑钱的人造成了威胁?你有没有当年叶氏集团的资料?”慕洛琛望着文伟业说。

    “东西?什么东西?你们找到了吗?”文伟业激动的说,“我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如果我有,我早就交给警察局了,那群黑心的崽子,别让他们落到我手里!不然我非整死他们,让他们为成书偿命。”

    “东西暂时还没找到,不过我们正在努力。”慕洛琛说。

    文伟业有些失望的坐回了椅子上,“……好,还有,简汐如果你们找到了,一定要交给警察局,让他们把那些坏人绳之于法,成书在天上,也能安息了。”

    “嗯,我们会的。”慕洛琛淡声说,“文先生,打扰你了,很感谢你能告诉我们这些。”

    “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们不用感谢我,应该感谢的人是我。”

    慕洛琛侧首看着眼眶通红的叶简汐说,“简汐,现在事情真相差不多知道了,我们先送文先生回去,免得他遭受到那些人的迫害。”

    叶简汐点了点头。

    慕洛琛示意黎曼把文伟业送走。

    文伟业站起来,顿了下脚步说:“简汐,如果你查到那些坏人,一定要告诉我,我要亲眼看着那些害你爸的坏人被绳之于法。”

    “我会的。”

    黎曼很快送文伟业出去。

    慕洛琛抬手擦去叶简汐眼角的泪水说:“说好了释怀的,怎么现在哭成了小花猫?”

    “我才没哭。”叶简汐倔强的说。

    慕洛琛抱住她说,“好,你没哭,哭的人是我总可以吧?”

    叶简汐依偎在他胸口,心情有些失落,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父亲是世上最正派的人,可没想到,父亲竟然借着公司的明目进行洗黑钱,而且长达两年。

    她安静着不说话,慕洛琛摸着她的一缕头发,想着刚才文伟业说的话,感觉有哪里不对。

    虽然文伟业说的每一条都和他目前掌握的证据符合,但隐隐的有种直觉告诉他,事情并非如此。

    或许当初文伟业看到的并非全部,也或许一早就有人买通了文伟业,特意说这些话来给他们听……

    无论是哪一种,他都觉得,文伟业说的话有问题。

    慕洛琛没把心底的疑惑跟叶简汐说,因为现在还没任何证据表明,文伟业是有问题的,还是等他查出来再说吧。

    *

    在咖啡馆坐了一会儿,慕洛琛送叶简汐回公司。

    叶简汐回到办公室,眼睛还有些红,刚坐在自己的办公位子上,唐游铭就把一份文件放在了她跟前,“今天之前,把这份文件翻译好,我等着急用。”

    叶简汐打开文件,看到里面全是法语内容,皱了眉头,她可是一点法语都不会,可没来得及跟唐游铭说,唐游铭就转身走了。

    看着一堆文件,叶简汐准备给慕洛琛打电话,走一下后门,好歹他是个法语通。

    拿出手机,拨通了慕洛琛的号码,叶简汐张嘴想要说话,门口走过来一个办公室的小妹说,“叶助,门外有警察找你。”

    (..)(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http://www.123xyq.com/read/10/10118/ )(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http://www.xlawen.com/kan/10060/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