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辣文小说 > 久旱逢甘霖(父女) > 久旱逢甘霖(父女) 第 12 部分阅读

第 12 部分阅读

    “呜……爹爹为什么不给贺儿……”,被体内翻滚的欲望折磨到极致,几乎要委屈地哭了起来。

    弓着身子难耐地把臀部往后凑,左右晃动着因着巨大的空虚湿得一塌糊涂,试图自己将那挺立的肉棒纳入穴内,却只是打滑着让自己穴口的花瓣被磨蹭,微弱的快慰后带来更大的空虚感。

    “爹爹……要肉棒……爹爹……”

    身后却没有回音,只感觉那湿漉漉的滚烫巨物似乎靠上了自己的菊穴后方,开始暧昧地画着圈,湿润黏滑的液体润泽着入口。

    几乎顿时紧张起来,身体吓得坚硬住不敢再动半分,连那处也紧紧缩着。

    骗人的吧……爹爹打算进入自己的菊花?

    “爹爹?”,期期艾艾地张嘴唤他。

    “放松点,我不进去……”,声音里有些沙哑的压抑。

    “真的?那爹爹别用肉棒对着贺儿的后穴……”

    “依你……”

    感受着他的离开,身体瞬时间放松下来。

    “啊……”

    方才扩张得充足,沾满了液体的肉棒就着液体的润滑效果猛然一个挺进,竟然连着龟头生生进入了一小半。

    毫无防备的身体被撞得往前飞,乳房大力地甩了一下,可更为恐怖的是从身后传来的感觉。

    后穴里的充实感从未有过,几乎要撕裂一般的不适感让肠腔紧缩着,同时也刺激着肠液的分泌。

    “爹爹骗人……呜……”,呜咽出声,难受地哭了出来……

    “傻贺儿,不进去怎么可能,小菊花真紧,这般又湿又热,你是要夹断我吗?”,低吼了一声,尾音微微往上挑着,手却大力地把臀瓣往两边扳开,狠狠地往里面挺进。

    “呜……别动……爹爹……太大了……进不去的……进不去的……”

    无力地摇着头感受着他的深入,泪流得不行。

    “爹爹……轻点……轻点……”

    “贺儿明明咬着爹爹的肉棒不肯放呢~”

    一寸一寸顶开内里的褶皱,后穴撑到了极致,折磨得我眼泪不停。

    “贺儿没有……呜……爹爹出去……”

    手紧紧拽着身下的被褥,他竟然还在往里面进入……

    “真的要我出去?”,语气里满满的诱哄。

    “嗯……”,满脸泪花肯定地点着头……

    他停下入侵的动作,却也不进不出,只是舒服地哼了几声,“这般窒热的穴洞,真让我立刻就想射了呢……”

    别吓我……射在里面……

    身体一颤,嘴里催着他,“别……爹爹……快出去……”

    他当真微微退出了几分,这次才察觉到爹爹的肉棒进入得有多深入,怪不得后面都快麻木了。

    可是为什么……全身一哆嗦,竟然没忍住呻吟了出来。

    “嗯啊……”,肉棒离开时摩擦过肉壁带来了无法言语的惊人异样感。

    天啊……太刺激了……

    这是一种怎样尖锐又绵长的快感……

    “别动……啊……别……”,为了制止他的离开,身体竟然随着他往后退,可没料到的是,竟然再次硬生生让肉棒回到了原处,塞满了整个后穴。

    “啊……又进来了……嗯……”

    (没停下就爆字数了)

    你快把爹爹给咬断了 ' H '

    菊穴一点点纳入进爹爹的肉棒,胀满似地撑进,却无法停下,弓着身子,瞳孔放大着处于失神,神经的末梢都因着自己这个动作战栗着。

    后穴里被撑满的充实感愈加反应着前面小穴的空虚,尤其是在本来就该到达高潮的前夕,身体的敏感程度几乎到达了极致。

    后面被爹爹的肉棒开发着,肠壁收缩吸吮,进出到了最深处时因着自己的要求,他往后毫不留恋似的稍加移动,仅仅隔着一层薄肉,效果却是仿佛小穴里被进入一般摩擦出了让人舒畅的快感,不同又相似得让我无法承受。

    何况那巨大肉棒刚退出去又被自己给吞进去,仿佛在那敏感狭窄的小小菊穴里抽插一般,一点细微弱小的动作都被无限地放大。

    耳边还传来他不放过的诱惑声。

    “真乖,自己吞进去了呢,喜欢吗?一个劲地缩着,真可爱……”

    “爹爹……别说……”,这样的话语……眯着眼等待刺激感过去,全身发软无力地出声,我已经被折磨得够呛了,他还嫌不够吗。

    “那贺儿还要我出去吗?还是要我进入?”,说着便将肉棒轻微地在穴洞里一进一出。

    “啊……”,全身哆嗦,身子猛地往前一颤,眼角竟然被身体内燃起的快乐逼出了泪花来。

    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好舒服……明明屁眼里塞进了那般大的东西……

    “嗯?”,又是轻轻地一个细微进出。

    酸慰感将身体的渴求一点点带起,眼底迷蒙一片全是情欲。

    “不说呢?”,持续不断的进出,弧度也越来越大,分泌着的肠液不断适应着,越是适应,疼痛感就越是减少,仅仅身下满满的满足感。

    “嗯……爹爹……”,呼声逐渐暧昧绵转。

    “喜欢就放松点,你快把爹爹的命根咬断了……”,猛地一个挺进后,他低身将湿热的舌沿着我的脊椎骨往上舔,话语间唇瓣里吐出热气撒在肌肤上,刺激感突突地往脑袋里传。

    说得哪有这么夸张,脸红了一片,心跳快得不像话,这才终于接受了他要肏弄自己菊穴的现实。

    慢慢地尝试放松着以便他更好地动作,这一动却也让自己体内的不适感减少了许多。

    不由得轻吟了一声。

    “贺儿真乖……”,低哑的愉悦笑声。

    挺腰的动作却远不如听起来这般温柔,浅浅地退出又狠狠往里面直撞着里面那块敏感软肉,仿佛要让里面记住他的尺寸般,进出间带出粉红的嫩肉翻涌,前面的花穴被刺激得直分泌着蜜液,甩动着往下滴着透明的液体。

    “嗯啊……太大了……爹爹……”,巨物尺寸惊人,后穴却比不得花穴的适应能力,愣是撑得我欲死欲活不已。

    那处软肉每被撞击,前穴就忍不住收缩一下,又是舒服又是远远不够。

    情欲的冲动让自己只想凭着本能,想让菊花得到和花穴里同样的快感。

    “爹爹……啊……贺儿想要更多……想被爹爹的肉棒肏哭……”

    (迷之微笑)

    爹爹坏吧坏吧不是罪~ 'H'

    几乎哭着喊出声来,腰身竟然忍不住淫荡地摆动起来,渴求着更猛烈的进出。

    “小屁股扭得真淫荡……喜欢爹爹这样干你?”

    低低的话说得有些凌乱,动作却忍不住加重加大力度,进出大开大合,直直退到体外再全然进入贯穿,每一寸肉壁都被摩擦出异样的快乐,又酥又痒。

    “喜欢……喜欢爹爹干贺儿的屁眼……爹爹干得贺儿好爽……嗯啊……”

    迷蒙地眯着眼,红潮染满脸颊,再顾不得别的,只凭着直觉说出口里的话,哪里管得了放不放浪,羞不羞耻。

    只觉得待清醒之后一定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嗯啊……这样被爹爹进入……嗯唔……好刺激……”

    弓着身体扭着臀瓣难耐地寻求更大的冲击。

    “小淫娃……动得真厉害……啊……真紧……”,爹爹终于难以控制地开始加速,力道也重得仿佛要将我贯穿似的。

    “啊……太深了……呜……”

    太过激烈身体就忍不住开始轻颤,眼角难以克制地分泌泪水,呻吟里带着啜泣的哭腔。

    “呜呜……肉棒太厉害了……嗯啊……爹爹的肉棒……贺儿要死了……嗯啊……”

    语不成句,那一处传来快感太过强烈,直直刺激到下身几乎失禁,濒临临界点时终于忍不住摇着头哭了起来。

    “爹爹……受不了了……贺儿受不了……啊……要尿了……”

    眼下手的指骨大力紧绷得泛白,下巴的汗珠沉重地甩落出去,晶莹地破碎。

    “爹爹的精液全给你……啊!”

    他一声粗吼,终于一个挺进,将自己滚烫的精华尽数交付,穴内尽头被灼热的液体塞满到极致,却被那还未瘫软下的肉棒堵住不流出分毫。

    只感受到脑袋里仿佛一圈白光闪过,眼前发白,全身哆嗦着终于到达了高潮。

    这是怎样狂野极端又尖锐的欢愉……

    “尿了……贺儿尿了……”,快感的巅峰早已让我失去神智,颤抖着满眼是泪。

    透明晶亮的液体大量地撒下,溅湿了一身,腥咸的体液味刺激着鼻腔,见证着我的淫荡。

    手再无力支撑,身体前倾瘫软倒下,爹爹的肉棒从菊穴里抽出,发出羞耻的“啵”声,带出一阵温热的热流,肉棒内那残余的精液喷撒在白皙的背部。

    张着嘴大力地喘着粗气,两个小穴都剧烈地收缩着痉挛着,加上液体被悉数排出的快感,泛滥得无法自控。

    汹涌的水势终于缓缓停下,全身仍沉浸在极大的快慰里抽搐不已,神智涣散,麻痹般的快感肆虐着传递。

    他倾下身躺在我身边,温柔地抱住我不断哆嗦的身躯,爹爹半软的肉棒在腿上的肌肤若有若无地磨蹭着,哑哑地凑近我耳边轻轻地说了句,“贺儿,我爱你……”

    呼吸又热又重拂过耳根,身体逐渐放松瘫软在他怀里,失神的眼噙着泪终于定在他身上,满眼里都是可怜的控诉,“爹爹坏……”

    (爹爹坏~~~遁走)

    打赏专用:沈贺篇——后庭失禁play,五千五

    “爹爹的手……在贺儿的后面……”,进出着……好热……

    眯着眼小猫般嘤咛出声……

    菊穴里异物入侵的异样感被肉棒在湿热花穴进出间的快感覆盖着,甚至在手指的抽送间也配合着身下律动的频率。

    “后面?书上没教你这处的名字是何吗?”

    他怎么知道我有在书中看到?紧张地身体一缩,却听见他在自己耳边的低笑。

    “来,爹爹教你……此处名为后庭,又称菊穴,后穴,粗俗点则是屁眼,贺儿喜欢哪一个?”

    这般一本正经讲述着知识一般的态度,身下的动作却半点没有停下来。

    羞得无法自己,只能满脸通红地点着头,也不知他能不能看到,口中因他的动作断断续续,“都喜欢……可爹爹……如何知道?”

    “你忘了我习医?”

    心中一惊,我倒是真忽略了这一点,到怪不得爹爹每次撞的位置和方法姿势都那般准确无误。

    除却初次便让我坠入情欲的狂潮外,他此时对于菊穴的探索也那般细致温柔直入中心。

    “嗯啊……难怪爹爹每次都……干得贺儿这般舒服……”

    “贺儿的菊穴真紧呢~颜色这么浅,还粉粉的……真是个尤物,两个小穴都是喜欢被爹爹干对吗?”

    “喜欢……爹爹……唔嗯……喜欢爹爹用大肉棒肏贺儿……”

    “喜欢的话爹爹天天肏你好不好?”,他低哼着喘息,肉棒送入间,趁我不注意又探入一根手指。

    肠道被从未有过地逐渐扩张,后穴里却因着这样强烈的异物感而分泌出了些黏滑的液体。

    全身发热,细碎地分泌着情欲渐深引起的透明汗珠,从额间顺着脸廓滴落,小穴里敏感得不像话。

    “啊……那里……”

    身子猛地一颤,指尖在菊洞里探索到深处时突地触碰到一处微微凸起的软肉,异样的快感却是从小穴里传来的。

    “察觉到甜头了?小淫娃……”

    幽闭许多年从未被外物入侵过的后庭,哪怕是一根手指的进入,带来的无不是极其剧烈的扩张感,他却持续探入第二根手指,第三根循序渐进,我竟然没有半分反抗的余地。

    “嗯啊……爹爹,别这样……贺儿的菊花要被撑坏了……”

    三根手指几乎已经到了极限,加上相邻的另一处花穴被他那巨大的肉棒进出抽插着,又是欢乐又是痛苦让我摇着头呻吟不已。

    自己的身体犹如玩具般被他玩弄,心中不祥的预感让身体发软到直抖,不切实际地期望着他能放过那处脆弱的地方……

    “求爹爹出去……呜……嗯?”

    他竟然,真的出去了?

    微微的空虚感后是他掌控住臀瓣开始猛烈进攻花穴深处,媚肉翻涌间尽是难以抵挡的快意,狠狠被撞击的蕊心发热发软。

    被撩拨得敏感万分的小穴被那巨物抽插得水花四溅,卵蛋拍打着发出巨大的声音,进出全然地填满身体和每一处空虚。

    “啊……好快,嗯啊……爹爹的肉棒顶到贺儿的子宫口了……好重……好舒服……嗯啊……”

    那般激烈又那般快速地把身体的快感撩到了极致,口中是连成一片河的淫声浪语。

    眼角泪意湿润,全身红润,汗珠也飞溅至床被之上,洇成暧昧的深色。

    极重的大力撞击和快速的抽插律动将我送到了浪潮的顶端,腰身不自主地开始摇摆随着他的进出晃动,寻求着高潮的足迹。

    潮红发烫的脸庞,微启的嫣红嘴唇,喘息间尽是破碎又连续的羞耻话语。

    “啊……爹爹,要到了……贺儿要高潮了……嗯?”

    一个低吼声,硕大的肉棒却几乎在瞬时间突然一个抽出便不再进入,硬生生将我卡在高潮到达的前夕。

    “呜……爹爹为什么不给贺儿……”,被体内翻滚的欲望折磨到极致,几乎要委屈地哭了起来。

    弓着身子难耐地把臀部往后凑,左右晃动着因着巨大的空虚湿得一塌糊涂,试图自己将那挺立的肉棒纳入穴内,却只是打滑着让自己穴口的花瓣被磨蹭,微弱的快慰后带来更大的空虚感。

    “爹爹……要肉棒……爹爹……”

    身后却没有回音,只感觉那湿漉漉的滚烫巨物似乎靠上了自己的菊穴后方,开始暧昧地画着圈,湿润黏滑的液体润泽着入口。

    几乎顿时紧张起来,身体吓得坚硬住不敢再动半分,连那处也紧紧缩着。

    骗人的吧……爹爹打算进入自己的菊花?

    “爹爹?”,期期艾艾地张嘴唤他。

    “放松点,我不进去……”,声音里有些沙哑的压抑。

    “真的?那爹爹别用肉棒对着贺儿的后穴……”

    “依你……”

    感受着他的离开,身体瞬时间放松下来。

    “啊……”

    方才扩张得充足,沾满了液体的肉棒就着液体的润滑效果猛然一个挺进,竟然连着龟头生生进入了一小半。

    毫无防备的身体被撞得往前飞,乳房大力地甩了一下,可更为恐怖的是从身后传来的感觉。

    后穴里的充实感从未有过,几乎要撕裂一般的不适感让肠腔紧缩着,同时也刺激着肠液的分泌。

    “爹爹骗人……呜……”,呜咽出声,难受地哭了出来……

    “傻贺儿,不进去怎么可能,小菊花真紧,这般又湿又热,你是要夹断我吗?”,低吼了一声,尾音微微往上挑着,手却大力地把臀瓣往两边扳开,狠狠地往里面挺进。

    “呜……别动……爹爹……太大了……进不去的……进不去的……”

    无力地摇着头感受着他的深入,泪流得不行。

    “爹爹……轻点……轻点……”

    “贺儿明明咬着爹爹的肉棒不肯放呢~”

    一寸一寸顶开内里的褶皱,后穴撑到了极致,折磨得我眼泪不停。

    “贺儿没有……呜……爹爹出去……”

    手紧紧拽着身下的被褥,他竟然还在往里面进入……

    “真的要我出去?”,语气里满满的诱哄。

    “嗯……”,满脸泪花肯定地点着头……

    他停下入侵的动作,却也不进不出,只是舒服地哼了几声,“这般窒热的穴洞,真让我立刻就想射了呢……”

    别吓我……射在里面……

    身体一颤,嘴里催着他,“别……爹爹……快出去……”

    他当真微微退出了几分,这次才察觉到爹爹的肉棒进入得有多深入,怪不得后面都快麻木了。

    可是为什么……全身一哆嗦,竟然没忍住呻吟了出来。

    “嗯啊……”,肉棒离开时摩擦过肉壁带来了无法言语的惊人异样感。

    天啊……太刺激了……

    这是一种怎样尖锐又绵长的快感……

    “别动……啊……别……”,为了制止他的离开,身体竟然随着他往后退,可没料到的是,竟然再次硬生生让肉棒回到了原处,塞满了整个后穴。

    “啊……又进来了……嗯……”

    菊穴一点点纳入进爹爹的肉棒,胀满似地撑进,却无法停下,弓着身子,瞳孔放大着处于失神,神经的末梢都因着自己这个动作战栗着。

    后穴里被撑满的充实感愈加反应着前面小穴的空虚,尤其是在本来就该到达高潮的前夕,身体的敏感程度几乎到达了极致。

    后面被爹爹的肉棒开发着,肠壁收缩吸吮,进出到了最深处时因着自己的要求,他往后毫不留恋似的稍加移动,仅仅隔着一层薄肉,效果却是仿佛小穴里被进入一般摩擦出了让人舒畅的快感,不同又相似得让我无法承受。

    何况那巨大肉棒刚退出去又被自己给吞进去,仿佛在那敏感狭窄的小小菊穴里抽插一般,一点细微弱小的动作都被无限地放大。

    耳边还传来他不放过的诱惑声。

    “真乖,自己吞进去了呢,喜欢吗?一个劲地缩着,真可爱……”

    “爹爹……别说……”,这样的话语……眯着眼等待刺激感过去,全身发软无力地出声,我已经被折磨得够呛了,他还嫌不够吗。

    “那贺儿还要我出去吗?还是要我进入?”,说着便将肉棒轻微地在穴洞里一进一出。

    “啊……”,全身哆嗦,身子猛地往前一颤,眼角竟然被身体内燃起的快乐逼出了泪花来。

    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好舒服……明明屁眼里塞进了那般大的东西……

    “嗯?”,又是轻轻地一个细微进出。

    酸慰感将身体的渴求一点点带起,眼底迷蒙一片全是情欲。

    “不说呢?”,持续不断的进出,弧度也越来越大,分泌着的肠液不断适应着,越是适应,疼痛感就越是减少,仅仅身下满满的满足感。

    “嗯……爹爹……”,呼声逐渐暧昧绵转。

    “喜欢就放松点,你快把爹爹的命根咬断了……”,猛地一个挺进后,他低身将湿热的舌沿着我的脊椎骨往上舔,话语间唇瓣里吐出热气撒在肌肤上,刺激感突突地往脑袋里传。

    说得哪有这么夸张,脸红了一片,心跳快得不像话,这才终于接受了他要肏弄自己菊穴的现实。

    慢慢地尝试放松着以便他更好地动作,这一动却也让自己体内的不适感减少了许多。

    不由得轻吟了一声。

    “贺儿真乖……”,低哑的愉悦笑声。

    挺腰的动作却远不如听起来这般温柔,浅浅地退出又狠狠往里面直撞着里面那块敏感软肉,仿佛要让里面记住他的尺寸般,进出间带出粉红的嫩肉翻涌,前面的花穴被刺激得直分泌着蜜液,甩动着往下滴着透明的液体。

    “嗯啊……太大了……爹爹……”,巨物尺寸惊人,后穴却比不得花穴的适应能力,愣是撑得我欲死欲活不已。

    那处软肉每被撞击,前穴就忍不住收缩一下,又是舒服又是远远不够。

    情欲的冲动让自己只想凭着本能,想让菊花得到和花穴里同样的快感。

    “爹爹……啊……贺儿想要更多……想被爹爹的肉棒肏哭……”

    几乎哭着喊出声来,腰身竟然忍不住淫荡地摆动起来,渴求着更猛烈的进出。

    “小屁股扭得真淫荡……喜欢爹爹这样干你?”

    低低的话说得有些凌乱,动作却忍不住加重加大力度,进出大开大合,直直退到体外再全然进入贯穿,每一寸肉壁都被摩擦出异样的快乐,又酥又痒。

    “喜欢……喜欢爹爹干贺儿的屁眼……爹爹干得贺儿好爽……嗯啊……”

    迷蒙地眯着眼,红潮染满脸颊,再顾不得别的,只凭着直觉说出口里的话,哪里管得了放不放浪,羞不羞耻。

    只觉得待清醒之后一定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嗯啊……这样被爹爹进入……嗯唔……好刺激……”

    弓着身体扭着臀瓣难耐地寻求更大的冲击。

    “小淫娃……动得真厉害……啊……真紧……”,爹爹终于难以控制地开始加速,力道也重得仿佛要将我贯穿似的。

    “啊……太深了……呜……”

    太过激烈身体就忍不住开始轻颤,眼角难以克制地分泌泪水,呻吟里带着啜泣的哭腔。

    “呜呜……肉棒太厉害了……嗯啊……爹爹的肉棒……贺儿要死了……嗯啊……”

    语不成句,那一处传来快感太过强烈,直直刺激到下身几乎失禁,濒临临界点时终于忍不住摇着头哭了起来。

    “爹爹……受不了了……贺儿受不了……啊……要尿了……”

    眼下手的指骨大力紧绷得泛白,下巴的汗珠沉重地甩落出去,晶莹地破碎。

    “爹爹的精液全给你……啊!”

    他一声粗吼,终于一个挺进,将自己滚烫的精华尽数交付,穴内尽头被灼热的液体塞满到极致,却被那还未瘫软下的肉棒堵住不流出分毫。

    只感受到脑袋里仿佛一圈白光闪过,眼前发白,全身哆嗦着终于到达了高潮。

    这是怎样狂野极端又尖锐的欢愉……

    “尿了……贺儿尿了……”,快感的巅峰早已让我失去神智,颤抖着满眼是泪。

    透明晶亮的液体大量地撒下,溅湿了一身,腥咸的体液味刺激着鼻腔,见证着我的淫荡。

    手再无力支撑,身体前倾瘫软倒下,爹爹的肉棒从菊穴里抽出,发出羞耻的“啵”声,带出一阵温热的热流,肉棒内那残余的精液喷撒在白皙的背部。

    张着嘴大力地喘着粗气,两个小穴都剧烈地收缩着痉挛着,加上液体被悉数排出的快感,泛滥得无法自控。

    汹涌的水势终于缓缓停下,全身仍沉浸在极大的快慰里抽搐不已,神智涣散,麻痹般的快感肆虐着传递。

    他倾下身躺在我身边,温柔地抱住我不断哆嗦的身躯,爹爹半软的肉棒在腿上的肌肤若有若无地磨蹭着,哑哑地凑近我耳边轻轻地说了句,“贺儿,我爱你……”

    呼吸又热又重拂过耳根,身体逐渐放松瘫软在他怀里,失神的眼噙着泪终于定在他身上,满眼里都是可怜的控诉,“爹爹坏……”

    “不喜欢?”,半挑着眉眼角轻勾出一抹邪魅张狂,新丽的凤眸中倾泻出波浪缓缓,语气里却仍然那般细致温柔。

    “……”,被这话问得喉间一噎,满脸潮红再起,滚烫不已地心跳加速着,才喃喃自语似的小声地含糊不清般说了句,“喜欢……”

    心里全然都是无力感,喜欢是真喜欢,但受不住也是真受不住。

    体内残余的快感让自己回想起方时别样的疯狂欢爱,有些后悸于那样直入骨髓般的灭顶快感,那一瞬间的自己快乐的几乎快要死去。

    此刻属于爹爹的精液仍然从自己无法合上的菊穴里往外流着……身下一片湿润得难受。

    身子被揽进他的怀里,头埋进他的胸膛,有些埋怨地说着,“可是太刺激了……贺儿会死的……”

    闻言,他低笑着,宽大的手掌上下滑动,低声在我头顶说着,“贺儿这么淫荡的身子一定会上瘾的……相信我……”

    脑子失去了转动……什么?

    “后庭第一次被异物进入后会刺激出肠液的分泌,今后便会越来越适应不再疼痛只有快感。而且,哪怕是第一次,我的宝贝贺儿也舒服地哭了呢,今后怕是要求着爹爹干你的菊穴吧?”

    “爹爹……”,抬起小脸惊恐地看着他,别吓我,还有今后?全然忽略了他说的会上瘾这件事。

    “那里被爹爹的肉棒撑满的感觉是不是很舒服?”,他凑近吻住我微张的小嘴,轻轻吸吮着,脑子里甜蜜得一团迷糊。

    有些委屈地皱着鼻头,轻舔了舔他的唇,犹犹豫豫地小声说,“就是因为太舒服了……”

    舒服到了身体能承受的极致,根本受不了,现在全身无力,身体还偶尔不受控制地抽动一下。

    “哈哈……真是我的宝贝……”,他放肆地笑出声来,像是被取悦了一般,语气里宠溺十足。

    “爹爹……”,被弧度极大的笑容眩晕了头,傻傻地看着此时仿如带着光芒的他。

    身下的湿润感冰凉地刺激着肌肤,双眼看着他细声地撒着娇,“爹爹……身子难受……”

    “爹爹带你去沐浴。”,他凑下脸将喜悦的吻亲在我的唇上,嘴角一勾,起身下床,对我伸出双手。

    赤裸的身躯那般完美地展示在我的面前,不由得脸上一热,竟然不敢直视。

    “都是你的了还不敢看?”,他凑身过来将我的头用修长的手指扳过,指骨轻捏着我的下巴,眉眼里带着几分逗弄。

    “爹爹还……硬着……”,目光躲闪不敢看他的下方,只是格外不好意思地同他对视着,整个人都迟钝了。

    我似乎很少看见爹爹肉棒完全瘫软下的样子,最多也是同此刻一般刚射后的半软状态,可到底也是硬着的模样。

    “放心……一会儿爹爹不动你……小可怜似的。”

    到也不是担心这个,只是想也没想便说出了心里的想法,但疲软至极确实想去自己的温泉池里泡上一泡,便附上他的手准备起身。

    “嗯唔……”,天啊……

    浑身一颤,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臂膀,微眯着眼呻吟,被体内传来的刺激感惊了个十足。

    自己方才这一动,那些滚烫的液体瞬时间抢着往外流。

    他似是看出来我的局促,凑近我的耳边轻轻沙哑地说了句,“要不要爹爹用肉棒给你堵住?”

    (科普一下,女子从后面被进入,引发的是阴道高潮,所以前面被弄得越敏感,所以越舒服,男子则是引发前列腺高潮,后面会分泌肠液这点男女都一样,反正就是进入一次后更加容易适应。但是你们懂的,肉文作者都是亲妈。)

    爹爹用肉棒给你堵住?'H'

    “不喜欢?”,半挑着眉眼角轻勾出一抹邪魅张狂,新丽的凤眸中倾泻出波浪缓缓,语气里却仍然那般细致温柔。

    “……”,被这话问得喉间一噎,满脸潮红再起,滚烫不已地心跳加速着,才喃喃自语似的小声地含糊不清般说了句,“喜欢……”

    心里全然都是无力感,喜欢是真喜欢,但受不住也是真受不住。

    体内残余的快感让自己回想起方时别样的疯狂欢爱,有些后悸于那样直入骨髓般的灭顶快感,那一瞬间的自己快乐的几乎快要死去。

    此刻属于爹爹的精液仍然从自己无法合上的菊穴里往外流着……身下一片湿润得难受。

    身子被揽进他的怀里,头埋进他的胸膛,有些埋怨地说着,“可是太刺激了……贺儿会死的……”

    闻言,他低笑着,宽大的手掌上下滑动,低声在我头顶说着,“贺儿这么淫荡的身子一定会上瘾的……相信我……”

    脑子失去了转动……什么?

    “后庭第一次被异物进入后会刺激出肠液的分泌,今后便会越来越适应不再疼痛只有快感。而且,哪怕是第一次,我的宝贝贺儿也舒服地哭了呢,今后怕是要求着爹爹干你的菊穴吧?”

    “爹爹……”,抬起小脸惊恐地看着他,别吓我,还有今后?全然忽略了他说的会上瘾这件事。

    “那里被爹爹的肉棒撑满的感觉是不是很舒服?”,他凑近吻住我微张的小嘴,轻轻吸吮着,脑子里甜蜜得一团迷糊。

    有些委屈地皱着鼻头,轻舔了舔他的唇,犹犹豫豫地小声说,“就是因为太舒服了……”

    舒服到了身体能承受的极致,根本受不了,现在全身无力,身体还偶尔不受控制地抽动一下。

    “哈哈……真是我的宝贝……”,他放肆地笑出声来,像是被取悦了一般,语气里宠溺十足。

    “爹爹……”,被弧度极大的笑容眩晕了头,傻傻地看着此时仿如带着光芒的他。

    身下的湿润感冰凉地刺激着肌肤,双眼看着他细声地撒着娇,“爹爹……身子难受……”

    “爹爹带你去沐浴。”,他凑下脸将喜悦的吻亲在我的唇上,嘴角一勾,起身下床,对我伸出双手。

    赤裸的身躯那般完美地展示在我的面前,不由得脸上一热,竟然不敢直视。

    “都是你的了还不敢看?”,他凑身过来将我的头用修长的手指扳过,指骨轻捏着我的下巴,眉眼里带着几分逗弄。

    “爹爹还……硬着……”,目光躲闪不敢看他的下方,只是格外不好意思地同他对视着,整个人都迟钝了。

    我似乎很少看见爹爹肉棒完全瘫软下的样子,最多也是同此刻一般刚射后的半软状态,可到底也是硬着的模样。

    “放心……一会儿爹爹不动你……小可怜似的。”

    到也不是担心这个,只是想也没想便说出了心里的想法,但疲软至极确实想去自己的温泉池里泡上一泡,便附上他的手准备起身。

    “嗯唔……”,天啊……

    浑身一颤,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臂膀,微眯着眼呻吟,被体内传来的刺激感惊了个十足。

    自己方才这一动,那些滚烫的液体瞬时间抢着往外流。

    他似是看出来我的局促,凑近我的耳边轻轻沙哑地说了句,“要不要爹爹用肉棒给你堵住?”

    (家主你节操掉了)

    偷看自己女儿沐浴好不要脸'H'

    “爹爹……”

    尴尬地夹紧双腿,热流顺着大腿根部滑下,吓地抬头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嘴角却带着弯掩不住的笑容,这还不都是他的东西。

    大概越是正经禁欲般的人说着情话时就越是让人无力招架,在书上见过各式各样场景下的荤话,但都没有自己爱的人在自己耳边吐着热气缓慢地说出调情似的话语时,既刺激又震撼,满身心在一瞬间仿佛被电流击中,那样好听的声音低哑着透露出诱惑十足。

    “真是我的宝贝……”,看着我这幅模样,他沉沉地笑出声,打横将我抱起,走到铺着细石的路上,府内有温泉池的房屋皆是这般设计,从卧房与温泉池连着一条雪白的石子路,只有一扇木门之隔方便随时使用。

    但我的房间稍微有些不同,因为离泉眼近,所以,我的池子是露天的。

    规模不大,却布置得甚有女儿家的情调,池旁种了棵金桂,正是花期,满池的桂花香游弋浮动。

    夜色早已不太浓重,月亮挂在天边一弯已经快淡去颜色,约莫再过一个时辰便天亮了。

    今夜着实耗得有些久了,感受着菊穴传来的异样感,心里祈祷着明日走路的样子不要太奇怪。

    爹爹抱着我顺着石梯走进泉池,温柔地将我放下,温热的水浸过肌肤,暖暖地酥到了内心深处,后穴里的液体被刺激着不断往外流,一阵失神,不由闭着眼惺忪地展露出几丝游移的媚态,喉间轻吟了一声。

    嗯……好舒服……

    眉眼都温顺地展开,疲惫感一扫无疑,肌肤白里透着红润。

    爹爹在我身后,取过一旁的洗具,将木梳温柔地为我顺着发,再取过木簪细致地将发挽了起来。“大晚上头发湿了不易干……”

    似是想到了什么,偏过头疑惑地看着他,手摸了摸头上的简单发髻,颦着眉迟疑地出声,“爹爹似乎……对我这里很是熟悉?”

    何处放着什么东西,什么作用……甚至,他为我挽发的样式,居然同我自己私下用的一模一样……

    凑得极近,审视般看着他,脑中一个念头闪过,呆呆地问了出口,“爹爹莫不是偷看过贺儿沐浴?”

    爹爹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却难得偏过头不敢看我,似是有些艰难地开口,“胡说什么……”

    爹爹这是……不好意思了?

    本来快自我否定自家爹爹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可他反常的模样却让我加倍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爹爹……”,凭着他的身体轻松地在水里转了个身面向他,凑近唇瓣轻轻噬咬着他的喉结,嘴里咦唔出声,“爹爹看到了什么?”

    手捧着自己的双乳,将那嫣红的两粒红豆刷过他的胸膛,轻舔着唇,“有没有看见贺儿的两个大奶子?嗯?”,鼻息灼热,脸绯红一片说出更加羞人的话。

    此时的爹爹闷哼着忍耐颤抖的样子实在难得,难得到自己的捉弄心十足兴起,却忘了眼前的男人哪里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

    手挂在他的脖子上,胸前两团肉颤巍巍地轻轻蹭着他的胸膛,在他耳边呼着热气,将小巧的舌探进,湿润暧昧地舔舐出水声,“偷看贺儿的时候……爹爹是什么感觉呢?”

    (贺儿智商上线了)

    这次可不许再晕过去了'H'

    “一定也硬到不行吧?想插贺儿的小穴对不对?”,沉下身子,两腿之间是他的大腿,湿润的穴口紧贴着他的大腿上下磨蹭,湿滑的液体摩擦着让全身升温发烫。

    口间的吻向下,小猫般舔舐轻咬着他的下颌,颈部,冰凉又滚烫的肌肤下有力的肌肉绷出好看的线条,带着男子特有的诱惑气息。

    直到强健有力的胸膛上那两点,爹爹最爱咬自己的红珠了,轻轻地凑上去,这次换我来,含进那小小的坚硬,舌尖在上面打着圈,嘴里仍不忘刺激着他。

    “可是爹爹都吃不到呢,爹爹的肉棒那么大,贺儿却还那么小……爹爹都是自己用手吗?真可怜……”

    吐出被舔舐得充血发红的硬珠,皱着鼻头将自己的乳尖触碰上去,雪白的乳肉挤压到变形,眼睛却半点不移,只是带着些无辜又诱惑的神态看着他。

    却听他粗哑地吼出声,“一会看看是谁可怜?嗯?”,转过来的眼里尽是凌厉强势的暗色光芒,毫不掩饰地如刀般射入我的眼眸里,仿如一头饥饿许久的野兽,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的猎物。

    天亡……这下玩过头了……不好的预感让自己背部发麻,却来不及想更多便被爹爹强力的手提起我的腰臀,对准那早已挺立的硕大肉棒猛地按下。

    “嗯啊……别……”

    毫不留情直直地贯穿了整个花穴的肉棒顶出了口间的呻吟,全身因着突如其来的快感轻颤地抓紧脚尖,挂在他身上紧绷着感受着体内被巨物填满带来的充实感,溅起的水花声中,耳边是他轻喘着气的性感嗓音,“这次可不许再晕过去了……”

    我现在就想晕过去了,因为接下来真正学会了什么叫做被刺激到的男人惹不起……

    “你刚刚不是问我硬了怎么办吗?”

    靠在他肩上被他掌控着身体上下起伏,肉棒进出间都带进温热的水流,刺激着爱液的不断分泌和媚肉的剧烈翻涌。

    “嗯……爹爹?”,鼻音含糊不清地回话。却没发现他这是默认了自己方才的问话。

    “贺儿是不是( 久旱逢甘霖(父女) http://www.xlawen.com/kan/1003/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