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辣文小说 > 久旱逢甘霖(父女) > 久旱逢甘霖(父女) 第 9 部分阅读

第 9 部分阅读

    “爹爹方时可没有想到这些。”,低声说着,小脚不安分地往上挑动着,有些无赖的埋怨。

    身体疲累到不行,私处也隐隐发着疼,腹部轻压时也有着痛感,膝盖因着之前的撞击有些发乌,身上的肌肤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指痕,与周围太过白皙的皮肤对比起来也有些骇人,向来被司桐精心呵护保养得极好的娇嫩身躯被折腾成这样,也怪不得她这般生气。

    到事实上,因着从小受苦太多,所以到沈府后,体质被列为重中之重。

    强身健体的练习实在做得够多,且自幼习鞭法,较之一般女子,身体自是好了太多。

    虽说晕了过去,睡了几个时辰之后也好过了许多。

    但毕竟是初次,爹爹又那般猛烈的索取,难受还是有的。而面前的人却一副吃饱餍足精力十足的模样,心中不免有些不平。

    为什么同样做这事,完事后,女子就精疲力尽,男子却能神清气爽。

    明明过程都是爹爹在动……累的反而是我呢?

    想到这里有些沮丧,却因为回忆起方才的一切,脸红了个通透。

    他将我的腿抬起,放在床上,取过一旁的被子盖住我的下半身,低声附在我耳旁,带着醉人的笑意,“怪我还是怪你,贺儿那么诱人,我怎么停得下来?”

    耳根几乎在瞬时间软了个彻底,脑袋都烧了起来。

    (卡在最后几分钟更了,我真是英勇。)

    因为是你所以乐意

    “少主,先用些粥吧。”,不知如何回话间,一旁的司桐放下手里盛物的木具,取了碗粥靠近我,“药膳厨房还在准备。”

    “给我吧。”

    她的动作被起身的爹爹止住,他在铜盆里洗净了手,取过方帕擦拭,然后转身接过司桐手里的碗。

    “来……”,一边吹凉了粥,在口间试了试温度,低声哄着我喝粥。

    傻傻地张着嘴,吞咽下黏滑的粥,几乎要甜到心里去了。

    “接下来几天请家主和少主多克制忍耐一下,毕竟来日方长,身体养好了才是要紧。”

    依旧是那般清清冷冷事不关己的声音,却透着逼人的气势。

    内容虽然隐晦,但听着的人无不知道其间内涵,我的脸虽已经红了个通透,但心里自然也知道她是为了我好。

    话也是极有道理的,可到底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只得沉默地羞涩无比点了点头。

    爹爹握着勺子的手一抖,轻咳一声,脸似是有些发红,却是沉静地开口回了一字,“嗯。”

    我凑近他的脸庞,仔细瞧着那从未见过的对方不好意思般的铁证。

    “属下先告退了。”,司桐无声无息地退下。

    他把勺里的粥过到我嘴里,低笑着问,“贺儿瞧着我作甚?”

    “爹爹不好意思?”,咽下口中的温热粥饭,看着那仍然未曾消却的可疑红晕,心情大好地带着调笑开心地明知故问。

    他凑近我的脸,舌尖勾去我嘴角的湿润残留,眉角轻挑,漆黑深潭般的眸里邪魅的眼神尽然释放,注视着我的眼专注至极。

    “因为是你……我乐意……”

    浑厚的声音里每一个字眼里都是勾人的磁性。

    他是要让我开心地死去吗?

    只觉得自己仿佛是傻掉了一般,唇微张着,看着面前的人。

    心中是怔然一片,却无比确信这样的他的确是真实为我而存在的。

    “爹爹……”,无意义地轻声唤着他。

    “嗯。”

    “爹爹……”

    “嗯……”

    似乎知道我这样做仅仅是出于直觉,鼻音里都是宠溺地任由我不停地唤他,不停地回应着。

    人的一生,怎么会有这样强烈的情感,怎么会,这样喜爱一个人?

    “爹爹,我真高兴。”,眉眼之间的笑意没有半分隐藏地看着他,空气里都是甜蜜的欢乐。

    他无奈地刮了下我的鼻尖,声音有些发哑,眼定在我的面容上,“知道,嘴角扬得这么大,贺儿这么可爱我会忍不住的。”

    “爹爹!”,惊呼一声,发现他认真说话和模样竟然没有半分玩笑的意味。

    一时间有些顿住,在那样深沉的眼神里结巴起来,“爹爹,还有些……有些疼……”

    “哪里疼?”,猛然暗下的眼眸让我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可这样的问题是半点没法回答的,心中轻怪着爹爹,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小穴里疼?”,他轻轻凑在我耳边,隔着一定距离,温热的气息却缓缓地打在耳上,身体一颤,被那样的词汇刺激得满脸通红发烫。

    他突然笑了出声,眼里尽是无奈,“真是的,贺儿方才的大胆哪里去了?罢了,来,好好喝粥,一会陪我用膳。”

    到底是谁不让我好好喝的……

    你高估了我的忍耐力

    可是,此刻的温柔并未延续太久,靠在他温暖的怀窝里安心地睡了一夜,醒来时是被他离开被窝带来的寒气给惊动了。

    “爹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目光却定在那撑起来的裤裆上,这是……爹爹。

    睡梦瞬间被赶走,呆呆地看向他,心跳快得不像话。

    “继续睡会吧。”,他低下头轻轻印了一个吻在我额头,温柔地笑了笑。

    “爹爹去哪?”,撑起身拉住他的衣角,不舍地问,他都这样还想去哪,意有所指的目光落在那隔着层布的肿胀巨物上。

    却见他眼神晦暗地盯着我的胸前,有些发凉,低头一看却红透个脸,原来动作间衣衫开了,领口滑至肩下,露出大片白嫩的肌肤。

    心里自然知道这样的自己会带给他怎样的冲击,可这人,是爹爹啊,就是随便他看又如何。

    只见他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才偏过头移开目光喑哑地发声,“明知故问。”

    “爹爹不要贺儿帮忙?”,逗弄的心起了就停不下来,此刻的爹爹,与平日里的模样实在太不相同,却更加让我心动。

    “傻贺儿,你高估了我对你的忍耐力。”

    他再度看着我,用着极为认真的语气说出这番话,眉心可爱地拧紧着。

    “爹爹真不要我帮忙?”

    小巧的舌尖探出,舔了舔粉嫩的唇瓣,扬着眉带着笑,却不依不饶拉着他不放。

    “不疼了?”,他竟然靠近来轻轻使劲按了一下我的小腹,尾音扬起。

    “疼!”皱着眉感受那突然的疼痛,埋怨地看着他,不带这样的。

    “知道疼就好,记住,早上的男人撩拨不得。”

    “……”,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心里不满,爹爹欺负人……却无意外地撞进他的眸子里,仿若有星光璀璨,透明的花盛开在最深处,莫名地勾住心中的某根弦。

    “衣服穿好,手放开,不许跟来。”,犯傻间,他已脱离,穿好墨绿的衣衫,只留给我一个背影。

    剩下我抱住被褥,把头埋在里面开始傻笑不已。

    噢,你们想知道然后?

    然后?

    哪里还有什么然后!

    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模样,就是无论我如何主动,他都不再碰我,反而有种避而远之的架势。

    让司桐领着我回倾云阁住这便算了。反正我不回他就睡书房,还不如我回去呢。

    真是的,不知道这时候的女人有多需要安慰吗?

    一开始不愿碰我是因为之前太过猛烈,这说得通,可是我吃了那么多药膳,加之这些日子的静心调养,早已恢复了大半。

    可是我都主动说了那样的话,他却仍然把我推开,一副抗拒的姿态,这样我怎么不难过。

    司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布好了饭菜才出声,“少主,用膳吧。”

    心情压抑着,珍馐也食之无味,但还是吃出了饱意后才停了筷。

    我从不是个任性的人,因着饥饿惯了,所以对待食物也是格外珍惜,三餐规律惯了,别的事也并不能动分毫。

    看吧,心上人爱你不爱你,你自己都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都是要好好活下去的。

    打赏专用——温泉Play下+剧情章(八千字)

    “爹爹……”

    在他的怀中嘤咛出声,高潮的剧烈余韵终于不再占领我的神智,却仍然缓了许久才有办法再度思考。

    “嗯?”

    他的吻往下,轻轻吸吮了一下我殷红的唇瓣,温柔至极,触碰间仿若我是易碎的珍宝。

    “爹爹……”

    下意识地再次呼唤他,眼却没有看他,清澈的温泉水中,两人的漆黑长发在水中交缠飘浮,相贴的肌肤滚烫异常,一切都那般美好,甚至心里某处不自主地怀疑着,这一切当真发生了,还是说只是我的一个旖旎缠绵的春梦。

    身体里的感觉那般真实,心里也满满泛着甜蜜,可是,似乎还,少了点什么。

    “嗯?怎么了?”

    他再度问出声,声音里带着低沉浑厚的笑意在我耳边肆意,仿佛我的一切心思都逃不过他的眼。

    “爹爹……我是不是……在做梦?”

    那湿热的气息钻进耳里,全身不自主轻轻一颤,心里升起的无可置信和接近狂喜一般的甜蜜,让我觉得这一切虚无缥缈,似乎有些抓不住。

    “贺儿,看着我。”,语气低哑又温柔。

    依言将目光移到那张无比熟悉的脸上,心中某个角落被热意填满,这个人,是我的爹爹啊。

    “你没有在做梦。贺儿,你此生只属于我沈青戈。”,太过认真的神色,太过专注的目光,以及太过霸道的甜蜜宣誓。

    话语后交缠的唇舌,勾溢出晶亮的银丝挂在嘴边。

    好幸福……心跳声无比剧烈,几乎要跳出胸腔一般,喜悦来得太过突然,又太过猛烈。

    “爹爹,小肚子好涨……全是爹爹的……”,娇怯地看着他,鼻尖微皱,那么多全然都进入了我的子宫里,又热又涨,很是难受。

    他凑近轻轻地咬了一下我的鼻间,低笑着问,“我的什么?”

    脸上的温度蓦然升高,脑后某根神经被这句话猛然拨动,几乎断离掉,小脸通红咬着唇不肯说。

    他覆在小腹上揉弄的手猛地往里一按,竟然硬生生从子宫里挤压出了些热流流入敏感的甬道里。

    “爹爹……”,天啊,为什么会,很舒服……

    “我的什么?”,呼吸间滚烫的气息都打在我发热的脸庞上,音色里特有的磁性无不勾人心魂。

    呆呆地看着他,虽止不住羞怯,还是忍不住说了出口。

    “爹爹的……精液……”,每说一个字,心跳都不自主加快一分,自己似乎,越来越……大胆了……

    “那爹爹帮你弄出来可好?”,终于露出满意的神情,嘴角勾起抹醉人的笑,将一个吻轻轻印在我的脸上。

    是不是,连喜悦都可以传递,为什么,此刻的自己,竟然比他还要开心。

    纤长的两指轻柔缓慢地在温热的水中,一点点探进湿热敏感的蜜洞,另一只宽大的手掌轻轻地在小腹上打圈,时而轻轻地按压下。

    感受着他看着我的私处时的火热视线,双腿已经羞得不自主想要合紧,却没有半分力气,只有强硬地感受着他的手指在小穴里绞动时带着热流的进出。

    内壁敏感地不自主吸吮起来。

    有白浊的精液流出,也有温热的泉水进入,对于饱经蹂躏的甬道来说,无疑是种太过刺激又舒服的感受……

    难耐地闭着眼一脸通红靠在他肩窝里,无法克制地低喘着气。

    一瞬间生出的想法是让他停手不要再弄了。可是,不弄出来的话,怀孕了怎么办?

    怀孕?

    到此刻最为关键的问题才浮现出我的脑海,方时只顾着更猛烈的高潮带来的快感,却不曾思考过,这些进入自己小小子宫的液体,是否会孕育出一个新生命。

    我和爹爹的孩子?

    闭着的眼猛然睁开,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专注地动作着的人。

    这样想法带来的身体变化自然蛮不过在我体内的他,他的目光移到我的脸上,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我疑惑地低声笑着,“想到什么了,小脸这么红?”

    我脸上又是一热,半垂了眼眸,目光定在他的胸膛之上,喉间涩了涩才羞得不行地开口,“爹爹……贺儿……会怀孕吗?”

    爹爹的喉结在听见这句话后猛地上下滚动了一下,却不再有半点声响,反倒是两腿间那本来瘫软的肉茎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抬起头,再度昂扬起来,硬硬地挺立在半空中。

    “爹爹……”,天啊,这是……怎么了?

    有些被吓到地见证了他再度醒来的欲望,抬头无措地看着他,嘴里慌乱地唤着他。

    “爹爹?唔……”

    却猝不及防掉进他眼中那一团晦涩莫名的熊熊火焰里,然后猛然被狠狠地吻住,强行探进口中的舌凶悍无比的在我的口腔里绞动,带动着我的柔软小舌与之共舞,唾液交缠,顺着嘴角划过晶亮的银丝。

    小穴里的手竟然猛地动了起来,来回地进出着,内里几乎被温热的水一遍遍清洗着,呻吟声全被对方吞进了口中,因为来得突然又猛烈,连呼吸都忘记继续。

    一阵空虚袭来,他的手从我的蜜穴里退出,同我交缠的双唇也分离开来,得救般急促地喘着气,整个人却被他从池中抱起放置在池沿上。

    “爹爹?”

    整个人以面对着他的姿势坐在池沿上,臀下凹凸不平的光滑石头的冰凉感惊得我叫出了声,一时不明白他要干什么,却在看到他身前的硕然大物后脸上一热,明明羞得不行,可是竟有些移不来眼。

    他却大力扳开我合上的腿,将那可怜柔嫩的私处完全展现在他眼前,用着一种近乎欣赏一般的表情,将手指抚上,逗弄着粉红诱人的花瓣。

    “爹爹……别看……啊……”

    太羞人了,别再看了……

    他一定没有听到我内心里颤颤的呼喊声,因为他竟然把头埋进了我的双腿之间。

    “嗯……爹爹……”

    目光那般专注,靠的那么近,湿热的气息喷撒在穴口上,不自主地浑身都一颤,口间溢出细碎的呻吟。

    连自己都不曾细看过的地方,被爹爹以着这样露骨的欣赏般似的眼神瞧去,太过羞耻,又十足地刺激着身体内不受控制的某种反应。

    “为什么?贺儿的小穴真美,不仅没有毛发,还这么的嫩……”

    他的手轻轻拨动着花唇里的花瓣,将其扳开来仔细看,嘴里呼了口热气,接着低语着说出那些更加刺激我的字眼。

    “里面被爹爹的肉棒都磨得发红了,还在动呢,真可爱。”

    “爹爹!”这样的话语……终于忍不住呼出声。

    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越来越逼近自己的蜜穴,动弹不得,只剩下破碎的呻吟被含在口中。

    那湿热的触感触碰到身体上最为柔嫩敏感的肌肤时,整个人不由得颤抖了一下,随之全身僵硬着,仰着头张开双腿半点不敢再动地感受着那样的刺激感。

    “嗯……啊……那里,别……”

    灵活滚烫的舌卷起吸吮着小穴边上的水珠,用口间的津液润湿着周围的每一寸肌肤,却又迟迟不动那花心的珍珠和花瓣。

    稍微退却的情欲,被这样细腻又温热的触感再度撩拨起,太过舒服又强烈的舔弄,勾得小穴里不自主地收缩,泛溢出阵阵热流,一阵一阵地空虚感从体内最深处传来。

    小穴想要被触碰,被吮吸,被舔弄,爹爹为什么迟迟不碰那里……

    “贺儿又湿了呢,真敏感……”,他的鼻尖轻轻划过那处湿润,带着调笑。

    “爹爹……”,不满地出声,手抓上他的肩膀。

    “贪心的小家伙……”,看我这般,他低笑出声,终于埋头让我的小穴如愿以偿被他的唇舌安抚。

    “爹爹,好舒服……”,灵活的舌吸吮着那小小敏感的肉核,偶尔被齿间轻柔地噬咬过,都无不是快慰至极,花瓣被扯弄,蜜液被吮吸,湿润的水声无不撩动着最为末梢的快感神经。

    “啊……”,爹爹的舌伸进了穴洞里,模仿着肉茎般进出,发着热的硬物,那般湿滑粘稠,鼻尖偶尔碰到花核,明明是不同的快感,却又带起相同的渴求和欲望。

    “爹爹……”,情动深处时总是不自主唤着他。

    一阵空虚感传来,睁眼看着停了下来的他,他站起身来,撸动着那巨大的肉棒,扳着我的腿不让我有任何躲避的机会,巨物对准了我的蜜穴,蓄势待发。

    “爹爹!”

    我吓得不轻,他还准备进来?

    小穴被他之前的凶猛进入已经有些发疼,虽然再度被他撩拨得想要,但实在是在无法承受他那样惊人的尺寸,更别提每每几乎把我弄得死去活来地疯狂肏弄了。

    “爹爹……要进来?”,呆呆地看着他的动作,有些不愿意相信地睁大了眼。

    心跳快得异常,也不知是担心害怕居多还是期待居多。

    “自然,不进去怎么让你怀上我的孩子?”,他低笑着用着宠溺无比的眼光看我,肉棒在滑腻的穴口磨蹭,逗弄着那敏感的花核,语气用尽了勾人的诱惑,“贺儿,给我生个孩子。”

    他在说什么……给他生个……孩子?

    他看着呆呆的我,将那巨物一寸一寸对准蜜洞开始挺进,一边调笑着,“怎么,傻了?”

    “爹爹要我的孩子?”,发傻似地问出口。

    却听见他想也没想就温柔地回答道,“除了你还能有谁?”

    心里泛起无限的甜蜜,下身却毫无防备地被他侵入,不由得闷哼一声,抗拒的力道在这句话中消散殆尽。

    “爹爹……太大了……”

    可连小穴也放松着让他可以更好地进入,手不自主地环上他的颈项,蜜洞里的撑满感仿佛延伸到了心上。

    “爹爹,这次去床上行吗?”,地面上的石头已经让我生出了怯意。

    “好。”,他吻了吻我的脸,抱着我从池子一边的台阶上迈出,每走一步,那庞然大物便往深处抖动一下,带来我的一片呻吟低喘。

    仿佛人生,只有到两人交合的此刻,才称得上圆满。

    “爹爹,温柔一点……里面有些疼了……”

    “依你,这次不进里面去……”,此刻耳边的低语声都是百般甜蜜。

    他把我轻轻放在床上,背后柔软的触感让我好过了许多。

    手指从他身上离开,紧紧抓着被褥,仰着头喘息呻吟着,双腿无助地在他腿后交合,体内是绵长温柔的缓慢进出,一点点带起轻柔的快感。

    “爹爹,爹爹……”

    几乎要把我淹没在那样从未有过的温柔里。

    痛感不被唤醒,剩下的便都是滚烫发热的内壁被摩擦升温的快乐感受。

    那样轻柔缓慢的节奏,足以把任何一个人内心深处的柔软情绪唤醒,全身都发着热,连肌肤也发着烫透出粉红的颜色。

    每一次进入都使身体晃动,胸乳也上下前后不听使唤地随意摆动,嫣红的乳尖挺立,晃出好看的弧度。

    “嗯……”

    交合的地方水声潺潺,他的手完全掌握着我胸前挺立着的白嫩软肉,轻轻地揉捏成各种形状。

    “贺儿的奶子真大,明明身体这么娇小。”

    他捉弄似的拧了一下两个小乳尖,嘴里却仍然是不饶人的话,带来我身躯的敏感地一阵颤栗。

    他感受着小穴不受控制的绞动,低笑起来,“真是的,贺儿的小穴一听到这些话就开始吸爹爹的肉棒……”

    手从胸乳上离开,开始玩弄被撑成一条细缝的小穴前那几乎绷起来的小核。

    “啊,爹爹……好舒服……”

    更加猛烈的快感开始累积起来,睁眼看着爹爹忍耐的神情,突然有些不忍。

    “爹爹,再快点……啊……”

    可情欲之间只能任由着自己用力夹紧双腿,白皙的手难耐地自己触碰着空虚的娇嫩乳肉,感受着甬道里越来越快的抽插,自那深处带来的快感在爹爹喷射出滚烫精液的那一瞬间铺天盖地而来。

    “好热……又进去了……爹爹的精液又进到贺儿的子宫里了……好棒……”

    肉棒在甬道里抖动着,不停向那最深处喷射着火热滚烫的液体,耳边是爹爹满足的吼声,全身哆嗦着感受着那样的快感,眼里是他舒服愉悦的表情,心里热的得似乎要溢出些什么来。

    目光失焦地望着他,却又似乎并没有仔细看到他,仿佛整个人从身体里飘出,在半空中静静地看着此时的我。

    淫靡不堪的表情,颤抖的雪白身躯,爹爹瘫软的肉棒退出我的小穴,白浊的液体失去了堵塞顺着蜜洞涌出,一缕缕顺着股沟往下滑落。

    脚无力地垂下,在半空中颤抖着,全身痉挛到无力。

    然后,脑子里一片白光闪过,眼前满是黑暗袭来。

    我居然,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的想法是,真心丢人,居然被爹爹这样给弄晕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悠悠转醒的时候,身上已经舒服了很多,身体被清洗过,衣服也被换过,而我是躺在,爹爹的床上?

    床褥换上了新的,可周围的场景绝不会认错。

    掀开被子,轻轻地坐起来,心里的喜悦感满满的,这是否意味着,这一切真的发生了?

    我和爹爹……

    四下环顾着找着那个人,心里有些失望,屋里没人……

    却细听着门外有吵闹声,光着脚踩在地板上,走了几步后却呆立在原地,一阵热流从甬道里涌出,脸不由得发烫,那是,爹爹的……精液……

    流出来了……天哪……

    微闭着眼眸羞得不行,却听见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虽然明显压低了,此时靠得稍微近了些,倒也能听得清楚。

    是司桐的声音,还有……爹爹?

    “家主,莫怪属下多言,可此番您确实失了分寸,少主体质虽好,但换谁也受不得那样的折腾。”

    清丽的声音无起无伏,却能听出其间的责备与关心。

    感动之下脸却红透了,我叫得那般大声,司桐亦是个习武的,耳力自然高旁人几等,想必已听得一清二楚。

    只是,她会如何看我,我与爹爹这般,实属违背伦常,尽管我并不在意世间的看法,可司桐于我,却到底是不同的,她是否会觉得我太蠢……或是太不知廉耻……

    却听见她接着到,“家主年轻气盛又是初次,到也难怪,此外这些年来少主的心意我亦是看在眼里,您与少主两情相悦,本不容我多言,只是,日后还请多怜惜少主才是。”

    一番话里信息太多,根本容不得我仔细消化。

    爹爹……也是初次?那般凶猛激烈,技巧精湛的欢爱,竟然也是爹爹的第一次?

    我原以为,爹爹私下许是有别的女人,所以才那般熟练,心里虽然失望,但能得到他的宠爱已是极好,哪还来得太多奢求。

    可此番,却被告知,他亦是初次。有些不敢相信,却深知司桐的情报绝不会有误,心跳猛然加快,怎么办,好开心。

    我的心意她看在眼里……两情相悦……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她却早已看透,想些近日来对方的行为,怕是早看出来我的目的,才把我一个劲地往爹爹身边推。

    可是,这两情相悦,要如何理解?

    是说,爹爹,也喜欢我?

    醇厚低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自然。”

    回话间竟然有几分明显的尴尬涩意,向来傲气尊贵立于顶端的人,竟然硬生生接下了司桐的责备,这大概也是爹爹人生中第一次这般无法理直气壮地说话吧,想到这里不禁轻声笑了出来。

    却也同时惊动了屋外的两人,门被轻轻推开,“贺儿。”,是他的声音。

    夕阳温和的光投射着他高大的影子,爹爹走在前面,逆着光有些看不清神情,靠近了时动作却轻轻地将我抱起来,低声地问,“怎么也不穿鞋?”,皱着眉低头看着我的脸似乎有些发红。

    人被抱起来,小手抓着他胸前的衣襟,紧贴在他宽阔的胸膛内,脸发着烫,心里满满都是喜悦。

    看着眼前的人,目光竟然没办法移动分毫,明明是那般熟悉的人,却似乎怎样都看不够。

    眼角有些发涩,声音低哑,“醒来没有看见爹爹,所以忘了。”

    “傻贺儿。”,他一边将我温柔地放到床上,一边轻轻吻了下我的额头,低声里有些无奈又满是宠溺。

    “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许诺里充满着专属于他的气息,不用再多加分辨,便已经让我完全沉迷。

    “爹爹……”,有些发傻,体力透支后,脑子也转动得极慢,好半会儿才反应过来,这竟然是句承诺。

    他一直对我说,人切记莫要轻易许诺于人,世间变数千万,一句诺言,于双方都是执念。

    可是,我似乎总是成为他的一个又一个例外。

    这是否,亦是我之于他是不同存在的证明?

    眼前的人半蹲在一旁,用温热的掌心暖着我冰凉的脚,眉目微垂,认真温柔至极。

    “是爹爹不好,害你昏睡了这许久,这几天你要好好调养下。”

    抬眼看我,目光很是柔和,语气里有着鲜少的自责,到让我觉得新鲜。

    “爹爹方时可没有想到这些。”,低声说着,小脚不安分地往上挑动着,有些无赖的埋怨。

    身体疲累到不行,私处也隐隐发着疼,腹部轻压时也有着痛感,膝盖因着之前的撞击有些发乌,身上的肌肤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指痕,与周围太过白皙的皮肤对比起来也有些骇人,向来被司桐精心呵护保养得极好的娇嫩身躯被折腾成这样,也怪不得她这般生气。

    到事实上,因着从小受苦太多,所以到沈府后,体质被列为重中之重。

    强身健体的练习实在做得够多,且自幼习鞭法,较之一般女子,身体自是好了太多。

    虽说晕了过去,睡了几个时辰之后也好过了许多。

    但毕竟是初次,爹爹又那般猛烈的索取,难受还是有的。而面前的人却一副吃饱餍足精力十足的模样,心中不免有些不平。

    为什么同样做这事,完事后,女子就精疲力尽,男子却能神清气爽。

    明明过程都是爹爹在动……累的反而是我呢?

    想到这里有些沮丧,却因为回忆起方才的一切,脸红了个通透。

    他将我的腿抬起,放在床上,取过一旁的被子盖住我的下半身,低声附在我耳旁,带着醉人的笑意,“怪我还是怪你,贺儿那么诱人,我怎么停得下来?”

    耳根几乎在瞬时间软了个彻底,脑袋都烧了起来。

    “少主,先用些粥吧。”,不知如何回话间,一旁的司桐放下手里盛物的木具,取了碗粥靠近我,“药膳厨房还在准备。”

    “给我吧。”

    她的动作被起身的爹爹止住,他在铜盆里洗净了手,取过方帕擦拭,然后转身接过司桐手里的碗。

    “来……”,一边吹凉了粥,在口间试了试温度,低声哄着我喝粥。

    傻傻地张着嘴,吞咽下黏滑的粥,几乎要甜到心里去了。

    “接下来几天请家主和少主多克制忍耐一下,毕竟来日方长,身体养好了才是要紧。”

    依旧是那般清清冷冷事不关己的声音,却透着逼人的气势。

    内容虽然隐晦,但听着的人无不知道其间内涵,我的脸虽已经红了个通透,但心里自然也知道她是为了我好。

    话也是极有道理的,可到底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只得沉默地羞涩无比点了点头。

    爹爹握着勺子的手一抖,轻咳一声,脸似是有些发红,却是沉静地开口回了一字,“嗯。”

    我凑近他的脸庞,仔细瞧着那从未见过的对方不好意思般的铁证。

    “属下先告退了。”,司桐无声无息地退下。

    他把勺里的粥过到我嘴里,低笑着问,“贺儿瞧着我作甚?”

    “爹爹不好意思?”,咽下口中的温热粥饭,看着那仍然未曾消却的可疑红晕,心情大好地带着调笑开心地明知故问。

    他凑近我的脸,舌尖勾去我嘴角的湿润残留,眉角轻挑,漆黑深潭般的眸里邪魅的眼神尽然释放,注视着我的眼专注至极。

    “因为是你……我乐意……”

    浑厚的声音里每一个字眼里都是勾人的磁性。

    他是要让我开心地死去吗?

    只觉得自己仿佛是傻掉了一般,唇微张着,看着面前的人。

    心中是怔然一片,却无比确信这样的他的确是真实为我而存在的。

    “爹爹……”,无意义地轻声唤着他。

    “嗯。”

    “爹爹……”

    “嗯……”

    似乎知道我这样做仅仅是出于直觉,鼻音里都是宠溺地任由我不停地唤他,不停地回应着。

    人的一生,怎么会有这样强烈的情感,怎么会,这样喜爱一个人?

    “爹爹,我真高兴。”,眉眼之间的笑意没有半分隐藏地看着他,空气里都是甜蜜的欢乐。

    他无奈地刮了下我的鼻尖,声音有些发哑,眼定在我的面容上,“知道,嘴角扬得这么大,贺儿这么可爱我会忍不住的。”

    “爹爹!”,惊呼一声,发现他认真说话和模样竟然没有半分玩笑的意味。

    一时间有些顿住,在那样深沉的眼神里结巴起来,“爹爹,还有些……有些疼……”

    “哪里疼?”,猛然暗下的眼眸让我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可这样的问题是半点没法回答的,心中轻怪着爹爹,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小穴里疼?”,他轻轻凑在我耳边,隔着一定距离,温热的气息却缓缓地打在耳上,身体一颤,被那样的词汇刺激得满脸通红发烫。

    他突然笑了出声,眼里尽是无奈,“真是的,贺儿方才的大胆哪里去了?罢了,来,好好喝粥,一会陪我用膳。”

    到底是谁不让我好好喝的……

    可是,此刻的温柔并未延续太久,靠在他温暖的怀窝里安心地睡了一夜,醒来时是被他离开被窝带来的寒气给惊动了。

    “爹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目光却定在那撑起来的裤裆上,这是……爹爹。

    睡梦瞬间被赶走,呆呆地看向他,心跳快得不像话。

    “继续睡会吧。”,他低下头轻轻印了一个吻在我额头,温柔地笑了笑。

    “爹爹去哪?”,撑起身拉住他的衣角,不舍地问,他都这样还想去哪,意有所指的目光落在那隔着层布的肿胀巨物上。

    却见他眼神晦暗地盯着我的胸前,有些发凉,低头一看却红透个脸,原来动作间衣衫开了,领口滑至肩下,露出大片白嫩的肌肤。

    心里自然知道这样的自己会带给他怎样的冲击,可这人,是爹爹啊,就是随便他看又如何。

    只见他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才偏过头移开目光喑哑地发声,“明知故问。”

    “爹爹不要贺儿帮忙?”,逗弄的心起了就停不下来,此刻的爹爹,与平日里的模样实在太不相同,却更加让我心动。

    “傻贺儿,你高估了我对你的忍耐力。”

    他再度看着我,用着极为认真的语气说出这番话,眉心可爱地拧紧着。

    “爹爹真不要我帮忙?”

    小巧的舌尖探出,舔了舔粉嫩的唇瓣,扬着眉带着笑,却不依不饶拉着他不放。

    “不疼了?”,他竟然靠近来轻轻使劲按了一下我的小腹,尾音扬起。

    “疼!”皱着眉感受那突然的疼痛,埋怨地看着他,不带这样的。

    “知道疼就好,记住,早上的男人撩拨不得。”

    “……”,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心里不满,爹爹欺负人……却无意外地撞进他的眸子里,仿若有星光璀璨,透明的花盛开在最深处,莫名地勾住心中的某根弦。

    “衣服穿好,手放开,不许跟来。”,犯傻间,他已脱离,穿好墨绿的衣衫,只留给我一个背影。

    剩下我抱住被褥,把头埋在里面开始傻笑不已。

    噢,你们想知道然后?

    然后?

    哪里还有什么然后!

    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模样,就是无论我如何主动,他都不再碰我,反而有种避而远之的架势。

    让司桐领着我回倾云阁住这便算了。反正我不回他就睡书房,还不如我回去呢。

    真是的,不知道这时候的女人有多需要安慰吗?

    一开始不愿碰我是因为之前太过猛烈,这说得通,可是我吃了那么多药膳,加之这些日子的静心调养,早已恢复了大半。

    可是我都主动说了那样的话,他却仍然把我推开,一副抗拒的姿态,这样我怎么不难过。

    司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布好了饭菜才出声,“少主,用膳吧。”

    心情压抑着,珍馐也食之无味,但还是吃出了饱意后才停了筷。

    我从不是个任性的人,因着饥饿惯了,所以对待食物也是格外珍惜,三餐规律惯了,别的事也并不能动分毫。

    看吧,心上人爱你不爱你,你自己都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都是要好好活下去的。

    又做春梦了? ' H '

    手轻托着腮,垂着头看着手中的书籍,才不过几日,这些风月书籍已研究了个彻底。

    除却床围间那些私密之事,其实,女子能从中学到的东西,还有很多。

    懂欢爱之道,何尝不是在了解男人本性。

    从心绪懵懂到坦诚相待,自然是要做到全套才最好。

    毕竟,男女之间的情事,可从来不是仅仅吟诗对赋闲话家常,除却心灵,身体的契合度也极其重要。

    我到不觉得女子主动有何不妥,但主动后对方这样的反应到让我有些伤神,偏偏书中对于此类吃干抹净不认账的统一解释都是,要么没爽到,要么是没放在心上,仅仅只是一夜露水情缘。

    那些表情与身体的反应不是假的,那些话也不会是他的敷衍。

    事实上,我能主动做出勾引他的举动,心中不是没有把握的,甚至说,对他对我的不同也隐隐有些察觉。

    只是趁着那个劲头,猜忌全抛在了脑后,仅由着本能,做出了最想做的事。

    虽说未曾细想过,但他对于我的挑逗并不是没有反应,甚至,那专注得过分的视线,自然在我上心之后终于明白其间可能带有的含意。

    但人生最大的错觉之一,莫过于一句,他也喜欢你。

    是我执念太重,同时也是情势之下的冲动,顺势而为最终却得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可这,真的是我要的?

    全然交代出心中所想,却只得到他似是而非的回应。

    这些天他的抗拒,让我逐渐怀疑自己是否猜错了他的心意,也怀疑着自己的的孤注一掷的结局,毕竟这似乎并不如自己所愿。

    还是说,仅仅真的是考虑到我的身体?

    可是,真的已经大好了。

    唯一难受的地方,是体会过撑到最大程度的小穴,在之后仍然有着被进入的错觉( 久旱逢甘霖(父女) http://www.xlawen.com/kan/1003/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